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聊华为 | 岱岱

继续闲聊体,继续信笔由缰。

今天聊一聊华为


关于华为的政治背景,是国外攻击的最多的,特别是孟公主出事后,而华为一直对这方面很划清界限。

在华为总部的宣传长廊上,有华为老任和重要领导人的合影,如94年长者的接见,96年朱相的视察,01年领导外访点名老任随访,这些都是公开新闻报道过的,没得否认。

然而,这都算是华为渐渐坐大之后的正常政商关系,不是外媒的阴谋论。

继续阅读“小聊华为 | 岱岱”

历史进程中的科创板 | 顾子明

从去年12月阿根廷G20会议后,我开始了一系列的“新基建”文章,从投资、股票、房地产甚至虚拟货币等不同的角度,描绘了一波如何跟着“新钱”们上电梯。

随着昨天,上交所受理9家科创板企业,科创板问世在即,我想,也应该对这个新基建系列文章,做一个阶段性的总结了。

我对科创板的定义,和雄安类似,是80年代的深圳和90年代的浦东,虽然目前看起来“平平无奇”,但是却肩负着历史的使命,因为这里将是中国新一轮改革开放的发动机。

继续阅读“历史进程中的科创板 | 顾子明”

响水往事 | 人民路56号

1

尘世间的人与事,最怕比较。

外省人看,江苏富得流油。可江苏分三块,苏南、苏中及苏北,彼此瞧不上,苏南最富、苏中最阔、苏北最穷。

江苏没有国家级贫困县,省级贫困县则有12个,还都是集中在苏北,其中淮安3个、徐州2个、宿迁3个、连云港2个、盐城2个。

苏北人野得很呢,爱折腾,秦汉之际尽出风流人物。

比如:刘邦是徐州人,项羽是宿迁人,韩信是淮安人,连云港和盐城在古代跟徐州和淮安混,没啥大牛。

今次不提连云港,单聊盐城。

继续阅读“响水往事 | 人民路56号”

兜兜转转 | 瞎爷

01

今天是周日。夜里下了一夜小雨。清晨起来,很清爽。

估计有人会想起杜甫的春夜喜雨,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其实,在南方,因为雨水多,很多人未必就喜欢雨,因为太潮湿。

环境造人,很多时候,所谓的感同身受,其实是一个很虚妄的词。

就像中戏的蔡伊珊珊老师在微博写的那样:

继续阅读“兜兜转转 | 瞎爷”

我为什么始终反感趣店 | 衣公子

都说马云大器晚成。

假的。

同一代的互联网新贵马化腾、丁磊们,鲜衣怒马,20几岁坐拥几亿身价。比较之下,马老师35岁才创立阿里巴巴,40岁左右才出成绩,是有一点晚。但是很多人忽略了,老师时代的马云是“优秀青年骨干老师””,学生时代的马云不仅担任学生会主席,而且英语卓绝,是杭州城小有名气的翻译。这才有了被浙江省政府聘为翻译,在西雅图接触互联网的序幕。他一直都很成功,在每一个身份里力争做到最好。

几天前任正非接受采访,也说道,即使自己不创立华为,去养猪或者卖豆腐,也会成为养猪大王、豆腐大王。

继续阅读“我为什么始终反感趣店 | 衣公子”

房地产税、出访、埃航与美联储 | 顾子明

周末,集中回答一下近期大家提的几个零散问题。

首先,是3月20日,国家财政部发布2019年财政部立法工作安排,今年的立法工做安排中并未提及房地产税,很多人都开始叫嚣房地产税的立法要凉凉了。

对此,简单一句话就解决了:房地产税的立法是由全国人大负责的。

如果准确一点,负责单位是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下属的预算工作委员会。因此,财政部不提反而意味着加速了,因为他的工作有可能已经结束。

继续阅读“房地产税、出访、埃航与美联储 | 顾子明”

小道八卦(四字女星和邪教的事)-20190323

㊙️“在别人贪婪时我恐惧,在别人恐惧时我贪婪。”

1.ww四字女星的事,没记错的话小妹前几天才说过,她就是家里的摇💰树,爸爸搞zz需要💰,大量的💰,把女儿送进娱乐圈就是为了捞💰,还要把另外一个女儿也送进圈。

大家永远要记住,资源从来都不是大风挂来的。

继续阅读“小道八卦(四字女星和邪教的事)-20190323”

敢问是何方道友在此渡劫? | 吴阵雨

说好的孵化28家世界五百强呢?

