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老乡,房价涨都是为了你们​好” | 顾子明

2020-09-22

1602年,荷兰。

14家经营东印度贸易的荷兰公司,为了避免内部的商业竞争,获取超额的利润,联合搞出了世界上第一个垄断同盟,荷兰东印度公司。

2020年,河南。

前几天,几十家房地产企业为了避免内部的商业竞争,获取超额的利润,开了一个圆满胜利的大会,各方在保房价上取得了重要的共识,降价“对社会每一方都是伤害”。

各位大佬歃血为盟,表示谁也不先降价,甚至还在商会公众号发布了,题目为“稳地产,不带头降价,河南房企掌门人发声”的文章,算是大家一起纳了“投名状”。

文章挺长,总结成几个字就是:河南老乡,涨价都是为了你们好。

忽悠也就算了,不得不慨叹,房地产企业真心是全国素质最低的高利润行业,一群身价打底几十亿的老板么们,不仅手拉手一起违反了反垄断法,还明目张胆的通过公众号发布了出来。

继续阅读““河南老乡,房价涨都是为了你们​好” | 顾子明”

谁还不是个有故事的网红 | 杨乃悟

2020-09-22

 

疫情期间,杭州天堂伞公司经常收到莫名其妙的信息,不少人要求善于做格子伞的他们,做JK制服。这家公司顺应要求,据说卖得不错。

 

JK就是日本女子高中的制服,今年火遍了国内少女圈。

 

前几天,在微博、小红书、B站有三百万粉丝的Vier维都发布了自己穿JK的视频,虽然已经38岁了,弹幕里还是挤满了围观的直男。

 

中国的一线大城市里,有不少谜一样的女性,千变万化的她们只有一个共同点:

 

你永远不知道她们靠什么赚钱。

 

继续阅读“谁还不是个有故事的网红 | 杨乃悟”

舍身祭旗的民粹,无法回头的历史 | 揭道办

2020-09-22

伴着窗外的夜色,喝一口没有冷藏的芬达,又到了一天中最为放松的时刻。

主任我坐在键盘前,和我的读者朋友们聊聊天。

民粹的力量有多大呢?其实没有多大。

稍有常识就能看出来,人的力量来自组织,千夫诺诺,不如一士谔谔,一万个人在美国的街头搞免费提货大酬宾,对美国体制的破坏力,也没有一个警察局起义来的大。

搞事情是需要人组织起来的,分工要明确,环节要周全,计划要充分,预案要完备。

就一伙人,无组织无纪律,说干就干,说句难听的,够吃几个枪子的?

终究舍得一身剐,也不可能把皇帝拉下马嘛。

继续阅读“舍身祭旗的民粹,无法回头的历史 | 揭道办”

澳大利亚的多米诺骨牌 | 叶主任

2020-09-22
汉川之民,户出十万,财富土沃。
 
汉中,自古以来,就是农业发达的地区。
 
在以农立国的古代,优良的农业条件,是成就霸业的根基。这就好比,在大航海时代以来,以工业产品贸易立国的今日,良好的区位条件,是发家致富的根本。
 
一个再烂的模式,到了沿海地区,都能够干的和花一样。
 
放到贵州,就不行了,就要出独山县。
 
蜀汉据有汉中,不管是从政治意义,还是经济意义,还是军事意义上来说,都是重大利好,从政治上来说,自命为汉室宗亲的刘汉集团,再次占有了先祖刘邦的龙兴之地。政治上的意义是巨大的。
 
从经济上来说,产粮区和几十万农业人口,这不是一个小财。

继续阅读“澳大利亚的多米诺骨牌 | 叶主任”

印度到底行不行? | 饭统戴老板

2020-09-22

作者:周雪玲

编辑:李墨天/张纬杰

支持:远川研究所国际组

1962年10月,对印自卫反击战爆发。在西山口的战斗中,一位名叫庞国兴的解放军战士因追击过快,与主力部队失去联系。寻找主力部队途中,庞国兴遇到了八班副班长周文轩和六班战士王世军、冉福林,四人索性临时组成战斗小组,继续作战。
沿着公路追踪,四人小组又遇到了另外三名行进中的中国士兵。接着,七人对一处印军炮兵阵地发起突击,没想到印军丢下装备直接逃跑。庞国兴、王世军、冉福林三人继续沿公路追击,又突击了约500米远的第二处炮兵阵地,印军炸毁四门大炮后,再度逃跑。
随后,王世军推举庞国兴担任三人战斗小组组长,三人继续在森林中游击,又与163团部队一起,攻占了另一处炮兵阵地。
两天多的时间里,庞国兴三人穿插印军纵深十五里,进行五次战斗,攻克两处印军炮兵阵地,击溃印军一个炮兵营,缴获各类装备若干。在后来的作战报告中,庞国兴写了这样一句话:敌人非但不投降,还胆敢向我还击。
对印作战结束后,庞国兴被国防部授予“全国战斗英雄”称号,受到多位领导人接见。遗憾的是,1965年9月,年轻的庞国兴在一次军事训练中不幸牺牲,年仅25岁。庞国兴留下的这句“非但不投降”,却在一定程度上概括了日后几十年,中国网民看待印度的主基调。
从1965年打得人家差点迁都开始,很多中国人眼中的印度就一直是那个制度弊病缠身、宗教遗毒难除的魔幻大国。

