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文在寅互撕为了什么? | 顾子明

随着G20之后,中美之间再一次阶段性的缓和,日韩冲突吸引了全球的目光,自日本七月初宣布对韩国半导体材料制裁以来,日韩两国冲突不断,而今天晚间,日本更是拒绝了韩国的谈判请求。

这一场的自二战以来日韩两国最大的撕逼,让很多人难以理解,为啥美爹的两条狗自己先咬了起来呢?

原因其实很简单,大家都有选举的压力。

继续阅读“安倍文在寅互撕为了什么? | 顾子明”

来生别再做山东的驴 | 郝大星

扒皮的生意经

几天前,东阿阿胶发布了半年报预告:预计净利润2亿元左右。

今年一季报的时候,东阿阿胶的净利润接近4亿元,也就是说,二季度他们可能净亏损2亿元。

这是东阿阿胶上市23年以来首个季度亏损。大星记得,今年三月中旬,面对去年73亿元的营收数据,董事长秦玉峰把胸脯子拍得山响:

今年营收破百亿不在话下。

继续阅读“来生别再做山东的驴 | 郝大星”

四十而立 | 牲产队

我们常说:“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其实也不全是这样。

去年,我从北京飞到温州见几个朋友,订的民宿还是前几年住的那家。

不为别的,老板人好,住的舒坦。

下了飞机,我拖着个大箱子开始找老方的身影。

没一会儿,远远地就看见一个年过四十,身形有些佝偻的男人,举着个牌子冲我的方向走过来。

他就是老方,民宿的老板。

继续阅读“四十而立 | 牲产队”

只怕各有一半 | 瞎爷

梅花邓丽君 – 君天籟之音101

我前天晚上在广州地铁上狼奔豕突,先是丢了电脑包,然后又在地铁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在警察叔叔的帮助下,在好心人的照拂下,找回了电脑包。

当时心里觉得真的是惊险,觉得很幸运,但又觉得有点圆满得不真实。

毕竟,广州是一个国际化大都市,地铁是人流那么大的地方,又是在广州东站,三教九流,人心善恶一线间……..

人到中年,对巧合、对圆满,对偶然,内心里越来越不相信,甚至是警觉,警惕了。

常常会有这样的好事,凭什么落在我的身上?我何德何能?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这样的疑问,来提醒自己。

因为人到中年,越来越知道不容易。幸运是偶然,不幸运是必然。

继续阅读“只怕各有一半 | 瞎爷”

一代反诈骗大V的陨落 | 半佛仙人

1

现在是一个人人都想成为网红的年代。很多人费尽心思要成为网红,不惜去做一些哗众取宠的事情,只要有人关注就好,人人都在反复唱着陈奕迅的《浮夸》。

当网红好呀。

只要有了名气,有了知名度(哪怕是恶名),就有了流量。

一切流量,在这个科技发达的年代,都是可以变现的。

大家都不会和钱过不去。

要成为网红,一定要有爆点。你别管这个爆点本身有多么奇怪,哪怕是屁股上有8个大屁眼子,也是爆点。

继续阅读“一代反诈骗大V的陨落 | 半佛仙人”

颠覆思维:男人出轨后,女人离不离都要考虑这几点 | 陆拾一

 1 

另一半出轨,自己到底要不要离婚?这个问题,很多情感公众号都写过,基本上99%的声音都是鼓励女性离婚。但在我这里,没有一篇文章写过这个话题。

其他平台我管不着,但个人觉得这是一件大事,我不敢妄谈。而且在整个网络环境中对出轨零容忍的情况下,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并不讨喜。

一旦说出来,很容易被读者攻击,而我越来越疲于解释,索性不写。可我收到一封很长的来信,她非常希望听听我的看法。

连续发了13天的邮件,一共27封,我决定写一写。

继续阅读“颠覆思维:男人出轨后,女人离不离都要考虑这几点 | 陆拾一”

