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更可以倒逼教育改革! | 顾子明

昨天,一篇名为《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的文章刷屏——通过直播教学,贫困地区的学生和成都七中的学生同步上课,很多人考上了本科,还有人考上清华北大,从此改变了命运。

报道令很多人为之动容,同样也惹得了大量的质疑,网友们先后把直播教学的老板王红接,其行贿、挪用资金、股权冻结、资本运作炒壳的历史新闻挖了出来,一时间,舆论将直播教学从天上砸到了地下。

由于政事堂前一天讨论5G的时候,在留言区提到了5G教育,因此很多读者也都纷纷留言让评价一下直播教学。

继续阅读“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更可以倒逼教育改革! | 顾子明”

共享经济的梦醒时分 | 王朴石

你只管努力,赚钱的事交给天意

被共享经济坑得最惨的,一定不是没拿到ofo99块押金的你。

最近几个月,共享按摩椅的投资人们发现自己普遍陷入了一个怪圈,椅子修了又坏,维修费用高昂:

50台设备每天可收入5000元,但是每天所需投入的维修、保养费用就接近3000元了。

继续阅读“共享经济的梦醒时分 | 王朴石”

实录:有钱男性的择偶观 | 陆拾一

 

 1 

经常收到这样的留言:如果有可能,哪个女人不想找个物质基础丰厚的男人依靠呢?这种想法没有错,或者说这个念头本就不应该用对错去形容。那么有钱男性到底需要一个怎样的妻子?今天浅谈一下。这篇文章不适合傻白甜(无歧视)阅读,个人不想花时间去解释接下来要写的某些概念。你可以在这里用一两个小时跟我争辩,但我没那么闲。这点时间我能再写一篇文章,或者看小半本书,再不然也能跟一个陌生男人撩到心花怒放。

所以,心思简单又善于道德捆绑的人请自重。

之前在做“有钱人”系列的时候,挖掘了很多料,整理出多个题材,今天算其中之二了。

继续阅读“实录:有钱男性的择偶观 | 陆拾一”

那些没有被屏幕改变的命运|大象公会

我们采访了四川大凉山网络直播班的学生,他们是那些没有被屏幕改变命运的大多数的缩影。

文|浮琪琪

昨天,一篇《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

文章主旨是多个偏远贫困县因为上了成都七中的网络直播课而升学率骤升,甚至打破记录诞生了省状元。这种「技术改变教育,教育改变命运」的观感,让人深受冲击。

不过,稍晚些时,已有分析指出真相并非如此简单,这篇文章亦有软文痕迹。而相比这些,更重要的是,文章所说的靠直播技术造福「隔壁中国」的学生的事迹并不完全是事实。相比稀缺的成功经验,更普遍的失败教训却被忽视了。

为了寻求真相,我们采访到了四川大凉山一些经历网络直播班的学生。他们的经历和见闻,是那些没有被屏幕改变命运的大多数的缩影。

继续阅读“那些没有被屏幕改变的命运|大象公会”

围城内外 | 体制,逃离,回归 | 牲产队

两年前。

项目遇到了瓶颈,整个人感觉特别不好。一方面账面资金紧张,另一方面,去产能的高压下,商业银行放贷的流程,冗长无比。

晚上,好友李请吃饭,还帮我约了某行风控部门的老赵。而赵科临行改变了主意,电话里随便掷了个理由,爽了约。

我心里明白,以眼下的局势,不太熟悉的饭局,意味着不可掌控的风险。而于一官半职而言,最不可容忍的,就是交浅言深。

李从后备箱拿出两瓶一号,锁好了车。没等上菜,便独自泯上。

十多年前,李毅然决然离开了政府大楼,选择下海。在我们成长的时代,颇为另类。

继续阅读“围城内外 | 体制,逃离,回归 | 牲产队”

王二,你这被命运嫌弃的一生 | 唐三角 8字路口

你的墓,在北京昌平区的佛山陵园。坐地铁13号线到回龙观站,转887路公交后在白虎涧路口下车,步行到达。

步行这一段少说有一公里,且多上坡,一路气喘吁吁,似去朝圣。

到了陵园门口之后,被保安拦下,询问来办什么业务,听到是来拜访你的墓,似是心领神会,点头放行。

右手边第一区拾阶而上到最顶,一块大石头上印着你的名字。下面摆着几束枯花,两瓶二锅头,几只烟头和一盒火柴。蚂蚁成对的不时绕着烟盒。

一个铁质小盒子引起好奇,口念“有怪莫怪”的打开看。原来是几封来自天南海北的陌生人给你写的信。

有一封信中,抄下了你的句子:

智慧本身就是好的。有一天我们都会死去,追求智慧的道路还会有人在走着。

死掉以后的事我看不到,但在我活着的时候,想到这件事,心里就很高兴。

继续阅读“王二,你这被命运嫌弃的一生 | 唐三角 8字路口”

稳 | 卢麒元

​​稳,从禾,从急。急,从刍,从心,剥皮见心。禾之心,就是粟去皮之后的小米。稳,指收获并储藏之后的一种平安心态。米入瓮,秋冬无忧,得以安稳。

得米则稳。苦在耕耘,稳在收储。耕耘者,未收储,则不稳。失米,或天灾,或人祸。耕耘者失米,一家不稳。执国者失米,一国不稳。税,从禾,从兑,乃国之米源。税入库,则国稳。国失米,或天灾,或人祸。天意不可违,民心不可逆。

继续阅读“稳 | 卢麒元”

一曲无声的赞歌 | 戴老板 饭统戴老板

1997年,任正非感觉华为有点儿管不动了。

这一年,华为销售收入41亿人民币,位列中国电子百强榜前十名,公司员工人数超过5600人。虽然六名人大副教授帮任正非起草了《华为基本法》,但这种“管理大纲”无法扮演细则和流程的角色,在这家创业十年的公司里,研发和市场都严重依赖于“技术英雄”和“救火队长”,这让任正非感到捉襟见肘,力不从心。

继续阅读“一曲无声的赞歌 | 戴老板 饭统戴老板”

教育平权没有奇迹 | 王朴石

这不是教育平权,是教育特权

《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看哭了很多人——7.2万名贫困地区的中学生,因为接入了名校成都七中的课程直播,升学率获得了巨大的提升。

以文中举例的云南禄劝第一中学为例,参加成都七中的课程直播以前,一年仅有20多个学生考上一本,今年一本人数接近150,而且30年来第一次,有学生考上了清华北大。

继续阅读“教育平权没有奇迹 | 王朴石”

古代的曹操是怎么处理人质劫持的? | 顾子明

说起解救被劫持人质这事儿,中国史书上记载了很多,最著名的一次,发生在汉末时期的曹操身上。

虽然这件被劫案无论是被劫者和涉案金额都很小,但是他的历史意义却很大,在曹操处理了一次人质劫持案之后,恶性劫持案近乎绝迹,直到近千年后的宋朝才慢慢的复兴。

而此前继承了秦朝法律的汉朝,虽然律法苛刻,依然避免不了大量的王亲贵胄和富豪们被劫持人质,就像光武帝刘秀最宠爱妃子阴丽华的舅舅都无法幸免。

继续阅读“古代的曹操是怎么处理人质劫持的? | 顾子明”

勇敢与智慧,以及坚强 | 瞎爷

今天是2018年12月13日。

我不知道我每天早上醒来为什么要反复确定今天是哪一天这种习惯是意味着什么,想来想去可能是我想为自己找一个锚点,好确定自己是在哪里?

也许这个理由有点牵强,但却是唯一的理由。

有点像一个人在水里,随波逐流,一路漂荡,每每想抓住岸边的石头,想看清岸上的标注,却不得上岸。然后只能自己安慰自己,我昨天漂过了某个地方,仅此而已。三生石,奈何桥,一路漂来,却不知道终点在哪里,尽管终点越来越近。

忍不住想起前几天说到过的,《乾隆皇帝》里尹继善临死前的叹息:天多冷啊,路多远啊。

继续阅读“勇敢与智慧,以及坚强 | 瞎爷”

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 | 程盟超 冰点周刊

过去一段时间,我们的记者试着去了解这样一件事情:248所贫困地区的中学,通过直播,与著名的成都七中同步上课。此举引入一些学校时,遇到过老师撕书抗议。有些老师自感被瞧不起,于是消极应对,上课很久才晃进来,甚至整周请假,让学生自己看屏幕。这是一块怎样的屏幕?

这近乎是两条教育的平行线。

一条线是:成都七中去年30多人被伯克利等国外名校录取,70多人考进了清华北大,一本率超九成,号称“中国最前列的高中”。

另一条线是:中国贫困地区的248所高中,师生是周边大城市“挑剩的”,曾有学校考上一本的仅个位数。

继续阅读“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 | 程盟超 冰点周刊”

刘强东性侵案再有细节流出,美媒曝其折磨女生4个小时,最高可获刑30年

中国电商巨头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因在美国涉嫌性侵一女大学生而备受关注,如今美媒爆出更多细节,还称美国检方很快将决定是否起诉刘强东。

12月11日,《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检方很快将决定是否以性侵一名女大学生为由起诉中国亿万富豪刘强东,此案可能会让两人对簿公堂。

继续阅读“刘强东性侵案再有细节流出,美媒曝其折磨女生4个小时,最高可获刑3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