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的逆袭与隐忧(上) | 岱岱

这是《闲话九州》的第八篇文章。

也是贵州系列的第篇文章。

身体抱恙,更新很慢,岱岱抱歉。

第一篇贵州文章里,曾如此介绍到:

落后的贵州之所以能保持7年高速增长,很大程度上,依赖的就是李、林、陈三人领导的三次跨越发展。

李同志:神盘效应推动的特色城市化进程

林同志:高铁时代的西南交通枢纽

陈同志:大数据的弯道超车

贵州第一篇文章,是《脑回路清奇的贵阳》,我们了解了,在贵州急需省会贵阳提振龙头地位的形势下,在穷小子贵阳不够资本进行城市建设的困境下,贵阳独辟巧径地开创了贵州特色的“神盘模式”,用中天、宏立城这两条左右手,各种政策擦边球,克服了贵阳老城区和棚户区的顽疾,重新布局贵阳城市新功能区,为贵阳市政的跨越发展、提振省会龙头首位度、承接西南交通枢纽打下了坚实基础。

第二三篇文章,是《再造贵州》《西南大博弈》,这两篇跳出贵州写贵州,先交代了穷小子贵州逆转交通边缘地位的努力,广西广东争夺大西南腹地的背景,外来户林同志的老骥伏枥,和贵州老书记的不忘初心。于是我们看到,林同志几乎以贵州一省之力,shang访北京,反转了国家对西南地区的高铁规划,用“地崩山摧壮士死”的气概修筑了贵广线,并用这条高标准的贵广线做本钱,利益杠杆连续撬动西南高铁格局,广东、广西、云南、四川、重庆纷纷卷入战局,西南各省纵横排阖,合纵连横,风云涌动。

第四篇文章, 秒删未发,从林同志对贵阳、遵义不同的做法角度出发,分析全国各省的类似情况,分门别类的介绍了陕西、山东等省份情况存在的缘由。

这是第五篇文章,这篇,我们将视角从全国和西南拉回到贵州,好好填下贵州的坑,也即继李同志“神盘建城”和林同志“高铁改命”后,贵州陈同志的——数据逆袭。


一、贵州落后的原因及形势

对贵州有逆天改命之功的林同志,最后黯然离开贵州,未能在任上见到他一力推动的贵广线、贵昆线的落成。还好他心态好,这方面看得开,在广州拉二胡自得其乐,倒是和他一起下去的石同志,这方面想不开,心气郁结,早早一命呜呼。

仕途末期被排挤到贵州,仍能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晚年被提前冷落,仍能自娱自乐,安享晚年。说实话,林同志略显粗暴的工作作风,不太值得我们借鉴,但他这样的心态,很值得我们学习。

当然,林同志的高铁大计,虽然将贵州的交通劣势变为交通优势,但贵州落后的态势还是十分严峻。

看贵州的地貌。

贵州面积176167平方千米>北京+重庆+天津+上海+海南,(差不多有2个韩国大,比4个瑞士还大),贵州遵义市≈海南省,贵州威宁县≈6个香港。

更无语的是,贵州地形十分制约发展,贵州山地多,喀斯特地貌多,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说,连西藏自治区都有拉萨河谷平原,而贵州是全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

这是贵州的路。

闻名世界的贵州24道拐

(因为这种严重闭塞危险路况,贵州人对驾驶职业高度敬畏,用一句土话概括:“坐车的是埋了没死,开车的是死了没埋”,据说在贵州闭塞的山区,当地人看到货车司机在山路上驶过,都会虔诚的拜一拜,不知道贵州人是感谢贵州司机的工作,还是为他们的安全祈祷……)

看贵州的人口。

贵州人口3千五百万,在西部位居中游,经济却是西部倒数,贵州历史上长期人均GDP倒数第一。整个贵州,能够实现财政地方转移支付的县,只有区区10来个,贵州长期靠中央转移支付吃饭,是“哭穷的孩子”。

贵州人自嘲:

广东GDP两年增长出一个贵州。

重庆GDP一年增长出将近一个贵阳。

特别严峻的问题,还是贵州庞大的贫困人口。

在2010年林同志卸任的时候,贵州有505万绝对贫困人口,占全国贫困人口的15%还要多,当时全国7个贫困人口中贵州就有1个,贵州6个农民中就有1个是贫困人口。

这个数据有多扎心?

