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怨女录:住在四季酒店的金丝雀 | 混沌天涯客

坐落于中环金融界8号的香江四季酒店,楼高45层,可以俯瞰维多利亚港湾,套房住一晚价格不菲。旁边还有一栋60层的高楼,同属酒店管理,是长租公寓,月租5万港币到20万港币不等。

这栋高楼里面住的人物,发生的故事,不知道可以拍出多少部《人民的名义》。

所有的故事,都是人创造出来的;人,又分为男人和女人。今天的故事,要从一个女人讲起。

01

吴小姐刚过完40岁生日,晒了一大波精挑细选的生日照片,每逢她过生日,总要上娱乐头版,已经是每年一度的惯例。

40岁是个大日子,照片上很开心的吴小姐,心里并不开心。一大帮贵妇环绕,一大簇鲜花堆在胸前,吴小姐是当晚的明星;但是她所期盼的那个人,不仅影子都没露,说好的礼物也没及时送过来。

过生日,就是要晒礼物。没办法,只能把去年的鸽子蛋再秀出来。

回想一年前,39岁生日过得才叫开心,富豪男友到场,送上鸽子蛋;准婆婆也来为她庆生,怀抱孙子亲密合影;在一众闺蜜的祝福中,米其林星级大厨走出来,把松露撒到吴小姐身上。

松露,也被称作白色珍珠,极其珍贵。照片中的吴小姐,不顾名媛的端庄,在一阵松露雨中,掩面大笑:哈哈哈。

2017这一年,吴小姐开心的理由很充分。她刚生下第三胎,是个儿子;男友允诺她可以搬出四季酒店,住进位于西半山的豪宅;婆婆到场,更是巩固了她儿媳妇的身份。从小怀揣的豪门梦,眼看就要熬成真。

虽然外界流言颇多,说吴小姐的男友根本不是豪门,只是个哈尔滨出来的二道贩子,初中没毕业,英文单词知道不多,靠着偶然的机遇,赚起了横财。

豪门,何苦要等三代,对于吴小姐来说,铂金包包、Vertu手机、江诗丹顿腕表、名车钻戒……这些汇集在一起,就是豪门。

更让外界嫉妒的是,男友位于塞班岛的七星级饭店也在这一年开业,名为“博华皇宫”,奢华赛过皇宫。来住酒店的贵客,不是为了享受阳光沙滩,而是来赌一把。

跟饭店配套的塞班赌场,拥有77张赌台、243部角子机,2017年流水高达495亿美元,平均每月超过40亿美元,几乎是澳门最豪华赌场的6倍,而澳门赌场的收入早已让美国拉斯维加斯相形见绌。

找个赌王当男友,虽然这个赌王其貌不扬,比发哥差了十万八千里,但吴小姐从来不是外貌控。

为了把男友落实为老公,她不顾高龄连生三胎,除了生娃,还要保持身材。何况,还有外界的冷嘲热讽。

这里面的苦,只有女人才懂。

在2017年的秋天,吴小姐所有受过的苦,眼看就要熬成甜。没想到,转年春天,来了麻烦。

02

吴小姐的男友姓纪,不仅拥有塞班赌场,还把博彩业务装进了香港上市公司,可谓一手抓赌博,一手抓资本,两手都很硬。

但是我们不能称他作“纪老板”,因为说他是“老板”,有人会生气,他自己会害怕,姑且称其为“纪先生”。

纪先生是突然富起来的,对外宣称是投资房产起家;2011年携资本转入澳门之前,谁也没听说过这个人。但是很快,赌城都知道了他的不凡。纪先生的业务是中介,俗称“叠马仔”,跟赌场合作,承包赌厅,从中抽佣。

干中介最重要的是什么?当然是人脉。不知怎么回事,纪先生总能带来源源不断的大客户,这些客户看上去一脸端庄,可一旦坐在赌桌前,就像红了眼的公鸡,不眠不休。下注额更令人咂舌,一摞摞筹码输进去,眼都不眨,好像钱根本不是自己的。

能带来客户,就是赌场的宝贝,澳门各大赌场纷纷拿出贵宾室,拉纪先生合作。短短两年,纪先生的中介公司就有了86张赌桌,一年过手的赌资接近5000亿港元。

2013年底,纪先生到香港买下了一个壳股,把公司包装上市,摇身又变成资本大佬。

如果说干赌场中介,不用多少文化,人情练达就行了;但是玩转资本市场,初中文化恐怕就吃力了。纪先生年纪轻轻,难道天赋异禀、自学成才?

