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怨女录:夜店飞不出金凤凰 | 混沌天涯客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王家谢家都是东晋的大贵族,南北朝之后,门阀贵族被消灭,燕子飞到老百姓家里,茫茫大地再无贵族传承数百年。

01

小同志,好好锻炼,组织看好你。

刚步入社会的年轻人,一般都听过这句话,乍一听心潮澎湃,觉得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再一想摸不着头脑,锻炼,到哪里锻炼才好?

官场是锻炼人的好地方,但是太刻板沉闷,一入侯门深似海,要熬。许多人熬白了头,最后也就混个科员了事。

商场也不错,速度快,牛人冒出,三五年就能把公司搞上市;但是竞争太残酷,弄不好破产了欠一屁股债,老婆孩子都养不起。另外门槛太高,这个世界上有资格破产的人毕竟是少数,哪怕开个小门面,多数人也得攒钱良久。

其实,白茫茫大地,有一处地方特别锻炼人,门槛也不高,尤其适合出身贫寒,没多少文化的有志青年。多年来,这个地方出产的人才,翻江倒海,一浪盖过一浪。

这个地方就是夜店。都觉得夜店是不务正业、花天酒地的地方;但是对于有些人,夜店正是他们锻炼自我,踏上人生巅峰的舞台。

人在江湖漂,想成功,一半靠本事,一半靠运气。所谓运气,说白了就是能遇到改变命运的贵人。

试想一下,那些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的大人物,白天想见他们多么艰难;凑巧遇到了,他们也是一身正气,铁着脸不容亲近。

唯有夜幕降临,他们脱下西装,躲进堆满酒精和女人的包厢,在迷离的灯光中,扯开嗓门唱歌,放开胆子喝酒;夜色越深,他们越是显露出本性。

聊斋里的妖精,露出本性的时候,恰恰是它们最脆弱,最容易被俘获的时候。

目睹他们露出本性的,除了同伴,包厢里的女人,就是夜店里的经理、领班、服务员、驻唱歌手。他们注视着放纵起来没有人样的这个老总那个老板,运气触手可及。

夜店,又是练本事的地方,能在夜店混得如鱼得水的人,什么游戏都会玩,什么段子都会说,察言观色八面玲珑,身段轻柔百般讨喜。

另外,他们又能转瞬变成凶神恶煞,出手狠辣,把烂事摆平。

试想一下,一位贵人在夜店里玩,跟经理混熟了,发现这个小伙子既懂讨人开心,办事又很利索,攀谈几句发现还是自己的老乡,能不重用提拔?

一旦重用,自己那点黑漆麻乌的事小伙子都知道,能不引为心腹。

夜店经理不简单,飞黄腾达的几率,比辛苦读大学、考上公务员、熬成正处级大得多。不相信?例子太多。

当红影星刘蓓,在夜店里看中过气歌手吴秀波,揽作男闺蜜,捧出一位迷倒千万少女的偶像大叔。

名门千金戴小姐,在夜店里找到了如意郎君车仔,结成一段孽缘,养出一位玩转数百亿财富的资本掮客。

南国许太守,也是在夜店里,找到了自己的司机:龙哥。

02

神州大地,龙哥很多。

最出名的当属昆山挥出砍刀反被砍杀的花豹龙哥,虽然有名,但是这位龙哥混得其实一般,36岁才贷款买上宝马,房子也是租的。

我们要说的龙哥,这个年纪已经是上市公司的老总,号称百亿身家,娶了大明星作老婆,跟最牛逼的企业家交朋友。

有人说龙哥当过司机,龙哥怒了,宣誓自己从未给任何人当过司机。

有种人,动不动就发誓,对着天空发誓,对着红旗发誓,对着灯泡发誓;岂不知道誓言这东西,脆弱得很,就像联手唱出《誓言》的王菲窦唯,早已劳燕分飞。

天越黑,心越累,我看见你的脸,听着你说不出口的誓言。

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王菲遇见了龙哥,就在她常出没的“钱柜朝外店”KTV包厢里。那时候,龙哥早过了当司机的年龄,一身讨喜的本领外加出手阔绰,顿时让王菲动了念头,转手把他介绍给了好闺蜜小燕子。