当年的贵州以占全国2.5%的人口,“贡献”了全国15%的贫困人口。

在2020年全面小康的硬性任务下,贵州脱贫的压力有多大,可想而知,国家对贵州脱贫会有多上心,也可想而知。

而中央扶贫办早就指出:

贵州是我国扶贫开发的主战场,是我国扶贫攻坚的“硬骨头”。 

当年栗同志在两会上的话,更加直白:

贵州省的工业化程度系数是0.8,相当于全国上世纪90年代中期水平。贵州的工业大体上落后全国15年左右。

城镇化率在2009年时是29.9%,大体上也落后全国15年左右。

嗯,落后全中国15年,不愧“西部的西部”。

最后,栗同志“痛心疾首”的在两会上“哭穷”:

之前在其他省份工作时,我从未见过像贵州这样连片贫困,贫困程度如此之深的情况。

栗同志可是在陕西黑龙江工作过的人啊,本以为陕西黑龙江就够落后的,没想到栗同志来了贵州更“绝望”……

人穷不一定就志短,贵州人长期为改变贵州落后的面貌而努力着。

在林同志未到来之前,贵州就有过两次奋起。


二、贵州历史上的两次奋起

贵州有过两次奋起,很有趣的是,这两次都和“战争有关”。

第一次,是抗日时期。

由于国民政府战时迁都重庆,经济政治文化中心西移,贵州成为陪都屏障和抗战后方,地理位置变得十分重要,资金、设备、人才一时大量流入贵州,贵州经济第一次进入全国经济发展的主流圈,成为战时经济链条中的不可或缺的一环,贵州跌跌撞撞的摸到了工业化、现代化的时代大门。

更值得一提的是,日军曾入侵贵州,在贵州独山遭遇滑铁卢,最终溃逃,日军的贵州之战,是其发起侵华战役以来的首次自动出逃。

然而,可惜的是,抗战时期贵州的繁荣,是“战时经济”,缺乏深刻的内部基础,具有突发性、脆弱性、短暂性等特点。

1945年抗日结束,支撑战时经济的热点消失,人、财、物回流,贵州繁荣的战时经济迅速衰落,很快陷入全面衰退之中,当时的贵州,全省依然没有一条能通往外界的铁路线,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工业。

抗战结束,贵州的发展进程瞬间终结,被打回原形,为中华民族浴血奋战过的贵州人,依然被国家所遗忘冷落,贵州依然没能打开那扇时代大门。

第二次,是新中国的三线建设。

从抗战结束到建国后,贵州被时代遗忘了十多年,直到三线建设后,贵州才重返国家的视线。

20世纪60年代中期,国家从备战出发,建设以国防工业为中心的战略大后方,即“三线建设”。而贵州地处西南腹地,山区众多,安全性极佳,成为三线建设的重点省份之一。

贵州三线建设博物馆

那时候的中国,“好人好马上三线”,十万建设大军开赴贵州,扎根贵州大山深处,艰苦创业,无私奉献,让原本工业化进程已经停顿的贵州,再次重启了工业化,贵州和四川云南三省,在三线建设中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

如贵州城市六盘水,就完全是因三线建设而崛起的新兴工业城市,因煤资源丰富,被誉为“江南煤都”,在三线建设中得到了很好的开发建设,成为贵州“西电东送”的电煤基地和“黔煤外运”的基地。

如果说抗战大后方的战争地位,让贵州有过昙花一现的繁荣幻境,那么三线建设的历史机遇,就让贵州成功的摸到了时代大门的门把。

一位社会学家曾评价到:

