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桂园 差点掌握核心科技 | 你包叔

中国房地产业,杨国强和许家印一样,都是枭雄式人物。他们的房子,也都充满了自我气质的嫁接。

它们非常全面充盈着两人的价值观——虽可自圆其说,但品质各有各的问题。

很多人年轻时都是看一本书,或一部电影,然后产生了代入感,伴随一生。

据说你包叔的好友兽爷小时候看了《水浒传》,就经常拿根棒子晃来晃去,觉得自己像打虎英雄武松,但不知道为什么,大人们都说:

大郎,你该喝药了。

继续阅读“碧桂园 差点掌握核心科技 | 你包叔”

加水就能跑,南阳造车咋这牛逼? | 顾子明

大概,这是中国人距离诺贝尔奖大满贯最接近的一次。

5月23日,南阳市委机关报《南阳日报》搞了一个大新闻,在头版醒目位置刊文称,“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这意味着车载水可以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

“只需加水就能行驶的汽车”……..如果报道属实,那么默默无名的南阳市,凭借着打破人类认知宇宙基石之一的热力学定律,和历史性的能源革命,不仅能够成为中国的第五大发明,还有机会一次性捧回来物理、化学、生物学、甚至和平奖等四座诺贝尔大奖。

继续阅读“加水就能跑,南阳造车咋这牛逼? | 顾子明”

青年强则国强 | 郝大星

横行20年的荒唐造车梦

在数千年的中华文明史里,河南省南阳市有一个半人对科学界产生过重要贡献。

一个是东汉的张衡,他的浑天仪和地动仪让他成为了在月球上有山头的男人,另外半个是在南阳躬耕过的诸葛亮,他发明的木牛流马据说每天能自己走15公里替蜀军运粮。

最近,南阳又成为了中国科技的中心。

两天前,南阳日报头版刊发了《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的新闻,报道称,由青年客车生产的氢能源汽车,采用氢气作为燃料,只需加水即可行驶数百公里。

当地电视台的新闻里,物理学专业毕业的南阳市领导试乘之后,竖起大拇指说了两个字:

“very good。”

继续阅读“青年强则国强 | 郝大星”

娶了12个星座的老婆 | 瞎爷

上海滩叶丽仪 – 上海滩

01

民国的时候,上海十里洋场,最繁华的去处之一是百货商店,就是今天的大商场,当时最有名的是永安百货和先施百货。

所以你看以那个时候为背景的电影、电视剧,比如《上海滩》,镜头里常常出现永安百货、先施百货的招牌。

永安百货为了招徕生意,招聘了一批美女,让美女做售货员,或者叫导购员,其实和现在的美女主播、流量明星没什么差别。

颜值即正义。她们的功能就是带货。

永安百货里,有个卖康可令笔的柜台,招聘的带货小姐尤其漂亮,号称康可令小姐。

继续阅读“娶了12个星座的老婆 | 瞎爷”

你可知道“茴”字有几种写法? | 牲产队

隔壁工位手机响了,一条微信。

几分钟过去,朋友依然懒洋洋地摆弄着制图软件,偶尔喝口茶。

我说:“喂,你手机响了。”

朋友眼睛都没睁,说:“早听到了。”

我说:“那为啥?”

朋友:“为啥不瞄一眼是吧!这是有讲究的,一有信息就回,不就暴露了正盯着手机屏幕我的状态,不就显得无事可做。一条微信,能有什么重要的事,多半是群信息。就算是正事,也该晾他(她)会儿,别人就会认为此刻你在忙,而你并不是一个孤独的人。”

我目瞪口呆。

继续阅读“你可知道“茴”字有几种写法? | 牲产队”

松下“断供”华为?背后的博弈没那么简单! | 顾子明

最近,关于“华为断供”的各种流言漫天飞舞,从美国甚至蔓延到德日等美国的盟友。

今早据《日经亚洲评论》报道,日本松下决定暂停向华为提供某些电子零部件,以配合美国针对华为发布的出口限制。

不过,就在舆论即将引爆前,松下中国紧急发布了“辟谣”声明:

继续阅读“松下“断供”华为?背后的博弈没那么简单! | 顾子明”

毒战:《破冰行动》背后的故事更燃(上篇) | 猛哥

 

背景一

 

提起汕尾,知道的人不多,说到海陆丰,那就是声名赫赫了,“农民运动大王”彭湃的故乡。

海陆丰,就是汕尾的别称。

汕尾下辖一市两县三区,其中海丰县和陆丰市即为传统意义上的海陆丰。

汕尾很穷。2017年人均GDP只有28169元,比贵州人均GDP还少。在广东省地市排名排在倒数第二名。

海陆丰更穷。广东共有五大贫困县,其中一个就是汕尾陆丰市。

继续阅读“毒战:《破冰行动》背后的故事更燃(上篇) | 猛哥”

反击美国,中国拿出了秘密武器 | 林伯虎

01:43起词汇讲解 | 07:07起只听点评 | 18:07起原文朗读
 怕太长你不听 
“赫然耸现”的英文怎么说?

▸稀土是什么?究竟有多厉害?

▸为什么稀土成为中美较量中的新焦点?

Trade war: will China use ‘nuclear option’ of banning rare earth exports to US?
As China looks for ways to retaliate against the United States in a rapidly escalating trade war, one potential target that is looming large, particularly for the technology sector, is rare earth metals.
来源 南华早报
中美贸易战,最近的焦点是华为。我们的《每日外刊摘要》每天都在跟进事态。

坦率讲,形势很严峻。

除了谷歌、英特尔、高通等美国公司准备对华为断供,最新消息是:英国的芯片设计公司ARM也要跟进。

继续阅读“反击美国,中国拿出了秘密武器 | 林伯虎”

长路未尽:中国科创要攒的五颗宝石 | 戴老板

1896年,甲午战败后的李鸿章被铺天盖地的唾沫淹没,在清廷权力中枢里自然也“靠边站”,被老佛爷打发去了俄国,给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加冕仪式道贺,顺带访问欧洲和北美等七个国家。对封闭守旧千余年的天国上朝而言,这种高规格的外交访问可以说是前无古人。

李鸿章带着两个儿子和大批幕僚,一行45人从上海租界出发,乘法国邮轮赴俄。船过吴淞口和陆家嘴时,停泊在沿岸的国外军舰纷纷鸣炮致敬[1],声势震天,俄德法英美更是各派一名外交官贴身陪同,代表团沿途经过的香港、西贡、苏伊士等殖民地,也都盛情接待,给足面子。

李二先生虽在国内被千夫所指,但在西方眼里却是“最受欢迎的中国人”,个中原因,无非列强想借中堂大人的奏折,完成各自殖民和商业的小算盘。

继续阅读“长路未尽:中国科创要攒的五颗宝石 | 戴老板”

寂寞的人坐着看花 | 瞎爷

我们家小区的东西两边,各有两个地下车库的出入口,出入口的上面,各为了光线还是什么原因,各有一个藤萝架,种的是使君子。

使君子这种植物,春天开始长满绿叶,婆婆娑娑,很好看,随着春天的雨水灌满,就开始开花,红白相间的小碎花,衬着绿叶,再有一些爱好自由的枝条,抻出来,摇曳多姿,煞是好看。

我从旁经过的时候,常常忍不住,拿出手机来拍照。

但这种抻出来的摇曳多姿,总是在几天后,被物业的园丁给剪掉,剪成前苏联火柴盒子那种方方正正规规矩矩的四方形,灰不溜秋,即便是开花,也只能在他规定的四方形里开花。

继续阅读“寂寞的人坐着看花 | 瞎爷”