龙哥遇到小燕子,郎有财女有名,配成一对好鸳鸯。

谁说夜店没有真感情,活生生的一对就是榜样。不过,这只是两人相识的一种说法。另一种说法,也是在夜店,坐在包厢里的不是王菲,而是许太守,一见小燕子相逢恨晚,坐车回府的路上,开车的就是龙哥。

真是谜一样的剧情,除了地点是夜店不变外,人物和时间都发生了乾坤大挪移,分不清哪是真哪是假。

类似的谜,布满在龙哥微微发福的身躯上,让人猜来猜去猜不透。

龙哥到底是湖南邵东县佘田桥镇龙塘村人,还是出生在湖北武汉。如果是湖南人,那就是许太守老乡,正好可以作司机;如果是武汉人,那就打不着关系了。

龙哥到底是怎样发的财?勤劳致富,瞧不见他的致富路;富二代,富爸爸在哪里?

龙哥的公司到底是做什么的?一说开过酒店,一说在蒙古挖过矿,可是这些业务,做梦也吹不出百亿身家。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迷迷登登上山,稀里糊涂过河,却偏偏有较真的人要去探个究竟。

于是有人就查实了,在2000-2003年间,龙哥的名字出现在深圳中航康艺娱乐公司的员工名单里,这家公司运营着当时深圳最火的夜店。那个时间段,许太守也坐上了好位子,手里有了实权。

2003年之后,龙哥的名字又出现在几家公司的股东名单里,不懂这些公司是干什么的,股权变换倒是频繁。

除了名字遗留在一些没人注意的材料里,龙哥从未让人注意过。直到2008年,龙哥的身影开始出现在小燕子身旁;也就是这一年,关于许太守的传言不断冒出。

隔年,许太守被捕;这一年,小燕子很安静,悄悄地待在新加坡,注册结婚,怀孕待产。龙哥陪着她,恩爱无边。

又隔了一年,夫妻双双把国还,一个是新加坡富商,一个是豪门阔太,晒出一波波恩爱的照片,温暖了人间。

03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即便有了十年功,成为“名角”之前,还得有个导师,带着上台,帮着唱戏。

吴秀波跟着刘蓓出道,第一部戏就是刘蓓老公当制片人,找了一帮明星陪着他演。这部戏没让他火起来,却帮他克服了生涩,积累了经验。

后来,吴秀波把中年大叔演活了,脉脉的眼神,磁性的嗓音,沧桑的灰白头发,举手投足带着一股撩人的劲,这是十几年夜店生涯练就的硬功夫。

车仔的成熟,是岳母手把手教育有方,通过入股海通和平安,赚了不下几十亿,然后独立走进资本市场。

归国华侨龙哥,虽然有小燕子作伴,但两人都是初登大舞台,玩夜店在行,玩资本是菜鸟。这时候,他们的人生导演马云出现了。

马云先带着龙哥干成了三单大买卖:

2014年底,龙哥在资本市场上出手,涉资31亿港币,按每股1.6港元购入逾19.3亿股阿里影业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

随着股价的上涨,不到半年,龙哥的浮盈已达到54亿港元。

2015年5月,马云旗下基金以每股2港元认购瑞东集团19.43亿股,合计38.85亿港元。其中,龙哥持股15%是第二大股东,马云屈居第三。

复牌后股价大涨151.67%,以22.65港元报收,龙哥浮盈超10倍。

同年5月,马云旗下的阿里创投和云锋新创向圆通速递投资25.2 亿元,合计持股超过 17.5%,成为第二大股东。

圆通速递借壳上市后,阿里的浮盈达数十亿元。作为云锋新创的股东之一,龙哥出资 7500 万元,这一票又可获利数千万。

马云在资本市场有明星光环,只要传出他要入股哪家公司,股价就飞一样狂涨。多少大佬求着马云拉一把,为什么他独独对龙哥好?

