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到来!伟大的经济卫国战争(下) | 顾子明


相信读了本系列的前两篇文章,你一定会记得那句话:

在经济危机伴生的再分配效应之下,将导致大国实力的转移和国际经济秩序的重大变化。

当年苏联刚刚成立,还是一个木犁耕作的农业国,可是短短十几年之间,苏联在沙皇斯大林的带领下,完成了历史上最快的工业化,随后击败了横扫欧洲大陆的德国,最终与美国成为了世界的两极。

苏联能够打赢卫国战争并全球称霸的因素很多,而其中最关键的,就是1929年的那一场全球金融危机带来的大国实力转移。

在那场金融危机导致的大萧条之下,所有的西方工业国都遭遇了大规模的破产,大量禁售的工业流水线荒废后,以白菜价甩卖。

而此时的沙皇斯大林,牺牲农民利益,把口粮当做余粮征收上来,用来从欧美购买成套的原装生产线并雇佣工程师,得以迅速推动苏联的工业化。要知道,这种全套的工业化生产线与工程师都是一个国家的核心实力,不会进行交易,当年中国替苏联打了一场朝鲜战争才换来了部分低端的生产线,而中苏关系一冷,这些生产线和工程师就旋即被撤回,中国工业化进程立刻就被中断了。

但是,在全球金融危机之下,发达国家的资本家们自身难保,资产价格跌入谷底,才会打破意识形态的沟壑,向敌对的国家,提供原本出口管制的先进生产线。

而苏联就1929年全球经济危机的再分配效应之下,成为了最大的赢家。

十三


按照权威人士和基辛格的这套“大国实力转移理论”,这种经济危机引爆的全球性的转移机遇百年一次。

恩,在1929年危机的80年后,2007年美国再一次引爆了全球经济危机。

那一年的中国,也像80年前的苏联一样,通过之前多年的剪刀差与血汗工厂出口,积累了大量的资本。

苏联替换成中国,农民替换成工人,牺牲替换成下岗,就会明白。

但是,我们只猜到了开始,却没有猜到结局,当年以铁血手段积累下来的资本,并没有在危机时刻去购买美国的生产线,却在国内搞起了房地产与基建。

对的,我们以一己之力,挽救了全球的经济。

十四


当然,在这场经济危机之中,我们也有很多亮点,其中最为大家知晓的,就是2010年浙江的吉利汽车收购了沃尔沃汽车。

当年福特以64亿美金收购的沃尔沃汽车,再加上随后投入的过百亿研发投入,最终却以18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中国吉利。

这次交易的背景,是福特在07年金融风暴中亏了两百多亿美金,福特的董事们为了生存,不得不割肉甩卖旗下当年高价购入的资产,当时卖的不仅有沃尔沃,还有捷豹和路虎。

最终,李书福突破重重阻力,吃下了沃尔沃。

但即使是浙江吉利这样拥有的强大背景的企业,这笔才十几亿的收购都步履维艰,在没有中央政府支持的情况下,国内银行无人敢贷,差点因为融资不到位而夭折。

后来,这笔钱还是靠高盛帮忙从海外融来的。

不知道实业起家的李书福,看到贾跃亭在今年4月现金流早已崩溃的时候,国内还有银行还能给他准备20亿美金的内保外贷进行海外并购,不晓得会作何感慨。

十五


记得08年之前,招商引资搞外汇是中央政府考核地方政府的一个关键指标,当年作为开发商,我们去找地方政府拿地的时候,政策都希望我们以外资公司注册,来替政府完成招商目标。

于是我们通过“出口转内销”的模式,成立一个注册资本为一个“小目标”的公司,单位是美金,从而以极低的价格拿到了那块地。

当年政府如此重视美元并非没有原因。

一方面,我们需要用美元在全球购买石油铁矿等原材料与大宗的粮食,一旦美元断流会导致系统性的结构风险。

另一方面,当年朱行长创造性的汇改,把人民币与美元挂钩,我们借美元的信用迅速融入了全球市场,这才奠定了随后几十年繁荣的基础。

但是,由于人民币与美元的挂钩,使得在08年之后,美国为了逃避金融危机的惩罚,搞了量化宽松,美联储印的美元大量涌入中国。

这使得我们的外汇储备从一万亿提升至四万亿的同时,美元涌入印发的人民币,也使得很多行业迎来春天,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房地产与互联网。

所以,才有了“小目标”与“假药停”挥舞着美元在海外的疯狂“剁手”。

而就在他们疯狂海外扫货的同时,中国的外汇储备也疯狂的缩水,这几年就跑出去了两万亿美金。

要知道,美元开启缩表之后,当年注入中国的外储大部分都要被迫流回美国,而这些美元伴随着中国的经济发展,以人民币计价的资产价格早已翻了好几倍。

譬如当年在国内投资不过百亿港币的李嘉诚,通过慢慢减持,如今早带着千亿港币“挥一挥衣袖”走了。

李嘉诚只是一个例子,倘若当年进来的热钱全部换成美元,我们国家的那点外储怎么能够呢?