攀钢建设、成昆铁路建陂,贵州六盘水煤矿工业区的建设、及云南西部开发,影响了当地及辐射区2000万人的命运,它使西南荒塞地区整整进步了50年。

当然,我们还是得正视,三线建设强调的是战备需要,而不是经济效益,更不是为了调整生产力布局和发展区域经济,因此贵州受益仍然有限。

像三线建设在贵州建的最多的是军工业、航天业、煤电厂、水电站和有色金属厂,改开后军工业难以进行民用,很少经济效益,对贵州的经济拉动有限。

强如鼎鼎大名的061基地,在改开后,在贵州连续8年亏损,就当年建的电厂、有色金属厂等工业基础,奠定了贵州西电东送起点的地位,让贵州后面能靠卖资源能源过日子。

抗战后方,三线建设,这就是贵州历史上有过的两次奋起,然而贵州要补课的地方太大,“革命尚未成功,贵州仍需努力”。



三、两次战略转向:“多彩贵州”、“交通基建”

之前写过,林同志之前,贵州长期选择的是广西北部湾的出海口,与广西重庆经济联系紧密,林同志来后,做了重大的战略导向,舍弃广西选择广东出做海口。

之前已写,此不赘述。

而先于林同志的那次战略转向,是石同志的“多彩贵州”战略。

很多贵州人一提到石同志,就十分不屑,他宣传系统出身,未有扎实的治理经验,他让甘肃成为了“沙特飞地”,做事的能力十分有限,而且作风十分保守古板,号称“坚如磐石”,大部分贵州人不喜之。

而且,石最让人无语的,不是政绩的乏善可陈,不是瓮安事件,而是死后的余波。

再联想到前天宁夏大会背景布的“绿屏”,岱岱只能表示:

当然,石在贵州还是做了点事的。

在石同志之前,贵州对自己的发展定位是:

把贵州建设成为:

大西南南下出海通道和陆路交通枢纽;

长江、珠江上游的重要生态屏障;

南方重要的能源、原材料基地;

以航天航空、电子信息、生物技术为代表的高新技术产业基地;

自然风光与民族风情相结合的特色旅游省。

——2000年贵州《关于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初步意见》

看到没,2000年的贵州,首要定位是交通枢纽,旅游省的定位是排在最后的。

让岱岱觉得搞笑的是,2000年贵州就将大力发展交通摆在首位,结果当年的贵州班子光喊口号没见行动,在铁路提速和高铁时代中贵州不断被边缘化,直到6年后林同志的横空出世才扭转了溃败局面。

前任不太给力啊。

而2005年的石同志,对贵州发展定位做了很大改变:

环境立省、科教兴省、人才强省、开放带动和创新发展战略。

——2007年贵州省第十次党代会

石同志出身甘肃,宁夏和宁夏都是环境问题突出的省份,像甘肃的苏同志,一到江西就搞“一大四小”绿化工程,不关心招商引资,石同志带贵州后也将“环境立省”摆在首位,在贵州大搞特色经济林、森林覆盖率等,但石比苏好一些的是,他在“环境立省”的同时,十分注意对贵州旅游资源的发展。

2006年,石初来贵州,就搞了一个大会:

为加快全省旅游业发展步伐,把旅游业培育成全省新的支柱产业,省委、省人民政府决定,从2006年起每年举办一届全省旅游产业发展大会,在全省所有市州轮流申请举办,截至目前已经举办十三届

的确,贵州在工农业上破局乏力,却有着丰富的旅游资源,如黄果树瀑布,遵义红色旅游,西江千户苗寨,贵州发展旅游业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大家还记得央视天天播的那句广告词吗?