这又是一个谜。在马云光环最盛的2014年,阿里在纽约成功上市,风光无限。站在马云身旁开怀大笑的,除了几大股东外,一边有龙哥,一边是李连杰。

04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李连杰作为功夫巨星,另一面很信奉神秘主义,他有个干娘“赵群学”,帮他治好了医院查不出的病,从此拜服在地。每当人生遇到关键时刻,总要找干娘讨主意。

这位干娘,还曾经帮金庸测过字,准确度很高,让大师赞叹不已;后来,金庸来到杭州当了浙大文学院院长,与小粉丝马云相谈甚欢,顺手就把这位干娘推荐给了他。

如果说干娘连起了马云和李连杰,那么连接马云和龙哥的,也许就是干爹了。

那位著名的耍蛇人,显摆完神迹后,悄悄向马云说了些什么,天知地知马云知。因为耍蛇人已经按照惯例,在入狱后突然死亡,享年65岁。

人在江湖漂,发达到一定程度,求的就不是权势和金钱了,这些对他们已经稀松平常,他们求的是“命”。

一方面他们弄不清怎么就因缘巧合鼓捣出这么大阵势,随便说句话就成名言,一睁眼钱就呼呼涌进门。找不到原因,就更信“命”。

既然信“命”,最怕的就是命中的“劫数”。这些劫数,只有大师能告诉他,能帮他化解。

王菲和李连杰都是多年信佛的人,不知他们佛法修为如何,王菲长泡夜店,李连杰迷上了“天珠”,从“如是我闻”的角度来说,太执迷于某物,并非开悟。

学佛枯燥,不如修道。马云和李连杰创立了太极禅院,主推“攻守道”。他又跟王菲合唱了电影《攻守道》的主题曲:

君不见自古出征的男儿,有几个照了汗青,一个个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命,道,这些高深的学问,接受过九年制义务教育,跟着念完大学、研究生、博士的好青年们,懂吗?

懂的人,都来自江湖;五光十色的大都市,最江湖的地方,就是夜店。

龙哥就懂,他掐指一算,就能说出个一二三,哄得那些大小明星一愣一愣。他自谦学艺不精,略通皮毛,欲知究竟,要随着他拜访大师。

大师脾气怪,一般人找不到,找到了也不随便见人,独独龙哥是有缘人。

05

耍蛇人死后,龙哥和小燕子的命运急转直下,他们独自登台干的三单大买卖,均以惨败告终。

2016年6月,龙哥以每股0.3港元的价格,认购了21亿股金宝宝(01239.HK),涉及金额6.3亿港元。

据香港交易所披露,龙哥于2017年7月于场外沽出金宝宝合共21亿股,每股平均价0.067港元,涉资1.4亿港元,持股量降至零。这单买卖,龙哥亏了5亿。

2016年7月,龙哥耗资3.26亿港元控股顺龙控股(00361.HK),顺势成为上市公司董事长。

顺龙控股目前股价在0.2港元左右,虽然比买入价高,但是香港这种“仙股”很多,持股过半的龙哥,要想寻到接盘侠,很难。

2016年12月,龙哥与万家文化签订协议,拟以30.6亿元的价格收购万家文化29.135%股权。

这一单更别提了,因为自有资金只有6000万,加了50倍杠杆,被处罚,市场禁入5年,两口子每人被罚了30万。

为什么龙哥只能拿出这么点钱,不是百亿富豪吗?龙哥在阿里影业套现的钱,用在瑞东集团7亿,金宝宝6亿,顺龙控股3亿,剩下的真就不多了。

小燕子还有私房钱,是唐德影视的股东,不过今年股价跌得惨不忍睹,资产大幅缩水。还有在法国买的酒庄,你觉得能赚几个钱?

先赢不算赢,笑到最后才是赢。

有传两口子正在兜售香港的豪宅,传闻而已,人家仍旧是有钱人,不过从今年的风向来看,两人的“豪门梦”算是破了。

何止小燕子,马云也要退休了,李连杰也不拍戏了,王菲爱泡的朝外钱柜,已经关门大吉。

今年3月,小燕子穿着黑色羽绒服,来到了京郊的白云观,一番烧香祈福后,单独会晤了道长。吉凶如何?天知地知两人知。

算命这东西,追根溯源来自东汉哲学家王充,历史课本讲过他,说他是著名的唯物主义哲学家,在东汉神神叨叨的大环境里,驳斥鬼神论,直言人死如灯灭,哪有鬼神。

历史课本有个毛病,常常只讲其一,不讲其二。王充驳斥鬼神不假,但是,他研究出另一套理论来代替“鬼神论”,那就是“命”。

命由天定,这是王充的中心思想。他提出了“禀气”说,父母交合,怀胎孕育之初,人的命运就已经被确定。是富贵的命,即使贫苦也是暂时;是穷苦命,有财富也危险。

一句话,自出生那一刻,“八字”落定,命运已经不可逆转。

既然命运天注定,那么测来测去,还有什么用?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