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一死适合你——近20年国人死法大全 | 老蛮

本文将要讲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近20年来,中国人的各类死因演变规律。说明一下,本文的数据来源为卫生部发布的历年卫生统计年鉴。而卫生部的数据乃是各地医疗机构开具的死亡证明书上的死因汇总,这算是第一手数据,乃是最为权威的数据,非常可信。首先,直接放上城镇居民近20年的死因数据表。这个表非常的有意思,强烈建议各位点开来仔细看看。然后再继续往下看我的分析。

恶性肿瘤(癌症)无疑是城镇居民的最大死因,2007年达到峰值的28.5%之后,就稳定在26-27%左右。有趣的是,心脏病异军突起,呈现出清晰的逐渐递增的趋势。1998年死于心脏病的城镇居民占比仅17.3%,到2017年上升到了23.4%,增加了足足6.1个百分点。脑血管死因占比长期稳定在20%左右。癌症、心脏病与脑血管疾病,这三类疾病,乃是城镇居民的绝对主要死因,2017年这三者合计占比高达70.8%。对城镇居民来说,大概率死于这三者之中的某一种疾病。

最出人意料的是,呼吸系统疾病死因占比剧烈下降,2002年达到峰值的15.6%之后就持续下降,到2017年下降到11.1%。要知道雾霾进入我大中国老百姓的视野,那还是2013年的事,我大中国国人从那一年开始才知道PM2.5这个词,并对空气中的各种悬浮颗粒破坏呼吸系统的健康充满了恐惧。但是,至少在死因占比上,呼吸系统疾病并没有任何增长趋势可言。从这个角度上看,空气质量问题绝不是我大中国在环保领域的核心问题。为了抵抗雾霾,从2015年后开始执行的所谓冬季环保大停工,也不知道在医学上的理据到底在哪里。关于这个问题各位留一下心,待会儿我会放出农村居民死因占比演变表,各位可以仔细看看农村居民在呼吸系统疾病死因占比上,是不是同样呈现出下降趋势。

城镇居民的非自然死亡(包括交通事故、意外坠落、自杀等)占比其实很低,长期稳定在6%左右。在本文的后半部分我会集中分析城镇与农村非自然死亡的演变规律。

接下来我们来看农村居民近20年的死因数据演变表:

与城市的情况非常类似,农村居民的第一死因依然是癌症,在2008年达到峰值的25.4%之后,就在23-24%之间徘徊。心脏病的死因占比也与城镇居民一样,逐年提升,1998年占比仅12.9%,到2017年剧烈提升到23.0%。脑血管疾病死因占比同样呈现出一定的上升趋势,1998年为18.2%,到2009年后就稳定在23%左右。这三类疾病的死因占比合计在2017年达到69.8%,与城镇居民的情况非常一致。可见无论城乡,癌症或心脑血管,都是主要死因。

在呼吸系统疾病的问题上,城市与农村完全一致:呈现出清晰的占比逐年下降趋势。2005年,农村居民因呼吸系统疾病死亡的占比达到峰值的23.5%之后,就逐年下降,2017年下降到11.7%。这还真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发现。按这样的数据,我大中国国人谈之色变的雾霾,对呼吸系统并无直接影响。再来看城镇居民恶性肿瘤(癌症)中的肺癌死因占比,2008年为28.9%,2010年为28.3%,2012年为30.2%,2014年为29.7%;2016年为29.9%,这组近10年来的肺癌死因占比数据,始终都在30%左右徘徊。此外,另一个数据角度,城镇居民从2008年至2017年每10万人中死于肺癌的人数,也是长期维持在47人左右,没有任何增长。可见被舆论扩张到极致的雾霾,至少未在死因问题上体现出可见的负面意义。

如果一定要总结雾霾的所谓恶性影响的话,只剩下唯一的可能性:那就是将心脏病死因占比的持续上升,勉强归结到雾霾问题上。当然了,在医学上,雾霾确实也有一定的可能导致心脏病。只不过这种可能性比较低,在病理学上的研究现在还处于非常初步的阶段,两者之间的关联度大概类似于这种逻辑:长期处于雾霾环境下的人由于主动排斥室外运动,心脏缺乏锻炼,所以心脏功能较差。

总结起来,城乡居民的主要死因的演变规律:癌症始终排第一,心脏病的影响在提升,而肺病正在逐渐远离国人。结合现实的情况来看,死于呼吸系统疾病的人数显著减少,乃是由于我大中国建立起了完善的肺结核这种传统痨病的高效免费治理机制,而所谓雾霾对肺部的伤害,又缺乏病理学和统计学上的实际证明。倒是心脏病死亡率的持续提升,尤其是近10年来的显著提升,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对这个现象,我这里可以给出的唯一的解释是:心脏病是老年人多发病,而近10年来我大中国的人口老年化现象日益严重。2008年60岁以上老年人口比例为12.0%(15989万人/132802万人),2017年上升到17.3%(24090万人/139008万人)。但这个解释难以适用到癌症死亡率近十年来为何始终维持平稳的问题上,因为癌症同样也是老年人多发病。附加的解释或许是:我大中国老年人缺乏运动习惯,稍微走两步就自我暗示太累了,必须回家大吃各种伪劣保健品了,所以心脏功能迅速老化并逐渐衰竭,最终导致心脏病的大规模发作。