两年多股价暴涨了70倍,港股上市公司鼎益丰因为涉嫌操纵股价,前天被香港证监会调查了。

这是一家业务范围广泛的公司,做投资理财,生产CPU芯片,还开办了杂志社,在东北长白山下有一处旅游地产,深圳梧桐山里,还有一个高级禅修会所,此外他们还卖过法力加持的家具,养生功能护肤品。

被调查的原因很简单,一直亏损的上市公司股价却一直在暴涨。

这家公司最核心的资产,是道士出身的董事长隋广义,法号万明子。

继续阅读“敢问是何方道友在此渡劫? | 吴阵雨”

你是我每个清晨醒来的唯一的理由 | 瞎爷

今天是周六。再过一个周,就是愚人节了。然后再过一个月,就是五一和清明节了。再然后,猪年的一半没有了。

日子就是这样,掰着指头一算,妈的,逝水流年。

逝水流年梦已遥远 – 逝水流年

宋朝诗人杨万里有首春晓诗,是这样说的:

一年生活是三春,二月春光尽十分。

不必开窗索花笑,隔窗花影也欣欣。

继续阅读“你是我每个清晨醒来的唯一的理由 | 瞎爷”

我喜欢的小黄文 | 叶三

我喜欢读小黄文超过看视频。

启蒙,应该是初三那年在物理课上读《水浒》,读到西门庆故意把筷子掉地上弯腰去捡,顺便握住潘金莲的脚,那香艳缠绵,不禁魂为之夺,不惜被老师轰到教室门口罚站。过几年读到了全本《金瓶梅》,魂魄才算归位。后来看多了,才知道《金瓶梅》的性描写其实不怎么样,除了姿势多也没什么太新鲜的,动不动就“达达”。

继续阅读“我喜欢的小黄文 | 叶三”

富二代还是能打的 | 混沌天涯客

01

世界上有许多根深蒂固的偏见,来自想当然。比如西门庆和武大郎这一对连襟,武大郎常被认为是老实、忠厚、善良的人;西门庆则是嚣张跋扈、无恶不作的典范。

其实,无论是《金瓶梅》还是《水浒传》,在描写武大郎时,都用了颇耐人寻味的话。

武松打死老虎,到县里当了都头,意外在街上碰见了哥哥,一年多不见,武大郎对弟弟是又怨又想。

“我怨你时,当初你在清河县里,要便吃酒醉了,和人相打,时常吃官司,教我要便随随衙听候,不曾有一个月净办,常教我受苦。”“我想你时,我近来娶得一个老小,清河县人不怯气,都来相欺负,没人做主,你在家时,谁敢来放个屁。”

继续阅读“富二代还是能打的 | 混沌天涯客”

哈萨克斯坦,曾经被“贱卖”的国家路在何方? | 404厂

“我仍将和你们一起,国家和人民的关切仍然是我的关切。”

2019年3月19日晚间,执政三十年的哈萨克斯坦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通过电视向全世界宣布辞去总统职务,但留任执政党“祖国之光”党主席和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65岁的哈萨克斯坦参议院议长哈斯穆卓玛尔特•托卡耶夫将在明年3月大选前代理总统。

第二天,哈议会通过宪法修正案,宣布首都阿斯塔纳更名为努尔苏丹,以向“开国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致敬。

在2019年的这个春天,地处欧亚大陆最中心的哈萨克斯坦再次成了国际瞩目的焦点。

继续阅读“哈萨克斯坦,曾经被“贱卖”的国家路在何方? | 404厂”

叶落知秋丨闲聊”广佛一体化“ | 岱岱

“广佛一体化”这事,由来已久。

从宏观大背景看,广佛同城种种利好。

广州佛山文化同源,都是正宗的岭南文化,都是一群吃货,一群喝个早茶能从早上喝到晚上的吃货。两个城市地理位置又接近,有多近呢?用学者的话说,就是在国内乃至世界上,几乎没有两座人口超过百万的大城市相距如此之近,用广州人的话说,就是广州南站离佛山太近了,所以又叫“佛山东站”

文化同源,地理位置又近,加上广东当年搞的是”前店后厂“的路子,广州空海经济发达,佛山加工制造业突出,两者产业又是互补,种种有利因素,因此,广佛同城的概念,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就被非正式的践行了。

从具体发展轨迹看,广佛一体化也挺顺利。

继续阅读“叶落知秋丨闲聊”广佛一体化“ | 岱岱”

华为的野望 | 顾子明

在就前不久的AWE上,余承东还表示,华为不会做传统电视,永远不做家电智能硬件,不会和传统家电企业竞争。

而今天大量媒体报道,华为将在下个月推出电视产品,采用了50吋和65吋的屏幕,并且会有双摄的设计。规划一年销量达到1000万台。

嗯,真香…….

< 继续阅读“华为的野望 | 顾子明”

谁说东北商业不行了? | 王朴石

商人的乐园牡丹江

2005年,牡丹江张广才岭的“超越森林公园”悄无声息地动工。这里原本是牡丹江军马场,我军第一个军马场。

“超越森林公园”的“超越”二字来自主人曹波的两个儿子——曹超和曹越,曹波和他妻子齐桂玲分两次获得牡丹江军马场3325亩土地的承包经营权。

2006年,曹波申请在承包的林地上建设旅游区:

用于野生动物驯养和繁殖。

继续阅读“谁说东北商业不行了? | 王朴石”

苟且,以及苟且的理由 | 瞎爷

01

前几天王思聪和花千芳在微博上掐架,花千芳说学英语没有用,固然是他的鄙陋,但王思聪骂他9102年了还没出过国的low逼,也自然是有钱人的傲慢。就像有人怼他说的那句话:给你换个爹,你可能出个省都难。

这句话,很容易让人想起何祚庥院士当年说的那句话:谁人你投生在中国呢!