是的,这句广告语是就石亲自题的。

贵州大力发展旅游业,的确是正确的对症下药。

旅游业对贵州来说,有两大显著的好处。

首先,贵州发展旅游业,正逢历史黄金期。

根据《“十三五”旅游业发展规划》,“十二五”期间,旅游业全面融入国家战略体系,成为国民经济战略性支柱产业。

(十二五开局之年是2011年,贵州赶在之前大修交通,这波历史进程,贵州没有落下)

从旅游业增长速度来看,最近十年来,除 2008 年受金融危机影响外,各年度中国旅游业收入增速均高于中国 GDP 增速。

在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增速放缓,各行各业都压力山大的背景下,旅游业能够逆全国经济走势高调上扬,确实稳得一笔。

加上贵州十年如一日的基建大投资,这就是在全国经济增长乏力的大背景下,贵州还能维持高速增速的部分原因所在,也是贵州官员能狂刷政绩屡屡高升的部分原因所在。

这点比较很简单,岱岱一笔交代。

旅游业另一个优化产业结构的特点,就要详细写写了。

因为这里涉及贵州和云南的对比。

其实,一向以“旅游强省”示人的云南,最大的支柱产业,并不是旅游业,而是烟草业。

云南烟草占了全中国烟草产量的1/6,云南省公布的纳税前20强中有15家是烟草企业自1987年起连续13年云南烟草占据云南财政收入的70%。

因此,我们看到,2017年,云南烟草制品业工业增加值,高达1200亿元,占全省GDP的7.4%左右,占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近三分之一为全省各个门类增加值的龙头

而贵州虽然也主打烟草业,但长期是“煤、电、烟、酒”并举,烟草业在贵州经济结构中,远不如云南突出。贵州烟草制品业在2017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是288.04亿,只排在全省各个门类增加值的第五位

云南烟草是1200亿,贵州烟草是288亿。

云南烟草是龙头产业,贵州烟草排产业老五。

贵州企业前三家,只有一家是烟草公司,而云南企业前三强,都是烟草公司。

云南贵州烟草业的强弱对比,是如此直白。

这是云南的幸运,也是云南的不幸。

烟草业是各行各业中缴税做多的,大利中央财政,也大利省府财政,但过于重点发展烟草业,却不利于地区经济的带动和产业结构的优化。

因为,烟草行业利润虽高,但上下游产业链很短,不太需要紧密的分工,经济带动能力有限。

这是烟草的产业链示意图。

这是旅游产业链示意图:

这是汽车产业链的示意图:

烟草业惠及的是烟农,是卷烟厂,是纸盒厂,是运输业,惠及面比较有限,而旅游行业涉及为游客提供出行、住宿、餐饮、游览、购物、娱乐、旅游辅助服务等在内的众多行业, 这是一个关联度较高的庞大旅游产业链,

另外,烟草业都讲究烟叶出产地的纯正,产业链简洁,也决定了烟草产业不会大搞跨区域合作,不像赣南的有色金属,得运到湖南郴州的工业基地加工,云南烟草大都在烟叶产地建卷烟厂。

玉溪市峨山县的烟农,和一样位于玉溪市的玉溪卷烟厂。

所以说,虽然云南烟草一家独大,看似花团锦簇,但烟草业产业链短,区域带动性差,除了贡献不菲的利税和GDP产值外,很实质性支撑云南第二产业,更无法带动云南各地区的经济协作。

于是我们看到,云南 2017 年的三产比例为 14 ∶ 38.6 ∶ 47.4,二产严重发育不足,这使得经济总量更高的云南,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反而比贵州低——贵州是 4304.8 亿,云南只有 3876.34 亿。

于是我们看到,《西南地区省际空间经济联系研究》一文研究得出,在整个大西南地区,云南的经济乘数效应是最低的,其背后成因,也是云南的烟草业过于一家独大。

从长远角度出发,能更好拉动“衣食住行”等就业,带动区域经济合作的旅游业,恰恰弥补了烟草业的产业短板,烟草业和旅游业,是十分互补的。

贵州大力发展旅游业,不仅是对自身旅游资源的充分利用,更能优化“煤、电、烟、酒”落后的产业结构,充分带动贵州劳动就业,还将在在全国经济放缓的背景下逆势上扬。

可以说,原先将“旅游”放在战略末位的贵州,在中国旅游业大爆发的前夕,及时做出战略转向,将“旅游强省”放在了战略首要位置,迎头赶上这波历史进程,可谓“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正确的选择”