谁害了黄海波? | 万小刀

头图作者:麦玲

2014年5月,黄海波被举报嫖娼,5年后,在这个5月行将结束之际,我想写一写黄海波。

他的悲情,没多少人懂。

就像1990年,他14岁时养的两只鸭子。

那时电影《笑傲江湖》风靡一时,“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唱遍大街小巷。

他便把公鸭取名为“沧海”,母鸭取名为“滔滔”。一放学就哼着《沧海一声笑》出门遛鸭。

那样子特拉风。

可是有一天遛鸭时,一只鸭跑这边,一只鸭跑那边,他去追公鸭“沧海”去了,结果母鸭“滔滔”就丢了。

他带着公鸭“沧海”四处寻找,未果。

几天后,“沧海”郁郁寡欢绝食而亡。

黄海波没想到,这只重情的公鸭,竟然是他这一生悲情的缩影。

继续阅读“谁害了黄海波? | 万小刀”

闲花与闲情 | 瞎爷

01

昨天在一个院子的某一个角落里,看到了这个开花的植物。不认识,不知道叫什么。

看叶子很像牡丹,但花朵绝对不是,于是百度了一下,叫荷包牡丹。

荷包这个词,在北方语系里,似乎用得少。但这个花,开在北方。我问主人,主人说,不知道叫什么花,随便种的。

于是又查了一下,叫荷包花、蒲包花、兔儿牡丹、铃儿草、鱼儿牡丹,生活在高纬度高海拔区域。

这几年,越来越厌倦了和人打交道,越来越信奉那句话:多识草木少识人。

继续阅读“闲花与闲情 | 瞎爷”

撩错了女人,男人也很崩溃 | 包士山

很多男人结婚后,依然不会停止撩妹。不过,撩妹从来就是一门技术活,一旦撩错了人,后果会很严重……
 

 1 

过完春节,原在市里一家单位担任副职的易志民,不得不辞去职务,以40岁的高龄去做京漂,投奔一个大学同学。这一切,始于一场艳遇。2年前,易志民在省城参加一项培训时,认识了比自己小2岁的方红。第一天,两人坐在一起,课余搭上了话,一聊,很投机。

继续阅读“撩错了女人,男人也很崩溃 | 包士山”

ARM也喊停,这对华为影响有多大? | 李赓 虎嗅

昨天(5月22日)下午,ARM中国的公关直接电话虎嗅,表示原定于6月初在深圳举行的新产品(AI相关)发布会被通知“取消”,而且也没有延后举行的具体计划。

在挂断电话之后,我的内心其实已经有了最坏的设想。

果不其然,就在昨晚7点多,BBC直接拿到了ARM的内部通知文件:因为包含来自美国的技术,ARM(英国)已经要求员工“停止所有与华为及其子公司正在生效的合约、支持及未决约定”。

看到这条新闻之后,虎嗅也向ARM中国相关人士了解到了部分情况——ARM中国的新产品发布会取消,同样是因为来自英国母公司的压力,显然是想彻底避嫌。

继续阅读“ARM也喊停,这对华为影响有多大? | 李赓 虎嗅”

中国式外交的温情 | 顾子明

1972年9月25日,一支庞大的代表团抵达北京,不同于半年前尼克松访华时冷清的欢迎场面,在接机的周总理身后,站满了穿着鲜艳衣服的学生与欢迎群众。

能够受此隆重欢迎的,是两个月前刚刚出任日本首相的田中角荣。

这位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访华的日本首相,他此次应邀前来,目的是签署《中日联合声明》,将百年宿敌的中日关系拉入正轨。

中方为示尊重,由周总理亲自将田中角荣送到钓鱼台国宾馆最好的18号楼里,而日方作为回应,田中首相硬是抢在工作人员前面,主动过去帮周总理脱风衣。

继续阅读“中国式外交的温情 | 顾子明”