继续阅读“印度到底行不行? | 饭统戴老板”

老爷是老爷,孙子是孙子 | 风响林间

2020-09-22

 

上一篇【关于权力的文章】发布后,不少读者问,题目是赵本山,内容却是西门庆,题目跟内容有什么关系?

在文末,我写到了西门庆构建的权力之树,这样的树长遍了千里江山,赵本山就是其中的一棵。

大宋朝的清河县都知道西门庆厉害,那几年里,大东北也都知道赵本山很厉害。

这种厉害,是他一个铁岭人竟到大连开夜场,没人敢砸。这种厉害,是他作为门外汉玩足球,一分钱不投能当董事长,指着球员的鼻子骂假球。这种厉害,是一众底层混起来的小演员,争着拜他当师父,红了也不敢自立门户。这种厉害,是他代言诸如蚁力神之类的虚假广告,同类的赵忠祥侯耀华郭德纲被抓了现行,他抖抖肩膀啥事也没有。

这种厉害,是每逢除夕夜他都在央视一号演播厅当主角,故意放出风来,说什么身体不行带病排练,医疗团队等在门外候命,要吸氧要打点滴。说什么几亿人等他戴着个破帽子出来,千呼万唤。

那些年,人人都觉得赵本山牛,牛得像是个老爷。但是,看上去是老爷的,何尝不是孙子。

继续阅读“老爷是老爷,孙子是孙子 | 风响林间”

“老司机”黄磊的传说 | 万小刀

2020-09-21

一、

 
2008年,演员黄小立赴台湾拍戏,偶然看到台媒爆出王菲又怀三胎,既纳闷又羡慕地说:“大陆一胎化,黄磊只能生个女儿……”
身为国家一级演员,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的黄小立,觉悟当然没有这么低。早在儿子黄磊小时候,黄小立的思想就很前卫了。
黄磊八九岁的时候,调皮得很,如果不是有地球吸引力掣肘了他,他的脚根本都不带沾地儿的。
那时候,黄磊跟父亲住在中央实验话剧院(今中国国家话剧院),天天净想着怎么干坏事,甚至达到了“狗都嫌”的地步。
邻居在教育自家孩子时,甚至都会说:“你可千万不能再淘气了,要不然将来就会变成黄磊了!”
儿子成了“反面教材”,黄小立不以为意。他甚至还会跟儿子一起恶作剧,拿丝袜套别家小孩的头上……
这是发生在80年代初的事。在那个年代,这样跟着儿子一起“疯”的父亲,估计屈指可数,其思想前卫可见一斑。
兴许是黄小立职业使然,开明的教育方式为黄磊的童年描绘出明朗的人生底色。
可人终究是有私心的,黄小立就曾为了一己“私欲”,对儿子做了一次恶作剧。
 

继续阅读““老司机”黄磊的传说 | 万小刀”

赵本山和范伟恩怨始末 | 万小刀

2020-09-21

图:赵本山和范伟   文:宅少

一、
 
1989年,赵本山的《老有少心》本来要上春晚。排练时一位领导看罢,觉得东北话太多,希望把本山换掉。本山哭笑不得,你把我换了,那还演个毛线?于是就没上成。
结果没多久,黄宏的《超生游击队》火了,东北话就此走红。第二年春晚,《老有少心》紧急上马,改名《相亲》。
 
《相亲》登上春晚,成为铁岭乃至辽宁文化史上的一件大事。这不仅拉开了本山横霸春晚20多年的序幕,还给东北笑星们指了一条明路。看见《相亲》和赵大叔成功的光彩后,东北两位曲艺演员跳槽到小品行当。
一个是说相声的范伟,一个是被誉为“小郭兰英”的高秀敏。多年后,他们如愿在春晚舞台上圈粉,跟着本山一起《卖拐》《卖车》。