在讲述了如此沉重的主死因话题后,

言归正传,在本文的后半部分,我们来看看“非自然死亡”的情况。先说明,无论城镇还是农村,非自然死亡的前三大死因都是一样的:依次是交通事故、意外跌落以及自杀。非自然死亡的占比很低,城市长期维持在6%左右,农村倒是有一定的下降趋势,从1998年的11%缓慢下降到2017年的8%左右。不过,非自然死亡的占比虽然不高,但是特别吸引眼球,毕竟老死病死都算是寿终正寝,而非自然死亡就太吓人了,所以我下面给出的表格非常详细,列明了交通事故、意外跌落以及自杀的死亡人数、每10万人的死亡率、以及各自占全部死亡人数的比例。首先放上的是城市居民的非自然死亡演变表。

城镇居民交通事故死亡占全部死亡的比例,呈现缓慢上升的趋势,从2002年的1%上升到近5年的2%左右。每10万人中死于交通事故的人数,2002为6.4人,2017年上升到12人,差不多20年时间翻了一倍。考虑到城市车辆在这20年来的显著增加,这种情况也可以理解。

意外跌落是一个很奇特的因素,老实说我是真没想到过,意外跌落居然能够成为非自然死亡的第二大死因,并且还呈现清晰的逐年上升趋势,因此而身亡的人数占总死亡人数的比例,从2002年的0.9%,逐渐上升到2017年的1.6%。我估计这与城市的交通情况越来越复杂有关,总归有些地方会让人防不胜防,意外跌下楼梯、摔下电梯、掉下高架,尤其是老人,在各种复杂的交通流线上摔倒并因此身亡,也越来越常见。2002年每10万60岁以上老人中死于意外跌落的人数仅为5.5人,到2017年上升到11.1人,刚好翻了一倍。

自杀率表现出非常明显的下降趋势。2002年城镇居民自杀人数占全部死亡人数的比值达到2.5%,到2017年下降到0.7%;每10万人中的自杀人数,则从2002年的12.8人下降到2017年的4.3人,降幅高达66.4%。关于城镇居民的自杀倾向下降的问题,这里必须解释的是:本世纪初期的城镇居民相对高企的自杀率,是因为老人自杀率非常高。2002年城镇每十万65岁以上老人中的自杀人数高达35.4人,到2017年下降到10.6人。本世纪初城镇老人较高的自杀倾向,或许是由于当时的中国经济正面临硬着陆的风险,数千万国企工人下岗,以致退休老人生活无着,最终自寻了断。此后中国经济在加入世贸后逐渐复苏,国家财政逐渐宽松起来,养老金等福利制度逐渐建立起来,因此老年人口的自杀情况大幅下降。

说完了城市,我们接下来说农村。

首先,让人非常惊讶的是:农村的交通事故死亡率非常非常高,2017年农村每10万人中死于交通事故的人数高达18.6人,而城市仅为12.0人。农村的交通状况当然绝不会像城市一样繁忙,农村人口更多的死于交通事故,这只能归结于农村司机普遍缺乏交通安全意识,在乡村公路上想怎么开就怎么开,一不限速二不靠右,并一再的酿造恶果。

意外跌落致死方面,农村与城市一样,同样呈现出逐年增长的趋势。对此也只能解释为农村的建筑同样在向空中发展,交通流线也逐渐复杂起来,让农村的老人很难适应。2002年农村每10万60岁以上老人中死于意外跌落的人数仅8.4人,到2017年上升到13.8人。

最引人关注的当然是自杀数据了。农村人口的自杀率与城市一样,呈现显著下降趋势,但在数据上一直都超过城市。2002年农村每10万人的自杀率为15.3,城市为12.8%;到2017年,农村每10万人自杀率下降到7.7,而城市仅为4.3。与城市的情况一样,老年人口自杀是自杀率高企的原因,并且农村老人的自杀率显著超过城市。2002年农村每10万65岁以上老人中的自杀人数42.9人,高于城市当年度的35.4人;到2017年,农村的这个数据下降到20.5人,较城市当年度的10.6人,高出了足足一倍。

农村老人的自杀率显著高于城市,这当然只能归结于农村缺乏成熟的养老福利机制。我大中国在制度上默认农民是终身工作制,没有退休这一说,老年农民现在所谓的养老金也非常低廉,在东部富裕省份只有200余元/月,中西部地区更是低到只有几十块钱,当然不足以养老。一旦农村老人丧失工作能力,且缺乏子女赡养,那自寻短见就成为不得不为的选择。这里顺带说一下,所谓农村妇女更爱喝农药自杀的偏见,在数据上根本就不成立。2017年,农村每10万男性的自杀人数为8.9人,而女性仅为6.4人,显著低于男性。

好吧,说到现在,我现在以这段文字来结束本文:除死无大事,在生死面前,所有的黑暗与忧烦,都可以轻轻的放在一边。本文讲述的是死亡,但是我希望我的读者们,能够好好的活下去。在这个日益艰难的世界,睁开眼睛,坚定的活下去。祝好!

微信扫码打赏,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