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爷|海航非常48小时

发布王健讣告的四个小时后,海航管理层向不知所措的员工下达了口头通知,让大家安静,不要妄意揣摩。

慌乱其实是从那天早上开始的。海航位于海口和北京的办公室,很多资料被管理层要求封存,各种消息在公司流传。

当时还没有几个人知道,最终出来的公告,是公司实际掌舵人去世的讣告。

口头通知还要求干部不能休假,上班着素装,弘扬正能量,所有对外合作继续展开,保持队伍思想稳定。

海航的官网和内网在昨天下午都调为黑白颜色,以示哀悼。陈峰和一些高管已抵达法国,其他高管们都赶回海口总部,中层照常在公司上班。

发生意外时,王健在法国普罗旺斯博尼约村照相。他是摄影爱好者,出过摄影集。

路透社引述当地警长表示,王健当时站在一处峭壁边上,试图爬上一堵矮墙,去看风景并拍照。第一次翻墙失败后,他试图蹬地助跑上去。

他从十米高的峭壁摔了下来,因伤势过重去世。现场目击者说:

这应该是一起意外。

兽爷一位曾跟随王健多年的朋友说,这看上去像王健的行事风格。他心脏和血压不太好,在吃一种很奇怪的藏餐。

王健喜欢热闹,去哪都会有很多人跟着。他偶尔坐房车出行,房车很高,要从梯子下来,有次突然从梯子滑下来,马上有下属一把接住摔下来的他。

王健和陈峰一样信佛。不过陈峰表现在面上,每天抄经。王更多是在内心向佛。去年年底,他带了尊金佛去南极,兽爷一位朋友说,到南极点,王健对着佛像许了弘愿:

愿世界和平,国家强盛,海航强大。

但万般皆有定数。有时影响国家或者个人命运的,不是重要关头的重大事件,而是一些意料不到的事。

1

昨天晚上十点多,海航内部签发了一条书面通知,签发人变成了陈峰。

在海航,陈峰级别最高,是M16,王健位居M15。

不过在2016年年底一次事件后,陈峰淡出了海航的管理事务。这两年带领海航穿越大风大浪的,是职位比陈峰低一级别的王健。

陈峰过去两年绝少签发内部通知。没想到重新以他名义签发的集团通知,就是成立他战友和同事——王健的治丧委员会的通知。

王健的家人和朋友都处在一片悲痛之中,大家在筹备追悼会事宜。

治丧委员会主任是陈峰。委员分别是黄芳、王伟、陈国庆、吴振均和曾浩荣等人。

委员里的王伟,是王健的弟弟。王伟没有接受过媒体采访,在他呆了十几年的海南,他也是因有家生产古巴风格雪茄的公司,而为人所知。

十年前,王伟还是万达的投资者之一。

昨天有家外媒误把王首富的照片当成王健的照片刊发。王首富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在海航从一家边陲地方航空公司发展为多元化巨无霸过程中,不在海航任职的王伟,发挥了重要作用。扭腰时报说,他在幕后策划投资和设立了平台公司。

陈国庆是陈峰的弟弟,海航创新总裁陈超的父亲。他曾有家公司叫盛唐发展。

海航不是国企,胜似国企。很多业务都与高管的朋友和家人有联系。

去世前,王健在今年4月接受了中国经济周刊的采访,他说:

做企业很难,好也不行,坏也不行。好,有人来抢你,坏,有人害你。别人来害你、抢你。你给不给?你告诉我怎么办?

去年风口浪尖之际,海航曾声明:海航集团由海南省慈航公益基金会、Hainan Cihang Charity Foundation Inc.、12名自然人及海南航空间接拥有。