「2001年《卖拐》」

 
2001年,《卖拐》火爆春晚。也就是那年,赵本山跟着高秀敏去看剧场二人转,看完张小飞演出,当场收其为徒,并且砸下巨款,搞了个“本山杯二人转大赛”。
 
同年,范伟跑到北京,在张一白《开往春天的地铁》里演了个小配角。
 
这两件毫不相干的事,一方面凸显出本山、范伟截然不同的来处,另一方面,又为日后两人的情感崩裂埋下伏笔。它们衔接过去,又揭示未来。它们是本山、范伟两条前进道路上最具代表意义的两个方向坐标。
 
那注定是两条不同的人生路。

继续阅读“赵本山和范伟恩怨始末 | 万小刀”

美国的借刀杀人 | 牲产队

2020-09-22

市场观察人士广泛预计,富时罗素在本月的年度审议中将同意把中国债券纳入其WGBI指数。

例如渣打银行就预测中国债券被纳入WGBI的几率高达80%。

从高盛的发言中:

如果中国政府债券本月被富时罗素纳入其全球政府债券指数(WGBI),将有望吸引1400亿美元的新资金流入中国债市,从而为人民币提供进一步的支撑。

这则消息,看上去是人民币国际化再进一步,实则是糖衣炮弹,使得很多人沉溺在美国人给我们营造的“中必胜”的氛围之中。

短期来看,资金流入咱们中国,是一件好事,可是我们要更深层的去思考,美国人为什么要这么大方给咱们中国这样的好处?

在中美博弈中,美国人开的跨国公司,采取这样“亲中”的行动,到底安好心了吗?

在队长我看来,渴望把中国债券被纳入WGBI的美国人,居心叵测。

这1400亿美元流入中国,对我们来说,短多长空。

继续阅读“美国的借刀杀人 | 牲产队”

都市圈城市群时代,中国青年的爱与愁何去何从? | 新潮沉思录

2020-09-22

文 | 飞剑客

最近,恒大的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庄严宣布中国已经进入都市圈城市群时代。好,标题让人很有精神。任先生自从进了恒大以后,一直都从宏观经济上为一个负债近两万亿的地产企业的卖房事业破局,本职工作是宣传,可谓尽心尽责,先是大力鼓吹全面开放生育,后是新基建,前者是忧虑日后接盘的人不够了,这和工薪族养老金短缺的恐慌是同调的,后者是建筑公司分羹的本能。两者齐出,不利好于地产,是不可能的。

 

有意思的是,在论述城市群历史趋势不可阻挡的时候,任先生提到了过去几十年,中国区域国土规划长期存在两派之争:一个是计划经济余毒的“小城镇派”,一个是市场要素驱动的“大城市派”。最后中国区域国土发展战略逐渐定调,明确发展城市群为主体,两派之争才落下帷幕。

 

继续阅读“都市圈城市群时代,中国青年的爱与愁何去何从? | 新潮沉思录”

隔音不好 | 瞎爷

2020-09-22

早上醒得早,站在阳台上看天光。

 

远处透过层楼叠嶂,能看见澳门的葡京酒店,我每次看见,总觉得有点儿像古代的盔甲武士。

 

脑海里不知道为什么想起来毛诗里那句:万类霜天竞自由。

 

万类,我们都是万类之一。又莫名想起鲁迅的一句话:蚂蚁牛羊才成群结队,狮子老虎都是独来独往。

 

然后又想起句话来:从众者庸众。

继续阅读“隔音不好 | 瞎爷”

富婆都是狠角色:情欲的解读和运用 | 陆拾一

2020-09-23

陆拾一 LUSHIYI

《富婆都是狠角色:情欲的解读和运用

Part.1

我不擅长也不喜欢写婆媳的鸡毛蒜皮、男女的斤斤计较、爱恨的要死要活……

 

这个公众号的情感话题的确很多,但重点不是传达某个故事,而是通过故事想要分享的思维重塑。

 

今天的文章接着昨天的文章,继续聊。我依然慢慢写,你慢慢看。

 

曾经,女性的现实是一种不被认可的特质。何为现实?百度百科的解释:客观存在的事物或事实解释。

 

一个女人没钱,却只想找富豪,就被解读成现实,但这恰恰不现实。一无是处的她,凭什么找?