政事堂将在这里开启新的征战 | 顾子明

本想趁着两周的读者活动正好休息几天,可是不想却吃了大礼包,也就只能在这里开启新的征程了。

这几天时间有限,就聊些简单的话题,今天跟大家聊聊国民党的初选。

韩国瑜并无太大悬念的依靠铁杆粉丝的支持,赢得了党内的初选,将与蔡英文竞争台湾地区领导人。

很多朋友开始高兴,说“两国论”的郭台铭卷铺盖走人是活该。

不过,对于政治家来说,怎么说和怎么做可是两回事儿。

继续阅读“政事堂将在这里开启新的征战 | 顾子明”

美国裂变:贸易保护为何是抱薪救火? | 奥特快 饭统戴老板

谈起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势力,知道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的人很多,知道参议员霍林斯(Fritz Hollings)的人很少。

前者是美国贸易领域的鹰派人物,冲在跨国谈判的第一线,早已被无数网文贴上了洪水猛兽的标,俨然是中国人民最讨厌的美国人之一;后者隐身在美国的立法系统里的资深政客,在国际新闻版块里找不到踪迹,但在美国国内,像他这样的人才是推动贸易保护的主力旗手。

二战后,既是吸取了大萧条时期关税战争的惨痛教训,也是为了与苏联争霸而扶持盟友的现实需要,美国政府不遗余力地推广自由贸易。然而,面对外国进口的冲击,来自产业的利益集团始终在寻求保护,他们与国会、白宫、零售商集团、新闻媒体、跨国巨头的斗争从未停止。

继续阅读“美国裂变:贸易保护为何是抱薪救火? | 奥特快 饭统戴老板”

为了东阿阿胶,这头驴要继续配种5年 | 朱十一 山河路人

2019年7月14日,上市公司东阿阿胶公布了半年报的业绩预告:

预计归母净利润为1.81亿元—2.16亿元,同比下滑75%—79%。

第二天,东阿阿胶的股民们差点集体过节。

因为这天,东阿阿胶遭遇一字板跌停。

中元节开市,真的遇见鬼了。

其实这件事,是有端倪的。

2018年,东阿阿胶公布年中报告。

在这份报告里,它调整了资产折旧规则,将种驴这个生物资产的折旧年限从五年提升成了十年,净残值率从百分之五,变成了百分之六十。

继续阅读“为了东阿阿胶,这头驴要继续配种5年 | 朱十一 山河路人”

中山经济,亡于地产 | 老蛮

(以下数据均来源于中山市统计局官网)

去年我曾经发过一篇文章,讲述广东中山,珠三角亡于地产泡沫的典型城市,引发当时中山房产中介的集体爆粗。今天在这里,我要讲述的是中山现在的境况:它是整个大湾区第一个明确走向扑街的城市。它的产业经济与消费均已陷入显著的萎缩。

在这里首先要说明的是:2017-2018年上半年,中山房地产市场经历了一波剧烈的上涨,由于横跨珠江口的深中通道在2018年初正式开工,在这个时间点前后吸引了大量外地(尤其是深圳)炒楼资金聚集,中山的房价出现猛烈上涨。2016年中山全市房价均价仅7000元左右,偏远小镇的房价维持在6000元左右。到2017年全市均价超过9000元,偏远镇区房价超过7000元;再到2018年中,伴随深中通道正式开工的消息,全市均价暴涨到14000元,偏远小镇的房价普遍过万。

继续阅读“中山经济,亡于地产 | 老蛮”

广州地铁历险记 | 瞎爷

一个人,只有离开故乡,才拥有故乡。

而异乡,作为一个哲学意义上的词汇,更多的是说一个敏感的灵魂在大地上的孤独感。在我看来,它更多的是一个属于心灵、心理学的词汇和概念。

这是个讲客体和归属感的词汇,就像我们说主观和客观那样。主观是主体的观念,客观是客体的观念。

如果在观念上融入了,合二为一了,何为主?何为客?