古稀老人和他们背后的电信兴衰 两个七旬老人的宿命之战| 衣公子


1

上海卢湾区湖滨路新天地,原本是残破凋零的太平桥棚户区,没有卫生设备的旧式里弄错综其间。在经由香港商人罗康瑞的细心打造后,现代建筑围绕沧桑斑驳的石库门,相得益彰,成为上海滩必去不可的时尚地标。罗康瑞的父亲罗鹰石是东南亚鼎鼎有名的亿万富豪,罗康瑞出生富裕家庭,成名于开发高端地产,离婚并迎娶选美小姐,后来还制作过真人秀电视节目,无怪乎被西方媒体这样介绍他——“中国特朗普”。不过,1994年香港,当特朗普(Donald Trump)和罗康瑞双手紧紧相握时,特朗普才是有求而来的那一个。

一直以来,特朗普就是一位在纽约特立独行的富翁。一个多世纪里,洛克菲勒(Rockefeller)家族和阿斯特(Astor)家族用礼仪、慈善及艺术塑造了纽约上流社会圈子,就连那些利用粗野手段赚钱的人,也继承了这种文雅的面貌与作风。而特朗普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例外,甚至完完全全的反面。纽约人际圈评价他,吝啬、粗鄙,凡事都要讨价还价,钟爱垃圾食品,痴迷金碧辉煌的品味犹如路易十四。

格格不入的品味,加上他动不动起诉别人的癖好,使他疏远了地产、银行、法律界的很多人。

继续阅读“古稀老人和他们背后的电信兴衰 两个七旬老人的宿命之战| 衣公子”

中国风险最高的职业 | 郝大星

酒是穿肠毒药 财是下山猛虎

2006年茅台股改大会上,“第一茅粉”但斌请当时的七位高管在一瓶茅台酒上签字,现在,有四位已经进去了。

王朴石说,世界上风险最高的两个职业:

一个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一个是茅台高管。

继续阅读“中国风险最高的职业 | 郝大星”

特朗普和任正非的烙印 | 登峰造极520

不会拼图,嘿嘿。

浓眉大眼的任总和一头金发的川普谁更有型?

很多事,不要看今天闹腾的多么热闹,多么玄乎,其实伏笔早已写好。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不管任正非承认不承认,特朗普都把华为当做毛衣战的“抓手”。

大敌当前,五年之后,任正非再度密集接受媒体采访,一层层揭开笼罩在华为身上的面纱。

面纱下就是皱纹。

皱纹如山河沟壑,写尽岁月。

1

任正非,生于1944年;特朗普,生于1946年。算作同龄人。

特朗普是含金钥匙出身的“花花公子”,尽管他一直刻意把自己称为在纽约“市郊”长大的孩子,父亲只是一名给穷人造廉价房起家的普通地产商。

继续阅读“特朗普和任正非的烙印 | 登峰造极520”

阴影之下的蛇道鼠路,互联网黑吃黑大揭秘 | 半佛仙人

 
这篇文章献给所有关注互联网黑产的你们。一直以来,后台都有很多读者在询问与黑产有关的问题,我能看到他们对于赚钱的渴望,我想说的是,黑产圈是一个非常达尔文主义的丛林社会,在这里,一切都不能信任。

尤其是,黑产是违法的,不要在法律的边缘试探,不要去赚那些没命花的钱。

0

互联网时代,人们的信息交流更加没有障碍,整个世界被快速打通。但我们在为互联网的高效率和便捷欢呼时,也不要忘记。

有光必有影。

互联网本身只是一种技术,既然可以被用于正确的事情,就必然也可以被应用于错误的事情。

不管正确与错误,互联网都同样高效而又准确。

当今互联网的便捷很大程度上来源于信息的透明和传输的高效,但更大的透明必然带来更深的阴影,这些信息的滥用,高效的拼接组装,在技术的加持下,反噬人们的生活。

这些操纵信息与技术的幽灵,我们称之为黑产。

继续阅读“阴影之下的蛇道鼠路,互联网黑吃黑大揭秘 | 半佛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