 

你月薪三万,不选择月薪一万的异性,这是现实,基于两个人的客观差距。

 

恕我直言,正常的聪明人,都是现实的。不排除也有一些聪明人不现实,她可能受环境、年龄、经历所影响。

 

如今三十几岁的我,是现实的,但18岁的我是梦幻的。18岁的年纪、当时我所在的环境、以及自我的经历,都不足以让我接触、理解、吸收现实。

 

如果人生只有客观存在的现实,这又不现实了。听起来有点绕,容我解释一下。

 

继续阅读“富婆都是狠角色:情欲的解读和运用 | 陆拾一”

[STS8.1]testStagefright_bug_110435401 and testStagefright_bug_68664359

问题描述

CtsSecurityTestCases
android.security.cts.StagefrightTest#testStagefright_bug_110435401
android.security.cts.StagefrightTest#testStagefright_bug_68664359
java.lang.AssertionError: operation not completed within timeout of 60000ms

继续阅读“[STS8.1]testStagefright_bug_110435401 and testStagefright_bug_68664359”

[VTS10R4]VtsHalWifiSupplicantV1_2Host

问题描述

VtsHalWifiSupplicantV1_2Host
VtsHalWifiSupplicantV1_2Host#SupplicantStaIfaceHidlTest.StartDppEnrolleeInitiator(default,default,default,default,default)_64bit
VtsHalWifiSupplicantV1_2Host#SupplicantStaIfaceHidlTest.StartDppConfiguratorInitiator(default,default,default,default,default)_64bit
VtsHalWifiSupplicantV1_2Host#SupplicantStaNetworkHidlTest.SetGetGroupMgmtCipher(default,default,default,default,default)_64bit
VtsHalWifiSupplicantV1_2Host#SupplicantStaNetworkHidlTest.EnableSuiteBEapOpenSslCiphers(default,default,default)_64bit
Fail:
hardware/interfaces/wifi/supplicant/1.2/vts/functional/supplicant_sta_iface_hidl_test.cpp:407
Expected equality of these values:
  std::cv_status::no_timeout
    Which is: 4-byte object <00-00 00-00>
  wait(SupplicantStaIfaceHidlTest::DppCallbackType::EVENT_FAILURE)
    Which is: 4-byte object <01-00 00-00>

继续阅读“[VTS10R4]VtsHalWifiSupplicantV1_2Host”

[STS11 R0-202007]android.security.sts.Poc18_06#testPocCVE_2018_9409 fail

问题描述

Suite / Build (R)11 202007StsHostTestCases

android.security.sts.Poc18_06#testPocCVE_2018_9409

Fail:

com.android.tradefed.device.DeviceUnresponsiveException: Attempted shell (vndservice) &gt; /dev/null 2&gt;&amp;1; echo $? multiple times on device 055552502L000912 without communication success. Aborting.

继续阅读“[STS11 R0-202007]android.security.sts.Poc18_06#testPocCVE_2018_9409 fail”

[CTS10R3][MT6771]android.video.cts.VideoEncoderDecoderTest#testAvcOther0Qual0320x0240 fail

问题描述

[CTS10R3][MT6771]
CtsVideoTestCases
android.video.cts.VideoEncoderDecoderTest#testAvcOther0Qual0320x0240
fail:
junit.framework.AssertionFailedError: rms error is bigger than the limit [1.705549439004595, 1.7481510867834686, 45.12865402872597, 45.55498948157783, 22.659392092463555, 12.045954830472251, 36.54067065917403, 21.267713558349428, 9.689990540071062, 6.778597281968527, 32.54079661662333, 9.445533041837525, 18.634087700889584, 6.7517520359944765, 20.300935747453178, 17.36366100029983, 46.599351736072705, 15.336949935803185, 17.07504797455437, 4.151855140911242] vs 20.0

這個是cache 機制差異的問題
6771 少了 HW access 後的invalidate ,這個測項後面接的是google SW codec 才會機率性fail

继续阅读“[CTS10R3][MT6771]android.video.cts.VideoEncoderDecoderTest#testAvcOther0Qual0320x0240 fail”

[CTS/VTS10R4]android.location.cts.GnssMeasurementValuesTest#testListenForGnssMeasurements

问题描述

CtsLocationTestCases
android.location.cts.GnssMeasurementValuesTest#testListenForGnssMeasurements
Fail:
junit.framework.AssertionFailedError: Failing tests are:
(Test: FAIL) Used Svs with no Meas: [GNSS_L1.5.19, GNSS_L1.1.3, GNSS_L1.3.2, GNSS_L1.5.1]

继续阅读“[CTS/VTS10R4]android.location.cts.GnssMeasurementValuesTest#testListenForGnssMeasurements”

[VTS10R3]VtsHalSensorsV2_0Target#SensorsHidlTest.FlushSensor(default)_32bit fail

问题描述

VtsHalSensorsV2_0Target
VtsHalSensorsV2_0Target#SensorsHidlTest.FlushSensor(default)_32bit
Fail:
hardware/interfaces/sensors/2.0/vts/functional/VtsHalSensorsV2_0TargetTest.cpp:730
Expected equality of these values:
  callback.getFlushCount(sensor.sensorHandle)
    Which is: 0
  expectedFlushCount
    Which is: 5

继续阅读“[VTS10R3]VtsHalSensorsV2_0Target#SensorsHidlTest.FlushSensor(default)_32bit f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