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电脑游戏看国际博弈 | 顾子明

2020-06-06

今天周末,聊一聊游戏。

记得政事堂大学玩游戏《魔兽争霸》时,经常用游戏编辑器测试数学模型,譬如用不同数量的部队对砍。

这个背后要测试的是兰彻斯特方程,是一战时期英国工程师提出的,用微积分来计算军队的战斗力,譬如10个步兵合力,至少能砍4波的5个步兵。

用军事术语来说,就是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用努尔哈赤的话说,就是“凭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

当然,自古军事和政治都是相通的,用政治上的话说,就是把我们的人搞得多多的,把对面的人搞得少少的。

而这种政治军事策略,自古以来就被广泛的应用,从刘邦打项羽前先笼络各诸侯国,汉武帝打匈奴前先笼络西域诸国,到满清入关前笼络蒙古王爷和关宁铁骑,武昌起义后革命军拉拢北洋军阀。

甚至连金庸小说里慕容家族,也是准备拉着契丹、西夏、吐蕃和大理,搞一波五路伐宋,才有一丝复国的希望。

所以,这也是慕容父子原型的蒋家父子,重视那些所谓的“邦交国”的原因。

当然,盟友可不是说一说就能团结起来的,“邦交国”都是基于利益的。

毕竟,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用军事术语来说,就是大军未动粮草先行,造兵之前大家都得开矿啊。

继续阅读“从电脑游戏看国际博弈 | 顾子明”

莱特希泽表示对中美第一阶段协议“很好” | 顾子明

2020-06-06

美东时间6月4日,莱特希泽在纽约经济俱乐部举办的线上活动中称,“在结构性变化上,中国做得还不错”,还称在6月1日和2日,中国购买了价值1.85亿美元的美国大豆,否认此前中国未兑现购买承诺的一些报道。

莱特希泽对中国在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结构性改革和购买承诺都给予积极评价,称对协议“感觉很好”。

停止购买大豆的谣言,终于尘埃落地了,放一段彭博社爆出谣言的时候,政事堂现场“慌得一比”的第一反应,直接蹦出来了一句“火星撞地球”。

继续阅读“莱特希泽表示对中美第一阶段协议“很好” | 顾子明”

由全美骚乱到人类文明共同体的思考 | NE0

2020-06-02
A Touch Of HeavenSilver Screen - Fearless (Mix) Part II - The Triupmh

 

四年前的2016年,那时特朗普还没当选,正跟希拉里演得火热朝天,还记得在希拉里邮件门曝光之前,DNC的工作人员塞斯·里奇Seth Conrad Rich被“劫杀”之后,我写下那篇《为阴谋论正名:政治的精华在于阴谋,民主的真谛在于操纵》,特意在结尾写了一段话,并配了一张别有深意的图:

 

如果以后中国实力超过美国,那么同样的问题势必大量在美国人中存在,那就是有另外的国家实行着完全与美国不同的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但是却能在综合国力上超过美国,是不是美国的制度出了问题?

 

那这时候就意味着要开始输出自己的话语体系和自己的一套逻辑,去引导美国人怀疑自身的体制,挑起底层广大没有得到利益的人对统治阶级的愤怒,挑动不同肤色的人之间的仇恨,让他们去怀疑这个国家存在的那些价值观和梦想,又或者引导他们去思考立国之初的那些价值观,来撕裂他们对当下社会的不满,制造出不同类型却又在彼此之间有着深深隔阂的一个又一个群体,直到整个国家像苏联那样崩解掉,以完成不同利益群体对于利益的诉求。

 

四年后特朗普政治生涯即将结束的末期,现实终于以一种仿佛在回应当年那篇文章的魔幻,来到了所有人的面前。

 

继续阅读“由全美骚乱到人类文明共同体的思考 | NE0”

站起来!不许跪! | NE0

2017-12-26

赤血长殷王凯 - 琅琊榜 电视剧原声带

自发纪念他的人,必然会随着这个国家越来越强大而成为一股无法阻挡的趋势。

 

毛泽东,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真正意义上的缔造者,国父。

 

诚如在几年前看到的一篇文章里说,不管是支持他的人,还是反对他的人,血管里其实都烙下了他给每一个新中国人注入的印记。

 

而我觉得,这个印记,随着时间的流逝,只会越来越深刻地体现在这个国家的发展道路和它每一个国民的身上。

 

