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还是能打的 | 混沌天涯客

01

世界上有许多根深蒂固的偏见,来自想当然。比如西门庆和武大郎这一对连襟,武大郎常被认为是老实、忠厚、善良的人;西门庆则是嚣张跋扈、无恶不作的典范。

其实,无论是《金瓶梅》还是《水浒传》,在描写武大郎时,都用了颇耐人寻味的话。

武松打死老虎,到县里当了都头,意外在街上碰见了哥哥,一年多不见,武大郎对弟弟是又怨又想。

“我怨你时,当初你在清河县里,要便吃酒醉了,和人相打,时常吃官司,教我要便随随衙听候,不曾有一个月净办,常教我受苦。”“我想你时,我近来娶得一个老小,清河县人不怯气,都来相欺负,没人做主,你在家时,谁敢来放个屁。”

继续阅读“富二代还是能打的 | 混沌天涯客”

哈萨克斯坦,曾经被“贱卖”的国家路在何方? | 404厂

“我仍将和你们一起,国家和人民的关切仍然是我的关切。”

2019年3月19日晚间,执政三十年的哈萨克斯坦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通过电视向全世界宣布辞去总统职务,但留任执政党“祖国之光”党主席和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65岁的哈萨克斯坦参议院议长哈斯穆卓玛尔特•托卡耶夫将在明年3月大选前代理总统。

第二天,哈议会通过宪法修正案,宣布首都阿斯塔纳更名为努尔苏丹,以向“开国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致敬。

在2019年的这个春天,地处欧亚大陆最中心的哈萨克斯坦再次成了国际瞩目的焦点。

继续阅读“哈萨克斯坦,曾经被“贱卖”的国家路在何方? | 404厂”

叶落知秋丨闲聊”广佛一体化“ | 岱岱

“广佛一体化”这事,由来已久。

从宏观大背景看,广佛同城种种利好。

广州佛山文化同源,都是正宗的岭南文化,都是一群吃货,一群喝个早茶能从早上喝到晚上的吃货。两个城市地理位置又接近,有多近呢?用学者的话说,就是在国内乃至世界上,几乎没有两座人口超过百万的大城市相距如此之近,用广州人的话说,就是广州南站离佛山太近了,所以又叫“佛山东站”

文化同源,地理位置又近,加上广东当年搞的是”前店后厂“的路子,广州空海经济发达,佛山加工制造业突出,两者产业又是互补,种种有利因素,因此,广佛同城的概念,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就被非正式的践行了。

从具体发展轨迹看,广佛一体化也挺顺利。

继续阅读“叶落知秋丨闲聊”广佛一体化“ | 岱岱”

华为的野望 | 顾子明

在就前不久的AWE上,余承东还表示,华为不会做传统电视,永远不做家电智能硬件,不会和传统家电企业竞争。

而今天大量媒体报道,华为将在下个月推出电视产品,采用了50吋和65吋的屏幕,并且会有双摄的设计。规划一年销量达到1000万台。

嗯,真香…….

< 继续阅读“华为的野望 | 顾子明”

谁说东北商业不行了? | 王朴石

商人的乐园牡丹江

2005年,牡丹江张广才岭的“超越森林公园”悄无声息地动工。这里原本是牡丹江军马场,我军第一个军马场。

“超越森林公园”的“超越”二字来自主人曹波的两个儿子——曹超和曹越,曹波和他妻子齐桂玲分两次获得牡丹江军马场3325亩土地的承包经营权。

2006年,曹波申请在承包的林地上建设旅游区:

用于野生动物驯养和繁殖。

继续阅读“谁说东北商业不行了? | 王朴石”

苟且,以及苟且的理由 | 瞎爷

01

前几天王思聪和花千芳在微博上掐架,花千芳说学英语没有用,固然是他的鄙陋,但王思聪骂他9102年了还没出过国的low逼,也自然是有钱人的傲慢。就像有人怼他说的那句话:给你换个爹,你可能出个省都难。

这句话,很容易让人想起何祚庥院士当年说的那句话:谁人你投生在中国呢!

其实,投生在中国,未必是原罪,要看你投生在什么样的人家。

就像我昨天看到的有人采访王朔,王大爷张口就是我们出生在部队大院,从小看的是什么什么书,哪像你们那些low逼…….