陈峰和王健是最大自然人股东,分别持股14.98%。

当时声明称,所有股东都承诺自己离世后,向基金会捐赠其所有股份。王健说:“给儿孙留下钱,恐怕就是祸害”。

未料一年后,他意外离世。其个人股份去向,还未宣布。

2

彭博社曾说,海航是一家让世界担心的中国神秘公司。

海航的LOGO——HNA ,则被人诠释为“好(H)牛(N)啊(A)”。

但过去大半年,这家“好牛”的公司走下了神坛。其处理资金链危机的过程,堪称世界商业史上最惊心动魄的一幕。

海航在全球有34家上市公司,总资产超过1.2万亿元。这些资产超过一半,是海航在2015年7月到2017年5月间收购而来。

海航花费400亿美元,将英迈、希尔顿酒店和德意志银行等多家欧美知名企业收入囊中。

凭借这些收购,海航将在2018年的《财富》五百大榜单中轻松跻身前100位。

2015年首次上榜时,海航位列第464位。世界商业史上,还没有哪家公司如此短时间实现如此大跃进。这过程中,跟政府支持是分不开的。

王健生前的目标是在2025年前,海航要进入世界500强的前10名。

但就在海航登上巅峰之际,政商环境急剧变化。有媒体报道说,海航的债务高达900亿美元,面临年利润不足以还贷款利息的困境。

海航骤然从买买买模式,切换到卖卖卖模式。王健雄心勃勃的十年跻身世界五百大前十名的梦想,戛然而止。

自2017年底起,海航开始了一系列挥泪大甩卖。从海口大英山CBD到香港办公楼和地块,再到纽约、伦敦、芝加哥等地的众多物业,均被相继出售。

2018年以来,海航已出售境内外地产项目共计近400亿元。有朋友告诉兽爷,王健4月份还跟北京万科董事长刘肖、及融创孙宏斌谈过整体出售地产业务。

海航的地产板块是最大的造血机器之一,但发展缓慢。2014年,海航地产的销售额就达到175亿,到了2016年底仅剩下100亿了。2017年,这块业务甚至下滑到了80亿。

之所以卖地产资产,王健自己的解释是:地产有很大的周期性,这个周期要来了,而且会来得很快。

2008年1月23日,在海航年度工作会议上,王健提出全面战略转型。接下来三年,力促海航进行人员转型、企业转型、瘦身健身三大转型。他说:

海航转型真正含义就是肩负起推动中华民族文明复兴、文化复兴的历史使命。

18年过去,兜兜转转绕个大圈,王健又回到了原点——多元化战略变成了专注主业。

《了不起的盖茨比》里说,我们一直划桨,与波浪抗争,最后却被冲回我们的往昔。

3

上月有消息传出,中国政府、特别是海南政府同意帮海航筹集资金。这让海航有喘息之机。

海航和海南,二十多年来一直同呼吸共命运。

但海航实际意义上的一号人物突然离世,正值海航庞大债务问题有所缓解之时。他的离开,对海航意味着接下来的内部管理压力将剧增。

海航内部有个潜规则,陈峰用过的人,王健不会再用。现在的管理层里,只有首席执行官张岭做过陈峰的助理。其他除了几个最初创始人外,都是王健一手提拔起来的。

这一直是家山头林立、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公司。有朋友曾说,海航最大问题不是债务问题,也不是决策问题,而是豢养了数以万计的青年官僚。

这家成长快速的民营企业,没来得及消化掉英迈、希尔顿这样的优秀资产,却沾染满身国企富贵病。

所以知乎上有个热帖:你为什么从海航离职?

不过在外界看来,海航的格局是中国大公司从来没有过的大格局——双寡头模式。陈峰主外、王健主内,王健则在一次海航内部会议上这样解释:

我俩坐在这看似是两个人,实际上是一个人,所以大家别把我们看成两个人。

王健讣告发出后,财经杂志刊发了哈佛商学院教授柯伟林的专访。柯伟林说:

我不认为任何一个取得像海航那样的成功的企业是疯狂的。只是对于任何一家中国企业而言,幸运又不幸的是,中国的政策没有细节差异,通常政策转向都是一刀切。

和王首富、吴小晖和伊利潘刚一样,海航的老板们也都喜欢去哈佛商学院。

4月份接受记者采访时,王健还说过一句话:

海航经营这25年,如果说攀附任何一个权贵,海航也不可能活到今天。你看那些攀附权贵的企业,有活着的吗?

说到这里,王健突然坐直身子,身体往前倾,手用力一摆说:不可能!

两个月后,他在法国意外离世,留给后人满腔惊愕与叹息。

作家麦家曾经写过一个心酸的故事,结尾很淡地说了句话:

人的一生,总是要找到一种平衡关系。忠贞的人,会得到忠贞;勇敢的人,也是用勇敢结束。你被什么驱动,什么就是你的命。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兽爷|海航非常48小时》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