在我看来,客的意思就是一种生分,一个疏离,一种不融入,不论这种“客”的思维是来自主体,还是客体。

所谓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无非就是,在你曾经以为你是主的地方,你已经不是了。

因为物是人非,已经没有人认识你了。

这是前几日在北方,在故乡最强烈的一种感受。

继续阅读“广州地铁历险记 | 瞎爷”

咳血的独角兽3:财务自由诱惑下的道德塌方 | 半佛仙人

01

诺亚旗下的理财产品出事了,这不是第一次,但这次是最大的,有34亿,涉及承兴国际对京东和苏宁的应收账款抵押造假。作为当前国内规模最大的理财公司之一,千亿资产的主理人,诺亚多年来在业内一直以激进的项目和强销售驱动著称,如果你是这座城市最富有的50人之一,那么你要么已经是诺亚的客户,要么正在成为诺亚客户的路上。

诺亚的销售人员总有办法让你成为他们的客户,他们可以蹲在富豪门口几个月,只为10分钟向你介绍的机会,然后彻底打动你。

诺亚的销售能力在业内被公认为不可思议,很多机构难以卖出去的债权和劣后资产,在诺亚这边都不是问题。

这与诺亚部分高管出身保险行业(尤其是寿险)有关,保险是最强营销驱动的行业。

而诺亚掌门汪静波,我对她最深的印象是,她总鼓励别人说,怕什么,反正又不会死。

她自己也是如此,确实是个狠人。

继续阅读“咳血的独角兽3:财务自由诱惑下的道德塌方 | 半佛仙人”

掀起你的盖头来 | 郝大星

洗了俩月的澡

上个月的4日,财政部在自己的网站上说,未来一个月,他们要开展医药行业的会计质量检查,抽取了77家企业,要看他们的账本:

比如,向医生和医院进行返点等情况。

被抽到的企业包括复星医药、恒瑞医药、步长制药、同仁堂、华源三九等知名药企。看账本消息一出,当天A股的医药板块应声消失了500亿市值。不过对于上市的药企来说,几百亿是小意思。

不少媒体在报道财政部看账本新闻的时候,都在关注销售费用排名前两位的上海医药和复星医药。比如复星医药吧,去年销售费用84亿元,是研发费用的6倍。

去年8月,复星医药曾被自己的员工举报,里面就有这样一条:

存在大量请吃送红包问题。

继续阅读“掀起你的盖头来 | 郝大星”

香港流金30年:偶像们老了,我们也都长大了 | 令狐空 万小刀

转眼间,香港回归已经22年。但关于这座城的种种往事,像窗外的黄莺,时不时将我们的记忆唤醒,害我们一次又一次叹惜。今天,不妨和我们一起,举杯,怀旧。

金庸曾在采访时点名批评道:“我不喜欢他,他不懂武侠。他后来还要买我的小说拍电影,我说朋友还是做,但是小说不卖给你了,合作的事情不做了。”

能把好脾气的金庸气成这样,我们就从他开始讲起。

 

继续阅读“香港流金30年:偶像们老了,我们也都长大了 | 令狐空 万小刀”

曲非烟死后的人血馒头宴 | 六神磊磊

曲非烟,是《笑傲江湖》里一个很可爱的小姑娘。书上说她聪明伶俐,人人喜欢。看过电视剧的人很多都对这个胖嘟嘟的可爱小姑娘有印象。

可惜江湖险恶,她遭遇了不幸,被一个叫做“大嵩阳手”费彬的歹徒残忍杀害了。年轻的生命,就此逝去。

大家都非常悲痛。金庸气愤地拿起了笔,准备声讨罪魁祸首——大嵩阳手费彬草菅人命。

正要写呢,忽然旁边一阵喧闹,从阴沟里、下水道里、茅坑里探头探脑钻出来乌泱泱一群写手,向这片血泊冲过来。

“哟哟!人血馒头来啦!吃呀吃呀!”他们喊道。

他们本来正在打盹、捉虱子、随地吐痰之类,一听说曲非烟这事,裤子都不穿,一人占一块血泊,光着腚就开始写。

一个叫做“天地良心”的写手悉悉索索地写道:

“呵呵,曲非烟被害了,你们可有注意到她的父母吗?