托生这件事,也有鄙视链。

继续阅读“苟且,以及苟且的理由 | 瞎爷”

韬光隐晦五十年:夹着尾巴的崛起 | 李墨天

1894年,美国的工业总产值第一次超过了英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

之前的50年是美国飞速发展的50年。南北战争结束后,美国已经成为领土超过900万平方公里的大国,诞生于欧洲的铁路、电报、汽船、炼钢等技术在美国迅速普及。而随着一批又一批来自欧洲的移民涌入美国,这片广袤的北美大陆成了资本主义完美又残酷的试验场,摆在美国面前的是一幅无比繁荣的图景。

1894年,大洋彼岸的英国似乎岁月静好。那一年的伦敦流行着三样东西,维多利亚风格的蝴蝶结、冒着浓烟的烟囱,还有马粪——作为交通运输的生命线,数以万计的马匹生活在这个全世界最繁华的城市,一匹马每天制造7到16公斤的粪便,泰晤士报在那一年预测,到1950年伦敦每条街道都会堆起3米深的马粪。

但日不落帝国在1894年还有更多比马粪值得忧心的东西,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在圣彼得堡即位,而德皇威廉二世也接过了俾斯麦的遗产,跃跃欲试着为德意志寻找“一个太阳下的位置”。在翻过了那个由共产党人、立宪政府和一个个伴随人头落地的王冠组成的壮丽章节后,欧洲大陆从未像现在这般诡谲多变。

同样在1894年,约翰·皮尔庞特·摩根(John Pierpont Morgan Sr.)成为了“J.P摩根公司”的掌舵者,在父亲和合伙人相继去世后,57岁的摩根将指挥这艘巨轮完成一条跌宕又光辉的航线。这个日后富可敌国的财团家族将用接下来的一个世纪证明:人运、族运、财运,都取决于国运。

巨富的帝国在起航,但时代繁荣的长袍下却藏着无数的虱子。堆积如山的社会问题、司空见惯的法治腐败、间歇爆发的经济危机和极端尖锐的贫富差距仍然困扰着这个年轻的国家。美国人自己清楚:所谓的最大经济体,无论如何也算不上“强大”,组成它的是贪婪的华尔街、贫困潦倒的人民和毫无作为的联邦政府。

在1894年之后的五十年,是美国韬光养晦的五十年,也是夹着尾巴崛起的五十年。

 

继续阅读“韬光隐晦五十年:夹着尾巴的崛起 | 李墨天”

王思聪大战花千芳,我们该不该学英语? (全)| 万小刀

本文发在万小刀公号被删,因为其中有一段敏感,现在修改后发小号,敏感内容已去掉了。(已补全删除部分)

有些人没看完就来反驳我,说英语很重要,但是我有说英语不重要么?评论之前,最好看完。

-1-

 

我高考英语56分,这一直是我津津乐道的一件事情。

为毛呢?

继续阅读“王思聪大战花千芳,我们该不该学英语? (全)| 万小刀”

Google 再被罚! | 屠敏 CSDN

两年之内,接连被罚三次,累计 93 亿美元,Google 的“霉运”能就此停留在昨日吗?

用「树大招风」一词来比喻今天如 Google 之类的大厂遭遇似乎最是恰当不过。日前,欧盟委员会针对 Google「滥用在线广告主导地位」的违法行为再次开出 16.9 亿美元(人民币 113 亿元)的罚单。

继续阅读“Google 再被罚! | 屠敏 CSDN”

人性分析:出轨与情欲背后的秘密 | 陆拾一

 

 1 

读者常常会说说自己的故事,然后提出一个问题——他渣男吗?

他忠诚吗?

他是不是没良心?

女人总是妄图知道对方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好就是好,坏就是坏,可人这种生物吧,大多是不好不坏,好坏参半,实在是难以分析出一个单项结论。(事件也是如此)

个人觉得这样的问题没有实际意义,没有一成不变的好人或坏人。或者说,在第一个情景下,他是坏人,有坏的胆量。但如果把情景放大,他又不敢坏,成了一个好人。

什么意思呢?