但是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这也是我们的危机所在。

十六


前几年,随着政府鼓励中国资本的“海外之旅”,外汇开始锐减,国内的钱开始不够用了。

如果大家有印象的话,从14年开始,中国政府以积极的货币政策货币与强刺激的经济政策,进入降息降准的大周期。

但是,这种双降是权威人士非常反对的,为此,权威人士在15年5月至16年5月期间,三次人民日报撰稿,解读中国经济和供给侧改革的同时,力主去杠杆和去产能。

要坚持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不能也没必要用加杠杆的办法硬推经济增长。

中国经济运行不可能是U型,更不可能是V型,而是L型的走势。

可即便如此,在这三篇专稿之间,还是搞出了三次降息与四次降准,甚至在最后一篇文章发布之后,16年8月,发改委还在官网上发布文章,说明下一步工作“择机进一步实施降息、降准政策”,跟权威人士对着来。

要知道,当时权威人士怎么说身上也挂着发改委的副主任职务,发改委内部能搞出这么一个大乌龙,换一个角度来说,那段时间在经济工作上,高层依然是摇摆的。

因此,清华的校长和书记,这俩象牙塔的学者都不得不披挂上阵,一个去搞环保去产能,一个去搞中西部开发。

而这种摇摆,直至16年底美国政治进入加息周期而中止。

最终,事实证明了,权威人士的预判是正确的。

随即,我国开始了一整套针对美国加息的政策,并更换了大批的经济官僚。

所以,政事堂要提醒大家,不要再对16年之前的日子报以幻想,要好好琢磨自己如何应对L型经济走势。

要知道,人民币发行的基础,就是美元,如今随着美元的大规模流出,人民币势必被动“缩表”,市场上的货币少了,自然会导致各类金融资产出现价格雪崩。

恩,我说的可不止是房价。

不要妄图认为政府会大家手头的资产进行托底,权威人士说过:

拉美国家真正的教训是,做出各种超出政府支付能力的福利承诺,致使通货膨胀加剧和外债高筑。

要知道,政府支付能力范围之内的,只有困难群众。

十七


很多人在研究中国经济的时候,总会以为政府会有什么“底线”,譬如土地财政是政府的命根子,房价不会崩。

但是他们却没有明白,不允许房地产崩盘只是一个“短期共识”,并不是什么金科玉律。

自08年以来的四万亿,以“宇宙行”为代表的国有大行们在高速发展的同时,也被房地产捆绑上了战车。

因此,房地产出现崩盘,必然会传导至金融系统,所以,在那几年说房价不能崩的确是政府的底线,因为金融不能崩。

譬如,当挽救银行的“去库存”战略的提出之后,迅速能够得以实施,因为“去库存”救的是那些年违规放贷的银行资产。

但是随着近年来监管的加强,国有大行开启去杠杆,全部退出了土地贷,仅从事有土地抵押的在建工程贷与有房产抵押的按揭房贷。

而高风险的土地购置阶段,全部由各类非银行的资金承接,银行在其中设立了足够的防火墙,更不要说银监郭主席上台之后,拼命打击影子银行。

而当年的银行贷款背着的的库存,随着贷款期限的到期也都被各种资金承接了。

从这个角度看,很容易理解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大家都在说P2P要崩, 但是人家却活得越来越好,甚至e租宝爆了都不影响。

因为,需要他们给银行的不良贷款解套。

如果还记得前两篇文章中的“郑伯克段于鄢”和“庆父不死鲁难未已”,就会明白。

所以适度的放松监管,也是一个“短期共识”。这也算是一种经济危机伴生的主动再分配。

同样,趣店罗敏的讲话为什么引起了轩然大波,监管机构为何在讲话后随即开始针对现金贷的监管?

很多人没有找到关键点,因为罗敏不小心说出了他放贷的钱,40%都是银行来的,这个才是他“坑爹”的地方。

十八


最近一年,国有五大行员工的日子非常不好过,工作强度大幅增加的同时却面对大幅减薪,导致员工频频跳槽。

春江水暖鸭先知,同样,秋江水寒也是鸭先知。

五大行无论盈利能力和抗风险能力远强于其他金融机构,尚且如此拼命,这是干啥呢?

