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爷|漩涡中的碧桂园

清晨5点,莫斌手机响了。

打电话的是碧桂园安徽区域副总裁。莫斌接了电话,那头是慌得一比:

又出大事了!

除非没钱充话费,宇宙最大房企碧桂园CEO莫斌的手机,是不会关机的。

这是他在施工队养成的习惯。来碧桂园前,莫斌在中建五局干了21年,从普通员工做到了总经理。

中建的巅峰期,他同时管1500个项目。他手机24小时开机,因为随时准备救火。

他救过最艰难的场子,是2008年南京恒大的工地。一位讨薪的农民工被剁掉左手。

十年后,莫斌要管碧桂园全国2000个项目。晚上12点钟后,电话铃声一响起,他心脏是砰砰砰砰跳的。因为有时候这意味着某个工地的灾难。

莫斌的老板叫杨国强。杨老板据说17岁之前都没穿过鞋,他逢人就说自己是“农民的儿子”。

20多年前,农民杨从顺德北滘的泥地中拔脚上岸,从包工头做起,一步步把碧桂园做成了今天的宇宙最大房企。

成为富豪后,杨老板非常努力地做扶贫、助学、做企业。今天忆苦,明天思甜,后天煲“鸡汤”,大后天秀书法,这位富豪活得比大多数人都用力、都辛苦。

然后跳出来个前CFO,把碧桂园割韭菜的套路都PO给大家看;接着杨老板自己发了个高周转的红头文件,要求设计师通宵画图;之后是三个工地坍塌,销售喝鸡血。

哗啦一下子,杨老板经营了三十年的朴实人设,就这样坍塌了。

碧桂园口号是杨老板亲手写的——“让世界因我们的存在而美好一点”。过去半年连绵不绝的事故和投诉,让世界没能感受到碧桂园太多美好。

太仓、郑州、泸州、南京,甚至遥远的马来西亚,都出现了碧桂园业主拉横幅讨说法的报道。

昨天,上海公布了6月份奉贤碧桂园坍塌事故的调查结果:碧桂园盲目赶工催进度,压缩工期,是事故的间接原因。

这是中国政府官方第一次diss碧桂园的高周转模式。奉贤事故导致一人死亡、两人重伤。

这位63岁富豪现在内心充满困惑。他在央视砸了几个小目标,砸出“国家品牌”。但他不知道为何事故一再发生,为何外界舆论发酵犹如洪水滔天。

这家突然走入全宇宙聚光灯下的公司,无所适从。迎来了漫天舆论拷问的杨老板也很难过:

好企业的标志是社会认可。如果社会不认可,我做这个企业干什么。这件事处理不好,我就退休算了。

何以至此?

1

7月27日清晨把莫斌吵醒的“大事”,发生在安徽省六安市。

碧桂园的大事,今年不是第一次出了。但六安这次大事,比之前的都要大。这次死了6个人,在碧桂园城市之光的工地上。

以前只知下井挖煤有危险。现在发现给碧桂园搬砖风险也很大,一言不合就成为“代价”。

城市之光成为杨老板的至暗时刻。它再次加重了公众心目中碧桂园“机器工厂”的印象。

但在六安事故发生前的几天,从杨国强到碧桂园普通员工,仍沉迷在自己营造的幻觉中。

7月24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报道”,里面有句话:碧桂园集团新闻发言人表示,质量和物管是我们的生命线。

碧桂园随后把所有媒体给碧桂园的“报道”收集起来,写了篇文章“碧桂园高质量发展得到央视、新华社、人民日报等权威媒体认可”,文章这样说:

500多家媒体一起给碧桂园点赞。好评如潮,小编竟然有点害羞。

外部世界一片群情激奋,碧桂园小编内心强大,看不到一点反思的痕迹。大跃进下接连爆发的建筑事故,似乎并没有让杨国强领到教训。

漫天舆论斥责下,他们想做的,仅是做些回应,以图掩饰这些被指责的过失。

他们于是做了那场假借官媒进行形象粉饰的公关秀。自黑的同时,也黑了中国500家媒体。

如此做,归根结底,是因为这家广东地产商还是相信能够用金钱摆平一切事情。

2007年碧桂园上市后不久,一家报纸曝光了其张家界零价拿地的故事。碧桂园很快成为这家报纸最大的广告客户。

去年年底,碧桂园前CFO吴建斌出版了《我在碧桂园的1000天》。后来据说这本书被碧桂园直接从出版社全部买走。在淘宝上,这本书原版一度标到了10万块一本。

能够让碧桂园经理人们头拱地嗷嗷叫干活的,也是杨老板敢于把税后利润的20%拿出来分享。用杨老板的话说,他是打土豪分田地,调动农民的积极性。

这是农民式的小聪明。这种小聪明,最后在一场不期而至的大雨下,溃不成军。

那是在7月26日的深夜,六安碧桂园城市之光项目旁的居民听到了大叫声,然后看到工人居住的活动板房坍塌了。

一堵墙砸在了碧桂园城市之光的板房上。6名工人死亡,3人重伤。

这场事故距离他们杭州萧山项目基坑坍塌才过去半个月,距离上海奉贤工地发生死亡的事故,才过去一个月。

上海奉贤坍塌事件的调查报告刚刚出来,第三次事故就接踵而至。接到电话后,莫斌也崩溃了,脑子里蹦出的第一个念头是: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再没有比人人皆可拿起的道德批判的武器,更能轻易击破这个看似强大且不透明的商业帝国的倨傲了。

一位碧桂园中层对兽爷说,看到六安的新闻,看到底下的谩骂,她忍不住哭了,想马上辞职,“我找不到这家公司的任何意义”。

7月27日,是莫斌进入碧桂园八年来压力最大的一天。他在碧桂园做了八年总裁,从没有像这天一样,被杨老板指着鼻子骂:

我说过要把质量安全作为第一红线。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这种问题?

2

莫斌和杨老板就相识于一场工程事故。

九年前,莫斌的工地出事了,甲方正是碧桂园。莫斌后来处理危机的麻利过程,被杨老板看在眼里。

莫斌之前,碧桂园的总裁是顺德北滘镇前镇长崔健波。税务局官员出身的崔健波,在碧桂园里以小气著称。2010年之前,碧桂园没有一个高管的年薪超过百万。

2007年,杨老板就想推进他的合伙人制度,也被崔健波顶了回去。崔健波最大的功绩是带着这个北滘建筑队起家的公司,在2007年4月成功登陆香港资本市场。

杨国强的二女儿“豆豆”杨惠妍,在上市后成为中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首富。

上市后,广州珠江新城和上海浦东新区的官员都慕名前来。他们奉送上便宜的土地,想招揽这个首富去开发。杨老板十分感动,然后都拒绝了。

杨老板力排众议,拿着募集来的钱,在两年时间里,将郊区大盘模式复制到全国10个省。

两年后,杨老板才发现,碧桂园模式在省外并未如它在广东那般所向披靡。

2009年,一些省外项目因为质量问题,甚至在当地引起了渲染风波。

如果那时有自媒体,碧桂园在那时就被黑成翔了。

2010年,杨老板找到了莫斌,他希望莫斌能接替崔健波担任总裁,把“凤厂”的工程质量全面管起来。

碧桂园标志是一只酷似公鸡的凤凰。员工都把公司称为“凤厂”。去佛山顺德凤厂总部参观一次后,莫斌就决定离开央企中建,加入这家当时销售额只有200亿的民营公司。

这是一家富有广东特色的家族企业。杨老板喜欢给职业经理人搭配个宗族后辈当“跟班”或“拎包”,杨老板解释说这是提携后进的最好方法。

莫斌后来说,杨老板对他极为重视:

到碧桂园第一天,杨主席就把他的秘书、助理都给我了。

莫斌加盟碧桂园之后,杨主席除了画画图纸,搞搞发明创造,基本不管地产了。

不想做发明家的地产商不是一个好农民。杨主席发明的地漏放在莫斌办公室的窗边,莫斌每天抬头看窗外,就能看到酷似大肠的它们。

这几个外形怪异的地漏已申请专利,碧桂园将它们应用到2000多个项目中。

但其实他最应该申请专利的产品是收割机。过去几年,他驾驭着功能强悍的碧桂园牌收割机,在中国广袤的三四线城市一路疾驶。

这台收割机的确送杨老板登上人生巅峰。2017年,碧桂园收割了5500亿元,超越恒大和万科,登顶中国房企销售冠军,顺便也成了宇宙第一房企。

今年上半年,人类都阻止不了这台收割机了——他们半年就卖了4100多亿,杨惠妍财富超过2000亿,高居华人富豪榜第四名。

杨主席应该完全没有想到,高处不胜寒,危机来得如此迅速。他带领着碧桂园收割到了财富,但他并没有赢得尊重。

人类总在开始的时候,其实就被设定好了所有的结局。

 3

1941年,美国安全工程师海因里希统计55万件安全事故后发现:

在安全事故中,死亡、重伤、轻伤和无伤害事故的比例为1:29:300。

后来,这一法则被命名为海因里希事故法则。这一法则被运用到企业的安全管理上,即一件重大事故背后,必有29件轻度事故,还有300件潜在隐患。

这个法则,不知道碧桂园有没有重视。

客服团队报给莫斌的数据里,说虽然我们规模扩张,但是投诉比例是下降的,满意度是增长的。

上海、杭州事故发生后,碧桂园的客服团队研究了很久。他们觉得事故仅仅是个案,并非体系问题——跟高周转也没有太大关系。

没过几天,六安又出事了。

莫斌说,六安事故对于杨老板的内心冲击前所未有。

这甚至可能成为碧桂园这家公司的历史转折点。

在接到安徽副总裁电话的几个小时后,莫斌宣布碧桂园旗下所有项目立即停工三天,排查和整改安全隐患。

这意味着,碧桂园在中国20多个省、76个区域公司、上千个项目都要停工整顿。

奔跑了这么多年的碧桂园,终于为了六条生命,歇了一口气。

奉贤和萧山碧桂园两个出事项目,兽爷的好友你包叔都去现场看过。后来他写了篇《给你一个五星级的代价》。文中提到过江西宜春曾发生一件事:

60岁的监理工程师在巡检中发现有很多地方少用了钢筋,他在大梁上钻了一个10厘米的孔,竟然都没有发现钢筋。他马上向项目部报告了自己的发现。七天后,他被解雇了,碧桂园给出的理由是“年老体迈、观念落后”。

莫斌去尝试找了那位老工程师,没能找到。暗访后,他将整个宜春团队就地干掉了。

他们的确跟施工队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

很多事情都是这样,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人一跳。

莫斌反复说:我们愿意承担一切责任,并竭尽一切努力解决去问题。我们甚至愿意开放所有工地给业主和媒体看。

工程出身的他,当然熟知工地上的一切猫腻。他设立了80个人的团队去抽查2000个项目、对于区域总实行质量问题一票否决制。过去两年,莫斌免掉了8个区域总裁。

上海奉贤和杭州萧山的项目总,在坍塌事故后,都被就地免职了。总承包和监理单位也被暂停投标资格了。

但从结果来看,这些机制之前都失效了。

不满的声音终于还是传到了碧桂园总部。

尽管已经成为一家世界五百强企业,一些人也建议杨老板把总部搬到更国际化的广州,但杨老板还是固执地把凤厂总部设在自己老家北滘镇。

凤厂总部是一栋浑身长草的大楼。和万科、保利等地产公司集团总部只有几百人完全不同,碧桂园有一万人在总部大楼里上班。光设计部,碧桂园总部就有六千人。

而在杨老板的监制下,六千个设计师让碧桂园所有产品都变得那么“清新脱俗”。

在这栋大楼里,你目所能及的地方,也能看到杨老板的个人审美和趣味。

鸡汤文化到处都是。餐厅里、酒店里,甚至厕所里,都贴上了各种励志的名人名言。读着比尔盖茨、洛克菲勒对年轻人的忠告,兽爷差点尿崩。

在书吧里面,不知谁的一句话被张贴在墙上:你最大的敌人是你自己。

前一段,面对着外面漫天的批评,杨国强和一些高管依然觉得这些是竞争对手找来的水军,“有人写我们了,你不能去怪他们”,一种以德报怨之委屈感。

杨老板可能没有想到,碧桂园最大的敌人,就是他自己。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