继续阅读“曲非烟死后的人血馒头宴 | 六神磊磊”

与运气好的人为伍 | 瞎爷

01

昨晚临睡前,读到易伟发的这段文字:

以前发过一张动物寿命图。其实除了理论生命值,还有一个维度是风险暴露程度(疾病,和天敌远近,环境变化,重大事故等)才构成实际寿命。

某种程度上,这类似投资的一些原则了:行为谨慎,开朗健康,懂得保持各种安全边际,而且,活得够长,你才能首先达到平均值。最后还有一点,和运气好的人为伍。

这段文字里,有几句话,仔细琢磨,很有道理:行为谨慎,开朗健康,懂得保持各种安全边际。每一句话,都可以作为人生箴言来反复思考体味。

继续阅读“与运气好的人为伍 | 瞎爷”

富过三代得靠天 | 混沌天涯客

01

患难见知交。这是一条亘古不变的真理,尤其是在今天的商业社会,熙熙攘攘皆为利,风光时朋友一大圈,落难时见不到人影。

香港作为商业中心,不知道发生过多少起落,见惯世面的香港人,早已变得淡然,看到一个暴发户炫富,常会嘴一撇,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

在这种氛围中,当某个暴发户落难,却还能让一堆朋友不离不弃,甘愿不惜名誉与其绑定,奉献出一幕“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那这位暴发户的做人水平,堪称世间楷模了。

对于香港人来说,这种楷模少之又少,十几年来最突出的一位,莫过于毛玉萍。

继续阅读“富过三代得靠天 | 混沌天涯客”

山东大学究竟错在哪里? | 赵皓阳

(一)天下苦秦久矣

 

山东大学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其实是所有人积怨的一次集中爆发,说到底还是一个“天下苦秦久矣”的问题——大家对于外国人在中国的种种“特权待遇”,已经忍耐很久了。

比如山大学伴事件被曝光的前一天,福州一位外国留学生在街头推搡交警,暴力抗法。

但最后的结果却是写检查了事。

继续阅读“山东大学究竟错在哪里? | 赵皓阳”

笑问客从何处来 | 兽爷

这几年好多朋友退休了。年纪轻轻就把伟大事业抛脑后,一点上进心都没有。

比如杭州的老鱼。发际线还没被设为置顶模式,洗面奶用量也没我大,今年就退休了。春节前他在杭州弄了个退休趴,把我们一帮还在为幸福奋斗的中年人喊去。

不要份子钱,不蹭白不蹭。后来上桌才发现,老鱼的老板宋卫平也在。三个月前,老宋也刚过完60岁生日。

下雨不喝酒,白来世上走。那晚大家喝了不少。仿佛喝多了,对时光的推移,我们才能坦然放弃。

《半生缘》里,张爱玲说:

继续阅读“笑问客从何处来 | 兽爷”

现实的择偶观——女人!!! | 陆拾一

 1 

今天突然发现公众号可以更新了,索性写篇小稿子吧。这两天很多人在后台问我去哪了,为什么不推送?不是不想推送,是不能推送。具体的就不多说了,我也不是一个喜欢述说的人。不管多无奈的事情,自己消化得了。

工作问题导致心情不好,我就去谈了一场三天的恋爱。只有三天,我就失恋了。

在我的理解里,我拒绝对方也是我失恋。对方不符合我的要求,同样是我失恋。对方不适合我,依旧是我失恋。

总之,只要我想谈,但又没谈成,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我都觉得是自己失恋了。

我失恋了,就闹腾。

继续阅读“现实的择偶观——女人!!! | 陆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