分享几个真人故事(为保隐私均化名)。

继续阅读“人性分析:出轨与情欲背后的秘密 | 陆拾一”

未来十年的投资机遇 | 顾子明

记得2017年底的时候,正值比特币创历史记录,区块链大热之际,各种“三点钟区块链群”此起彼伏,一群知名投资人呼吁将迎来下一代的互联网革命,建议大家入局。

而一贯喜欢跟主流“逆行”的我,当时撰文,将比特币、区块链比作庞氏骗局,认为现在进场的都是韭菜,惹得好多大佬非常不爽。

后来这一年多来,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进入了单边下行的区间,各种“三点钟”的群也纷纷寂寥,大量相关的公司倒闭,很多人开始转型。甚至曾经一边倒的舆论又再一次一边倒,纷纷将区块链货币从神坛搬运下来,骂的一钱不值。

不过呢,我觉得盲目骂或者跟风骂的,往往都是那些没有明白背后原理的真正原理。而如果无法明白原理的话,也根本谈不上所谓的“赶上电梯”。

今天就跟大家借着虚拟货币,聊一聊蹭房地产或者股市等电梯背后的原理。

继续阅读“未来十年的投资机遇 | 顾子明”

小道八卦-20190321

㊙️那些吃回头草的人最后都怎么样了?

1.记性好的卦粉应该记得,小妹去年说过,某些混zz圈很成功的资深艺人,应对茶睡的高招就是引入锅7资本,其实这种情况去年和今年明显扩大了,很多伤⑩公司都进行了变更,引入了锅7资本,这样做的目的一方面是睡,更重要一点是💰更容易活(锅7的呆宽优势,但是,锅7当接盘侠就真的好吗?)

2.前几天饭局就有人说s女星最近出事了,被ry开除了,得罪人不太可能,但是这个瓜小妹还不能完全确定。

s找了个有钱有背景的二代,好像还没分,如果真被开除了,那可能是二代那边出事牵连的。(s女星连换头都敢踩,真的不简单了😭)

继续阅读“小道八卦-20190321”

吴晓波式的“忧伤” | 猛哥

 

1

 

2001年,从北大毕业的第二年,许知远就出了一本书《那些忧伤的年轻人》,在大学生中风靡一时。

1994 年到2005年是纸媒的黄金期,他赶上了一个好时代,尽管学的是计算机专业,但凭借少年老成的文风及对西方话语的熟稔,不到30岁就在国内最有影响力的媒体开设专栏,还做起总主笔,俾睨天下,痛斥庸众。

吴晓波那时是最红的财经作家,对这个后起之秀不吝赞美之词,还专门写了一篇序《那所叫“忧伤”的大学》,在他心目中的“大学”里,每个人都带有一副“天下兴亡、舍我其谁”的神情,而且那神情总是写满了莫名其妙的忧伤。

继续阅读“吴晓波式的“忧伤” | 猛哥”

春分记事 | 瞎爷

今天是农历的二月十五,月圆之夜,春分。

1092年,距今900多年前的一个春分月圆之夜,时任颍州太守的苏轼和他的夫人王闰之看到院子里梅花盛开,月色鲜霁,两个人都心情很好。王夫人说:春月胜如秋月,秋月令人凄惨,春月令人和悦。苏轼觉得夫人的发现是前人所未曾言过的。于是点赞说:子诚知言!

于是,苏东坡赶紧请柬给朋友们,让下人去邀请他们来聚星堂饮酒作诗。

聚星堂是苏轼的老师欧阳修1049年做颍州太守时修建的一个所在。苏东坡觉得自己能步老师后尘,到颍州做太守,是一种天意。自称是“以老门生继公后”。去年的十一月,天降大雪,苏轼曾经邀请一种宾客和欧阳修的两个儿子,效法欧阳修当年,在聚星堂聚会吟诗。当时,欧阳修已经去世20多年了。

继续阅读“春分记事 | 瞎爷”

科大讯飞比你妈都了解你 | 郝大星

315晚会背后的大瓜

前几天的“3·15晚会”上,央视曝光了骚扰电话背后的灰色产业链。其中,璧合科技因旗下产品“招财喵”违规收集用户信息被点名。

别看招财喵长得跟个充电宝似地,他们只需要三个步骤就能把全国人民“扒光”:

继续阅读“科大讯飞比你妈都了解你 | 郝大星”

高校江湖的爱恨情仇 | 8字路口

1947年5月13日凌晨5点,国立交通大学近3000名学生登上57辆卡车,从上海往南京请愿。他们的口号是:找朱家骅算账去!