四、交通破局,贵州反超云南

然而,石也就比苏老虎高明一些,他方向虽然指对了,事情却没怎么办好。

贵州闭塞,区位边缘化,交通十分不便,严重制约着旅游业的发展。石同志只是嚷嚷着贵州要大力发展旅游业,然而对交通问题却一筹莫展,因此即使石同志提出了要大力发展旅游业,那些年贵州旅游业依然不死不活。

这时候,上天给贵州,哦不,朱相给贵州送来了一位林同志,完美的解决了贵州交通的问题。

这里另提一点,朱相给贵州送过两位同志,林同志是第二位,第一位是楼同志。

当年朱还是副总理,他看重楼的能力,想提楼当财政部副部长,然而吏部以楼同志未有地方交流任职的经验,不同意这样的直接跃升,恰好当时贵州出缺,于是朱将楼送到贵州,4年波澜不惊的副省长后,朱升为总理,楼也第一时间的回京实力接班户部。

朱给贵州送的第一个楼同志,当时才45岁,实话说,虽然年富力强,但只是下来打打酱油,对贵州影响不大。结果,在10年后,已经下去的朱相,再给贵州送来了一个同志,一个已经60岁的林同志。

贵州干部按照历史惯例以为,来贵州的这位林同志,估计打打酱油就退休的吧

“上回送一个年轻人来贵州镀金,这回送林老头来贵州养老的吧”

结果,贵州干部都傻眼了,这个“来养老”的林同志,最终搅得贵州风起云涌,搞的西南周天寒彻。

(深受林同志“蹂躏”的贵州交通厅和遵义市的同志们,估计都是两眼泪汪汪)

如果说石同志的旅游强省,是赶上了中国旅游大发展的历史进程。

那林同志的高铁大计,就是赶上了中国高铁时代的历史进程。

一向落后于人,且后知后觉的贵州,终于睁开了惺忪的睡眼。

那么,林同志主打的交通建设,对贵州旅游业的影响如何呢?

看看贵州对云南的后来居上:

2017,一直是旅游强省云南总收入是6900亿,而后起之秀的贵州是7116亿,云南旅游总人数是5.67亿人次,而贵州已经高达7.44亿人次。

不管是旅游总收入还是总人数,曾长期被旅游强省云南力压的贵州,都实现了逆袭。

贵州是靠什么逆袭旅游强省的云南呢?

要知道,云南比贵州早早就重点开发旅游,而且在知名度上,拥有丽江、大理、西双版纳等热门景点的云南,比贵州更有优势。

答案就在交通上:

云贵两地旅游业走向分化,交通通达度要占很大一部分因素。云南景区的知名度的确高,不过景区之间的连接不畅,通行时间高,众所周知。

它反映出在旅游业建设上二者对基础设施的不同理解,其背后包含了固投的差距。2013和2017年云南的固投增长刚过7%,而贵州近五年就没有低于过20%。

而且,贵州不仅是西南高铁枢纽,在2015年底,贵州就提前三年达成目标,成为西部第一个县县通高速的省份。交通设施逐渐完善,为贵州旅游业的爆发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交通通,旅游旺

贵州人说道:“要想富,多修路,反超云南好舒服”

放心,贵州旅游业是超过云南了,但烟草业上,贵州是不可能超过云南的。

这是贵州的不幸,也是贵州的幸运。

云南贵州都把烟草当做支柱产业,但云南烟草过于一家独大,对于一个发展隐患很大,在能对烟草产业进行有利互补的旅游业上,云南本该比贵州更花心思,更下功夫,然而一向领先的云南竟然被贵州超越,且两者差距有持续扩大的趋势。

不得不说,躺在烟草堆上睡睡觉就收重税、刷政绩的云南,有点,不思进取啊……

虽然石和林一同“被”下去,给贵州带来一些不好的影响,但后面几任没有对前任的战略进行动摇,依旧坚持“旅游强省”的定位。

为加快全省旅游业发展步伐,把旅游业培育成全省新的支柱产业,省委、省人民政府决定,从2006年起每年举办一届全省旅游产业发展大会,在全省所有市州轮流申请举办,截至目前已经举办十三届。

古人云:“商鞅虽死,秦法未废”。

今人云:“石、林虽废,而贵州旅游强省一脉相承”。


三、“旅游强省”埋下的隐患

都知道贵州搞旅游好,来钱多,而且旱涝保收,可你知道贵州搞旅游业的难处和风险吗?

