致情欲:名家笔下的情色描写 | 书房记

编辑整理/正反读书

 

“情色”和“色情”的区别,大概就是去掉那些皮肉碰撞的画面之后,是否还能剩下有价值的内容。

好的文学里从来不缺少情色,因为情与色,爱与性,本就是生命的一部分,讳言情色,我们的生命还有什么可谈!

 

名家笔下的情色描写

自文明发端开始,情欲就作为人类一件隐秘的小事,最被人津津乐道,又最避免被津津乐道。古往今来,那些名流千古的作品,常有出类拔萃的情色描写,实现了情欲最公开的偷窥。

偷窥着作者的同时也偷窥着观者,但作者的表达又不仅仅是感官刺激。但除了刺激,还有什么?赤裸和遮掩究竟哪个更能激起情欲?

在虚虚实实的意境下,那些名家笔下的情欲描写,更一步凸显出作家本人丰富的生活经验和过人的细节描写。

陈忠实:《白鹿原》

“她松开手就紧紧箍住他的腰,同时把舌头送进他的口腔。这一刻,黑娃膨胀已至极点的身体轰然爆裂,一种爆裂时的无可比拟的欢悦使他顿然觉得消融为水了。她却悻悻地笑说:“兄弟你是个瓜瓜娃!不会。”黑娃躺在光滑细密的竹皮凉席上,静静地躺在她的旁边。她拉过他的手按在她的奶子上。“男人的牛,女人揉,女人的奶,男人揣。”他记起了李相的歌。”

杜拉斯:《情人》

“肌肤有一种五色缤纷的温馨。肉体。那身体是瘦瘦的,绵软无力,没有肌肉,或许他有病初愈,正在调养中,他没有唇髭,缺乏阳刚之气,只有那东西是强有力的,人很柔弱,看来经受不起那种使人痛苦的折辱。她没有看他的脸,她没有看他。她不去看他。她触摸他。她抚弄那柔软的生殖器,抚摩那柔软的皮肤,摩挲那黄金一样的色彩,不曾认知的新奇。他伸吟着,他在哭泣。他沉浸在一种糟透了的爱情之中。”

渡边淳一:《失乐园》

“她想说话,可是他的嘴又压下来。突然她感到一阵从没有过的狂热的刺激;这是喜悦和恐惧、疯狂和兴奋,是对一双过于强大的胳膊、两片过于粗暴的嘴唇以及来得过于迅速的向命运的屈服。她有生以来头一次遇到了一个比她更强有力的人,一个她既不能给以威胁也不能压服的人,一个正在威胁她和压服她的人。不知为什么,她的两只胳臂已抱住他的脖子,她的嘴唇已在他的嘴唇下颤抖,他们又在向那片朦胧的黑暗中上升,上升。”

纳博科夫:《洛丽塔》

“在我指尖的摸索下,我感觉到她的汗毛轻轻地竖立在她的胫骨上。我迷失在笼罩着小黑兹的那股火辣辣如夏日般光焰的健康热气中。让她留在这里,让她留在这里……当她用力将那个光溜溜的苹果核扔进炉围里时,她年轻的身躯,她毫无羞怯、天真的腿和圆圆的屁股,都在我紧张而暗藏诡计的膝盖上碾过。突然间,一股神秘的感觉涌上心头。”

D·H劳伦斯:《虹》

“他的血液似乎忽然变得强有力地包围着她了……他的四肢,他的身体都好像着火一样冒起了一阵阵火焰。她紧贴着他,使劲贴在他身上。那火焰烧遍他全身,他用他那着火的肢体搂着她。……他感到痛苦和感谢的情绪几乎要让他的血管爆炸,他的心由于感激几乎要发疯了。他愿意永远这样为她倾泻出自己的一切……两个小时已经过去,他们像两个新生的婴儿,温暖、无力地躺在一块,他们几乎像没有出生的孩子一样沉默……他们之间只有默许和屈服,只有这完美境界带来的令人战栗的惊喜。”

米兰·昆德拉《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他的动作如此急促,使她毫无戒备。她那高塔一般的骨架仰面躺下时,他从她脸上红色的斑点中,看到了失去平衡以后害怕的表情。现在,他站在她上方了,一把托住她的膝下,把她叉开的双腿微微向上举起。那双腿猛一看去,就象一个战士举起双臂对着瞄准他的枪筒投降。”

杰克·凯鲁亚克:《在路上》

“我在沉闷而甜蜜的早晨同她做爱。接着,我们两人像困在洛杉矶的疲惫的天使,一起发现了生活中最亲切最美妙的东西,一起睡熟了,一直睡到下午很晚。”

马尔克斯:《苦妓回忆录》

“我一把掀起她的裙子,将她的内裤曳至膝盖,从后面发起了进攻。哎,老爷,她发出凄郁的哀叹,那里不是用来进而是用来出的。一阵深深的震颤让她的全身发起抖来,但她定定地站着没动。”

对情色作品优秀与否的判断标准,自然是性描写与故事本身能否相辅相成。

同样是性爱描写,有的作家可以写得温香软玉,汁水淋漓,在读者大呼过瘾的同时,又惊叹文字的神奇魅力,而有的的作家,就只有措手不及和反复强调的挑逗刺激。

“日本情爱大师”的渡边淳一曾坦言,情色场面是最难写的。

能够三言两语就勾得人心神荡漾,却看不见一个“和谐词汇”,是相当考验文字功底的。而以上这几位名家,笔下纷纷的情欲汇成的作品,正是情色又不低俗的杰作。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