其实不必诧异,在香港资本市场上,纪先生不乏同伴。另一家上市公司蓝鼎国际的掌门人仰智慧,套路跟纪先生如出一辙。

也是在2013年,仰智慧斥资13.25亿港元购入港股嘉辉化工,成为最大股东,并将公司改名为蓝鼎国际。公司的主营业务,也是赌场。

翻看履历,仰智慧跟纪先生很相似,也是靠投资房产起家,也是偏僻地方出身,也没读过多少书,初中文化。

几年前,曾有记者去仰智慧的安徽老家采访,村里的儿时玩伴描述:

“他书读得不多,但鬼点子多,智力很好,跟别人不一样。”

如果有人跑到哈尔滨,找到纪先生的儿时玩伴,描述估计会很类似。可见真正的智慧,跟学历无关,跟鬼点子有关,仰智慧用自己的名字揭示了这一道理。

2014年,一人一家上市公司的纪先生和仰智慧,本该大展宏图,却无奈遭遇社会风气大转向,澳门赌场遭遇重创,原本络绎不绝的客人,吓得不敢来了。

澳门离得太近,又是自家地盘,太容易被监控,不如找个小岛,从头再来。

仰智慧找到了济州岛,顺利获取了济州当地八张博彩业牌照之一,作为交换条件,他必须投巨资建设济州岛综合度假村,包括豪华酒店、购物中心、主题公园、别墅等。

另一边,纪先生找到了塞班岛,拿下了当地唯一一张博彩牌照,并承诺至少投资31亿美元,兴建塞班岛度假村。

步调如此一致,计划大致相仿,好像两人是同一个老师教出来的。

人心齐,泰山移,何况是为了赌博。两人分头开工,誓要一人建一座拉斯维加斯,项目如火如荼的进行,不过顺序有先后:度假村还在打地基,配套的赌场就已经率先完工,大客户已经来玩了。

这就有了2017年吴小姐的豪华生日派对,派对背后是一副美妙画面:

太平洋上的小岛,自家的场子,无拘无束的赌下去,钱像水一样流淌,直到地老天荒。

人总想着地老天荒,歌词里一遍遍地唱,刚唱完,发现终点就在眼前。

吴小姐生日派对后不久,仰智慧出事了,据消息人士透露,他从香港离开,辗转多地,最后在柬埔寨金边被执法人员带走,其在香港的逾百亿资产也被冻结。

消息传出之前,仰智慧的上市公司刚刚发布了半年报,2018上半年,蓝鼎国际实现营业收入17.52亿港元,同比增加359.8%,其中博彩业务营收14.05亿港元。

多么红火的日子,在仰智慧的宏图中,一切才刚刚开始,除了济州岛,他还将触角伸向了菲律宾、英国,雄心勃勃向世界赌王进发。

仰智慧就这样被终结,此刻,体会一下纪先生的心情,派对?

03

多年前,一位女高音歌唱家在大年夜把一首暖心的歌唱进千家万户,歌词的尾声是:

“啊父老乡亲,啊父老乡亲,树高千尺也忘不了根。”

虽然仰智慧买下了私人飞机,飞到济州岛大干快上,但是枝叶再茂盛,根永远盘踞在老家。根被斩断,枝叶顿时枯萎。

今年4月,控制着1.87万亿资产的国企掌门人赖老板被抓获,断了许多海外游子的根。

赖老板是专做不良资产业务的,他控制的系统极为庞杂,关联公司超过1300家,资本运作让人眼花缭乱。

无论多么复杂的业务,都可以用一句话概括,赖老板做的事,说白了就是“放贷”。凭着大型央企的身份,和拥有金融业全牌照的优势,赖老板可以融到便宜的资金。2017年,仅旗下的海外融资平台,就发行了中票64.7亿美元、10亿新币、定向债务融资工具30亿人民币,融资利率基本在4.3%左右。

这是让其他老板多么艳羡的利率,稍作对比,刚刚恒大发行了总规模18亿美元的债券,利率最高达13.75%。假如赖老板把低利率融过来的钱,转手以高利率借给恒大这种渴望资金的企业,财富顿时就滚起来。

街头大妈都能想到的买卖,高学历的赖老板怎会想不到。这个故事里,只有赖老板念完了初中,考进了大学,后来还继续深造,拿到了研究生学历。原因无它,赖老板所处的系统,人人都是高学历。