举个活生生的贵州例子:

国家在贵州平塘建了“天眼”,主打旅游的贵州,就在那里搞起了旅特色天文小镇。

全球最大的“天眼”射电望远镜

“天眼”旁边的天文小镇

平塘县天文小镇,在7、8月份旺季一房难求。目前地方与广东和山东的一些学校合作,开展冬令营、夏令营等活动,目前已举办几期,反响不错。

(嗯,带孩子去很好,典型的寓教于乐)

地方人士调侃地解释道:

“游客跑了几千甚至上万公里,爬了几百级台阶到山上就看到了一口‘锅’,如果不是真正的天文爱好者可能很难从中获得乐趣,甚至会有些失望。”

“旅游是个宝,大家都说好”,平塘这个国家级贫困县,在搞天文小镇旅游发达后,也大踏步的走上了脱贫致富的道路。

家住克度镇落良村的魏青,在天文小镇建设后说:

“昨天酒店29个房间全部都是爆满的,今天现在还不到下午呢,就只剩几个房间了,生意太好了,一个月万把块钱随便赚我现在都不愿意去其他地方打工了呢。”

天文小镇平塘人“一个月万把块随便赚”的情况,在贵州不是孤例,随着贵州旅游资源的大开发,“人无三分银”的贵州,也大踏步走向时代的大门。

到2018年,贵州已有18个国家级风景名胜区,6个5A级景区,70个国家4A级景区,11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12个特色小镇。

年接待游客人数7.4亿,贵州真正从“旅游大省”成为“旅游强省”。

贵州人的表情,是这样的:

然而,贵州美滋滋的背后,却埋下了隐患。

像上面介绍的天文小镇平塘县,就是贵州有名的国家级贫困县,连饭都吃不起,当地人士谈及天文小镇后续开发的挑战时,就对记者坦白:

“最大的难题是钱!”

国家级贫困县的平塘,是怎么建设这样美轮美奂的旅游小镇呢?

天文小镇建设开发的支持和资金投入主要依赖地方政府和商业银行。

一期40亿中,工商银行贷款6亿,工银租赁项目贷款2亿,贵州银行、贵阳银行、农业银行累积发放贷款20亿元。

其他12亿的缺口,则由当地政府通过基金、信托、融资租赁等产品补充。

是啊,地方上要开发旅游资源,金融的支持供给就是必不可少的,可惜的是,贵州旅游资源丰富的地区,大都是经济落后的县级政府,财力窘迫,很难建设旅游设施和扩大旅游规模。

所以,贵州平塘的“大规模举债开发旅游”的情况,在贵州比比皆是。

所以,这样的新闻,也就不出奇了。

是的,都是开发旅游,都是大量举债。

都是贵州。

之前就写过,虽然地理区域上,贵州是大西南无争议的几何中心,但贵州地形不好,修建高铁的成本太高太高,如果按西方资本主义的方式搞,高铁遇到贵州都是绕路的。上有老书记不忘初心,下有林同志不畏万难,贵州才得到了西南高铁枢纽这个地位,但是,靠中央财政转移吃饭的贵州,为了修这些高成本的高铁,也是举债累累,财政严重透支。

修高铁已是举债了,现在搞旅游强省,贵州又在举债。整个贵州,能够实现财政地方转移支付的县只有区区10来个,结果,整个贵州凡是有交通项目有旅游项目的各个市县,都在疯狂融资,搞信托,搞资管,搞城投,搞ppp,不计成本的举债透支。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贵州如今“天字第一号”的地方债,从十年前,就开始挖坑了。

贵州这个坑挖的,有多大呢?

其实也不大,也就和这个差不多:


唉,还是没有写完。

感觉把这个系列当论文一样写了……

下一篇,贵州继“旅游强省”之后,又做出了怎样重大的战略转变呢?