两个字:备战!

索罗斯当年在剪完日本羊毛后,对朱院长说,“日本的工业产出多少,金融体系就丢掉多少”。

所以,如果不想重蹈日本的覆辙,这一场金融战真正的主力中央军,就是以银行为首的金融机构,尤其是“国军五大主力”的国有银行。

要明白,权威人士是非常清楚经济危机伴生的再分配效应

如果说放纵P2P金融算是一种给银行解套的话,那么供给侧改革,也算是另一种救银行。

随着环保督查的推进与供给侧改革见效,通过去产能,使得今年央企和国企的利润大幅攀升,说白了,就是通过调控来再分配,向央企们传输利润。

同样,越过了国资委,以权威人士操刀的联通混改的本质是什么?

大量的民间资本以股本而非借贷的方式混改进入这些央企,极大的扩充了这些央企的资本金与风险抵挡能力。

而央企的利润改善与风险抵抗能力增强,收益最大的,还是他们的主要贷款源,国有银行。

解决了房地产和央企的贷款,国有银行还会有什么风险呢?

而且,无论未来是否打金融战,或者无论我们输得多惨,只要国有银行不垮,他们就可以随便买经济危机之下,遍地的便宜筹码。

十九


从改革开放到2007年,中国通过血汗工厂几十年才赚了一个亿的外储,倘若一回流,意味着什么呢?改革开放三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特朗普的减税政策一旦实施,伴随着加息和缩表,势必大量的美元将返回美国,届时,中国必然面对“钱荒”,越是金融属性的资产,价格崩的越厉害。

在房价中金融属性最强的就是商业,这点大家都不傻,“小目标”14年就开始推动轻资产化,把商业甩出来,李嘉诚13年就布局甩卖资产,也是因为他持有的基本都是高金融属性的商业资产。

而这么多的重资产,抛售都是需要时间的。

中国没有破产法,所以个人房贷市场不会崩,但是商业就不是了。一旦进入L型经济,大家的收入都会锐减,届时势必会出现商业萎缩。

而今年出台的租赁政策中一条,也是允许商业用地转型租赁。防的就是美元回流后,金融资产的价格暴跌。

如果出现金融资产价格暴跌,损失最大的就是手头有负债的有钱人和中产,因为困难群众是没有资源去加杠杆的。

而杠杆加的越大的人,也同样越早遭遇他的“明斯基时间”

譬如,这两年跟各个地方政府签了快四万亿“小目标”合同的那位,即使一直在推轻资产,今年不是也断臂求生了么?

二十


 

无论如何,现在都无法改变美元的回流,那么,我们就要解决与外汇储备挂钩的人民币发行的“合法性”问题。

通过AB这种海外发债来补充外储的手段,只能短期使用,时间长了,其利息势必进一步加大我们的外汇流失压力。

所以,我们要找到人民币未来的锚在哪里。

从这个角度,我们就会明白,为什么证监会的刘主席顶着利益集团的压力重启IPO堰塞湖,因为股市有着强大的货币效应,可以将大量的资产进行货币化。

所以,今年大量的符合供给侧改革的消费类企业纷纷轻松过会,而类金融类企业几乎无一过会。

未来,以蓝筹股为主干,符合供给侧改革的企业作为支撑,这些运营良好的企业将成为人民币流通的基石之一。

所以,大规模的IPO不会停,指望暂停IPO来提振大盘是不可能的。

而另一方面,对于操纵股市和IPO造假的打击必然会极其严厉,操纵判刑与造假退市也将成为可能。

试想一下,当股市变成了人民币的基石之后,IPO造假的性质就是造假币,操纵股市的性质就是操纵人民币,未来,来收拾你的就不仅仅是证监会了。

而今年突然出手打击比特币等电子货币与ICO,也是同样的道理,政事堂推测,我们会在美元撤离后,搞出央行自己的电子货币,来逐步填充美元退出的空白。

并在移动支付的大浪潮之下,争取在新一代金融体系下对美国进行弯道超车。


结语:

随着经管的同学们开始执掌中国的经济,过去金融上,醉生梦死混吃等死的日子将一去不复返。

而随着美国的加息,我们也一定会跟着进入加息的周期,届时杠杆加的猛都将自食恶果。

我们将直接面对一个长期L型的全球总需求不足和去杠杆化的漫长过程。

未来是一个现金为王的时代,囤积好手里的现金,跟着供给侧改革走,跟着国家一起去实现中国梦,未来将会有遍地便宜的筹码等着大家去捡。

2017-11-07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