通过股权投资、类信贷结构产品等方式,赖老板对外拆借,大量资金通过他的手流进房地产、股市。

市面上嗷嗷待哺缺钱用的企业太多了,赖老板就成为各类商人争相巴结的对象,被供作“财神爷”。处境艰难的企业,只要请来赖老板出手接盘,转眼就化危为安。

赖老板是财神爷,不是活菩萨,把钱给谁,是要看缘分的。他有一个战略投资者名单,日常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维护这份名单。

大家应该猜到了,纪先生和仰智慧,都在赖老板的合作名单上。

赖老板帮纪先生接过盘。2011年,纪先生突然成为香港上市公司天行国际的执行总裁,这家公司的股价有多妖?几年间,从不足1港元涨到最高40港元,期间经历了数不清的股东更替,资金来往如闹市;直到2014年,赖老板大笔一挥接下了盘。

纪先生站台的时间是从2011年11月至2013年2月,这期间他正在澳门干着赌场中介,有空管理上市公司?挂个名罢了。

仰智慧更是与赖老板往来密切,不仅借来巨额贷款,还联手炒作股票。赖老板出事,仰智慧先完。

除了这两位初中生之外,另一位初中生也在赖老板的朋友圈,这人名气大,老婆名气更大,就是赵薇嫁的豪门黄有龙。2017年,黄有龙将自己控制的上市公司顺龙控股的全部股份,统统质押给赖老板,借出一笔大钱。

树高千尺,不能忘了根。这些初中生,一朝暴富后,要么自诩新加坡富豪,要么号称世界赌王,搂着女明星,满世界转悠着炫富,还以为自己天生是豪门。

豪门?别提三代了,撑过三年再说。

04

在没有台风的日子里,维多利亚港湾美丽如画,像睡在摇篮里的婴儿一般,安详、平静。可是地处亚热带的香江,台风迟早会来。

吴小姐搬回了四季酒店,豪宅有风险,入住需谨慎,还是住酒店方便,哪天大风真吹过来,打个包就走了。

在没有生日派对的日子里,吴小姐过得有点无聊,她常在酒店的露天泳池边晒太阳,抬眼望大海,无边无际。晒太阳的时候,吴小姐偶遇了另一位美貌女子,精致的脸庞看上去跟自己有相同刀工痕迹。

两人搭讪,聊天气,聊风景,聊变化无常的台风过境。这位小姐姓韩,在四季酒店已经住了两年。

聊完闲天后,两人各自回屋,不同于吴小姐没有男友陪伴,韩小姐身旁是有如意郎君的,郎君姓王,也是上市公司董事长,对韩小姐极其宠爱。

为了让韩小姐成为明星,王郎君托人花钱,找到张艺谋的老搭档张卫平,上了大戏《金陵十三钗》。虽是配角,但戏里戏外的光环盖过主角倪妮。张卫平还带着韩小姐,踏上了金球奖的红地毯。

当明星,玩玩票就行了,豪门才看不上那点片酬。演戏好累,跟吴小姐一样,韩小姐也很快淡出了演艺圈。

此生长伴郎君,就是最精彩的戏。

没想到,王郎君也有了麻烦,旗下公司资不抵债,股价连连下挫,由于长期不足1元,已经停牌准备退市。

眼看公司保不住了,王郎君心急如焚,酒店还住得起,但是奢华生活快要破灭了,他与韩小姐一起拍下的价值1.24亿港元的雍正粉青双龙尊,也因为没钱交尾款,被香港佳士得告上了法庭。

王郎君的落魄,也是因为一个人;他来香港,正是想找这个人接盘。大家肯定猜到了,这个人就是赖老板,跟王郎君是江西老乡,多次帮他化解燃眉之急,对他像兄长一样温暖。

这一次,兄长的温暖送得更大,两家公司达成了涉资200亿元的协议,用于王郎君重组公司。有了这笔钱,少说也能再欢腾三五年。

可是,接盘还没来得及实施,兄长就出事了,一切化作泡影。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雾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命运交叉的十字路口,在泳池边偶遇的吴小姐和韩小姐,可否知道她们的命运,背后牵的竟是同一根线。

故事隐去了一些人物的名号,你懂得。


阻碍给纪晓波生了三个小孩的吴佩慈和纪晓波结婚的人,正是纪晓波背后的金主们。而作为金主的他们是绝对不允许夫妻共同财产影响到数以万亿计的资金自由进出。纪晓波实际也只是这些资本市场大佬的人头手套,即代理持股以及应对公司台面上的事,为该资本市场大佬负责赌场资金管理,不让结婚的原因详见《神秘“资本掮客”纪晓波的末日狂奔之路》

微信扫码打赏,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