在贵州隐患重重的危机下,中央老书记又是怎样对贵州再次伸出援手的?

贵阳陈同志的大数据战略,究竟胜算如何?

长年为政治洼地的贵州一跃而成“政治高地”,其未来地位又将怎样变化?甚至整个大西南的政治版图都将为之一变?

贵州政经的逆袭是否能坚持到底,辉煌再续?贵州重重的隐患又能否未雨绸缪,成功拆弹?

一切,还是未完

下次,仍将待续


精选留言

  • 1
    这篇没什么干货啊,想看陈大数据跨越发展
    10
    作者
    如果总想在这里看所谓的“黑幕”、“猛料”,请自动取关
  • 6
    岱总,伊斯兰的中国化能实现吗?
    30
    作者
    中华民族是全球同化力最强的民族,最难同化的犹太人都在开封被同化了,如果同化ysl中国做不到,那世界上没有任何民族能做到
  • 28
    岱岱你这么写下去,还写不写别的省了。。。
    6
    作者
  • 12
    说白了贵州所谓的崛起不过是靠银行贷款堆出来的,还在给这几个人粉饰
    2
    作者
    要知道,地方债压身的省份有很多,然而多年高速增长的,仅贵州一家
  • 12
    岱老师,省内削蕃终于找到了。身为山东人有点为山东人的传统观念后怕和可惜。
  • 1
    贵阳搞大数据,搞电商,搞互联网经济。成都N年前就布局互联网,比如鹅场成都分部就是负责游戏研发的(国内互联网重镇)。现在重庆也要掺和互联网经济,想当阿里的西南总部。竞争如此趋于同质化,岱岱怎么看?
    6
    作者
    大数据在中国,吃的是官家饭
  • 5
    岱公,身体有恙多注意,这是个风云变幻的时代,几天不更以为有变,幸好安宁,岂不快哉? 伊斯兰的力量我个人感觉越来越强,这次法国暴乱真的就那么简单吗?如果世界止不住伊斯兰。。。。那么。。。。。。想想都觉得可怕,但愿能控制吧
  • 5
    打开、点赞、点广告、保存云笔记一气呵成
  • 4
    这两天贵州首富总是上头条啊,310亿交易迷局
  • 1
    作为一个遵义人,没看到林同志拿捏遵义的那部分,心中十分不甘啊
    3
    作者
    遵义人最好别看那篇,有点扎心……
  • 1
    政府为啥不制止融资借债这种不可持续性发展,放任地方债
    3
    作者
    地方债能轻易戒掉,房地产也能戒掉了
  • 2
    岱岱,贵州24道拐下面的挂壁公路是河南郭亮村的
  • 2
    贵州交通和旅游的发展 不仅是林石二位同志的个人奋斗,也是中国高铁飞跃式发展 老百姓手头宽裕带来的历史进程
  • 1
    河南的不过瘾,太短了。
    作者
    岱岱对不起河南同胞们
  • 1
    来贵阳十年的外地人,亲眼所见日新月异的变化,前面留言的,不管是不是银行贷款,国家输血,老百姓的幸福是实实在在的,感谢贵州几任的父母官,干实事的管不需要粉饰!(庆幸当年留下了)
  • 岱岱,宁夏马副省长(候补委员)调任天津,是不是西安的网红书记就不去天津了
    作者
    原本“保护性调离”的他,被力保了,陕西就注定要洗一遍了
  • 陈同学的数字化逆袭等了一周了,前戏这么久,不怕关键时候硬不起来吗
  • 贵州交通和旅游的发展 不仅是林石二位同志的个人奋斗,也是中国高铁飞跃式发展 老百姓手头宽裕带来的历史进程
  • 1
    尼玛贵州写了一个月了,河南第一天就高潮完毕了!!!!回去补一下啊
    2
    作者
  • 2
    岱总,求写云南啊,云南人在云南从事法律服务,确实感觉政府对旅游项目支持不大,还天天爆出头条旅游丑闻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