朱家骅是当时的教育部部长。他下令,交通大学要改名“南洋工学院”,停办航运、轮机两个系,不准设立水利、纺织系。

理由是,交通大学是工程学院,非工程学科需要调整。

学生不干。

上海市长吴国桢早上5点带着人到校门口截堵,学生见状,一边大喊“保护市长”,一边把他拽到了路旁。

吴国桢是清华毕业的。交大比清华历史还要长十多年,交大的人哪会给清华面子。

三千学生军赶到火车站,发现火车已经全部被撤走。原来政府留有后手。

但,交通大学的名头可不是白叫的。

学运会立即组织学生沿各条铁轨找来车头和车皮,临时组装了一列火车,车厢贴上“国立交通大学晋京请愿专车”的红色大字,自己开着就上路了。

继续阅读“高校江湖的爱恨情仇 | 8字路口”

“管网独立”后的猜想 | 牲产队

未来中国如何做增量?

昨天,领导人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七次会议,会议审议通过了《石油天然气管道运营机制改革实施意见》。

会议指出,要组建石油天然气管道公司。

而会议进一步强调,推动石油天然气管网运营机制改革,要坚持深化市场化改革、扩大高水平开放,组建国有资本控股、投资主体多元化的石油天然气管网公司,推动形成上游油气资源多主体多渠道供应、中间统一管网高效集输、下游销售市场充分竞争的油气市场体系,提高油气资源配置效率,保障油气安全稳定供应。

给大家看几张图,好让大家知道,什么叫春江水暖“鸭”先知。

继续阅读““管网独立”后的猜想 | 牲产队”

四九城里的三六等 | 混沌天涯客

01

 

严格的说,北京作为举国之都,要从元朝开始。忽必烈统一全国后,迁都到这里,定为“大都”。原本金朝留下的宫殿已经破落不堪,他钦点汉人刘秉忠作为设计师,大兴土木。

城要建起来,必须得有水,尤其是皇城周围,需要绕着一圈护城河,既有风水的讲究,又是安全的需要。

北京缺水,河流少,刘秉忠把玉泉山的水引出来,从西向东绕过皇城,取名金水河。直到今天,碧波荡漾的河水,依然映照着天安门城楼。

继续阅读“四九城里的三六等 | 混沌天涯客”

博弈:如何嫁给有钱人? | 陆拾一

在处处倡导女性应该自强自立的今日,我也不觉得她们想要嫁给有钱人有什么不对。嫁给怎样的男人跟你是否自强自立从来都不矛盾,都说高攀的日子不好过,其实低嫁的生活也不见得能强到哪去。

非要相提并论比一比,也是各有利弊,半斤八两。虽说想嫁有钱人的念头没有错,但你也应该明白其中的玄机奥妙,量力而行。不少女性对于高嫁有太多误区,我收到一封来信,精简如下——

继续阅读“博弈:如何嫁给有钱人? | 陆拾一”

买房的时机 | 顾子明

今天的文章是讲在何时何地买房,不过要绕一个很大的弯……

近日,曝光的美国“史上最大”的名校招生贿赂丑闻,让富人特权、名校招生制度、社会公平等话题在美舆论场被激烈讨论,耶鲁、斯坦福等名校也深陷舆论漩涡。

有趣的是,此次作弊事件在美国形成了一边倒的局面,不光穷人,连富人也都对此表示了极为愤怒之情,权威媒体也不像之前那样对教育方面的不公平遮遮掩掩 ,反而主动的怒斥。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虽然看起来此次贿赂丑闻都是“富人”,但实际上他们一色都是刚刚富起来的“new money”(新钱),这些顶着闪亮名头的大佬,几乎都在案发后迅速就被所在公司开除了。

你见过老板自己把自己开除的吗?

继续阅读“买房的时机 | 顾子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