其实,投生在中国,未必是原罪,要看你投生在什么样的人家。

就像我昨天看到的有人采访王朔,王大爷张口就是我们出生在部队大院,从小看的是什么什么书,哪像你们那些low逼…….

托生这件事,也有鄙视链。

继续阅读“苟且,以及苟且的理由 | 瞎爷”

韬光隐晦五十年:夹着尾巴的崛起 | 李墨天

1894年,美国的工业总产值第一次超过了英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

之前的50年是美国飞速发展的50年。南北战争结束后,美国已经成为领土超过900万平方公里的大国,诞生于欧洲的铁路、电报、汽船、炼钢等技术在美国迅速普及。而随着一批又一批来自欧洲的移民涌入美国,这片广袤的北美大陆成了资本主义完美又残酷的试验场,摆在美国面前的是一幅无比繁荣的图景。

1894年,大洋彼岸的英国似乎岁月静好。那一年的伦敦流行着三样东西,维多利亚风格的蝴蝶结、冒着浓烟的烟囱,还有马粪——作为交通运输的生命线,数以万计的马匹生活在这个全世界最繁华的城市,一匹马每天制造7到16公斤的粪便,泰晤士报在那一年预测,到1950年伦敦每条街道都会堆起3米深的马粪。

但日不落帝国在1894年还有更多比马粪值得忧心的东西,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在圣彼得堡即位,而德皇威廉二世也接过了俾斯麦的遗产,跃跃欲试着为德意志寻找“一个太阳下的位置”。在翻过了那个由共产党人、立宪政府和一个个伴随人头落地的王冠组成的壮丽章节后,欧洲大陆从未像现在这般诡谲多变。

同样在1894年,约翰·皮尔庞特·摩根(John Pierpont Morgan Sr.)成为了“J.P摩根公司”的掌舵者,在父亲和合伙人相继去世后,57岁的摩根将指挥这艘巨轮完成一条跌宕又光辉的航线。这个日后富可敌国的财团家族将用接下来的一个世纪证明:人运、族运、财运,都取决于国运。

巨富的帝国在起航,但时代繁荣的长袍下却藏着无数的虱子。堆积如山的社会问题、司空见惯的法治腐败、间歇爆发的经济危机和极端尖锐的贫富差距仍然困扰着这个年轻的国家。美国人自己清楚:所谓的最大经济体,无论如何也算不上“强大”,组成它的是贪婪的华尔街、贫困潦倒的人民和毫无作为的联邦政府。

在1894年之后的五十年,是美国韬光养晦的五十年,也是夹着尾巴崛起的五十年。

 

继续阅读“韬光隐晦五十年:夹着尾巴的崛起 | 李墨天”

王思聪大战花千芳,我们该不该学英语? (全)| 万小刀

本文发在万小刀公号被删,因为其中有一段敏感,现在修改后发小号,敏感内容已去掉了。(已补全删除部分)

有些人没看完就来反驳我,说英语很重要,但是我有说英语不重要么?评论之前,最好看完。

-1-

 

我高考英语56分,这一直是我津津乐道的一件事情。

为毛呢?

继续阅读“王思聪大战花千芳,我们该不该学英语? (全)| 万小刀”

Google 再被罚! | 屠敏 CSDN

两年之内,接连被罚三次,累计 93 亿美元,Google 的“霉运”能就此停留在昨日吗?

用「树大招风」一词来比喻今天如 Google 之类的大厂遭遇似乎最是恰当不过。日前,欧盟委员会针对 Google「滥用在线广告主导地位」的违法行为再次开出 16.9 亿美元(人民币 113 亿元)的罚单。

继续阅读“Google 再被罚! | 屠敏 CSDN”

人性分析:出轨与情欲背后的秘密 | 陆拾一

 

 1 

读者常常会说说自己的故事,然后提出一个问题——他渣男吗?

他忠诚吗?

他是不是没良心?

女人总是妄图知道对方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好就是好,坏就是坏,可人这种生物吧,大多是不好不坏,好坏参半,实在是难以分析出一个单项结论。(事件也是如此)

个人觉得这样的问题没有实际意义,没有一成不变的好人或坏人。或者说,在第一个情景下,他是坏人,有坏的胆量。但如果把情景放大,他又不敢坏,成了一个好人。

什么意思呢?

分享几个真人故事(为保隐私均化名)。

继续阅读“人性分析:出轨与情欲背后的秘密 | 陆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