数千年来,我们的历史上有无数喊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人,但他们成功之后,却都无一例外地成了原先那条恶龙。

 

原因无他,那些前仆后继的屠龙者,在尝到权力的滋味后,都会被权力扎根在内心深处滋生出来的私念所缠绕,吞噬。

 

他是唯一一个在站到权力顶端而未被吞噬的人,至少在我看来是的。

 

一个想把权力掳获为己有的人,会尽一切努力去已自身为塔尖构建起层层叠叠的权力网,去把所有人笼为金字塔的一部分,而不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号召人民出来推倒整个官僚集团构建的金字塔。

 

我最喜欢姜文那部电影的一个场景是,拔出枪杆子,豪气万丈地喊出那三句话:

 

公平,公平,还是他妈的公平!

 

站起来!不许跪!

 

皇上没有了,没有人值得你们跪,我也不值你们跪!

 

继续阅读“站起来!不许跪! | NE0”

政·局1:苏联崩溃与美国解体启示录 | NE0

 2018-10-28

作为坑王,我又开了一个系列。

 

从最开始的“拆解未来”,到“黑暗森林夜谈”,再到“镜鉴”等,留下了一堆大坑,然而还是继续义无反顾地继续挖坑。

 

《政·局》这个系列,想谈的主要是一些根本性的政治问题背后的答案以及这些答案背后最基本的一些逻辑。

 

想玩这个游戏的人,如果不知道很多约定俗成的规则背后是什么,那最后一定死得很惨。

 

长期以来,实际上我国的思想政治教育已经沦为一个极其僵化的领域,它只告诉我们的下一代,是什么,而没有告诉他们,为什么,怎么做。

 

而只有知道了“为什么”,实际上你才能知道“怎么做”。

 

我一般是不谈内政的,要谈估计也会比较隐晦地放到“镜鉴”那个系列,所以在《政·局》这个系列,可能更多会从国外的政治得失,来提供一个可能的切入点和思考的角度,当然,最重要的提供一个思考的方向。

 

实际上,本文的重点是谈美国的解体之路。

 

继续阅读“政·局1:苏联崩溃与美国解体启示录 | NE0”

荣枯后的命思:人生最不该逃避的,恰恰是最痛苦难 | 灏泽先生

3月11日

正文:
 
今天的这个标题,是灏泽思索了许久,想要特别送给你的一句话。
 
这句话的意思,其实说白了并不复杂,无非是:
 
人生的每一道坎坷和苦难,都有它的价值和意义。
而且很多的苦与痛,你今天不吃,等以后吃 那就是真的不是小劫而是大苦了。
所以,灏泽不是盼着你跌倒摔疼。
而是作为过来人知道,很多的坑,你要想有大成 就必须在里面翻滚。
 
不是浅尝则止 也不是借鉴他人。
而是你自己,必须切切实实的在人生最落魄和绝望的境遇下,走一遭。
去切身的体会那粗糙到极致 却又锋利无比的世事与世人所给你的折磨。
 
不要指望自己能够依靠“智慧”或者“悟性”能早早的脱离。
这就必须他娘的好似一场你不知道刑期的徒刑一样,让你闷在里面憋到发恨,恨到牙根发痒。
 
是的,灏泽没有任何嘲笑你的意思, 而是想要明明白白的告诉你, 要想成角?要想站起来?
前面就是一个无底深渊 几无人能爬出来的深坑, 进去吧, 滚进去。
 
只有滚出来,大坑之后便是大成。
滚不出来,对不起 坑就是坑,从此人生的泥潭便是你的永恒。
 
对于这段话,可能很多年轻朋友不是太明白 也不是太理解。
但是,年纪大一点的 人生走过半场的兄弟姐妹们, 肯定就明白我的意思。
毕竟我们都走过那段人生中最坎坷和最悲凉的时光。
 

继续阅读“荣枯后的命思:人生最不该逃避的,恰恰是最痛苦难 | 灏泽先生”

变局的原点:送给冲动的贪财者的警告信 | 灏泽先生

2020-03-09

被删的文,重新脱敏后发一下。
有时候,哪怕大家意见不合,该给大家的提醒,也还是要给。
吵归吵,真的有风浪,怎么也要护犊子。

因为,你的损失是你的点滴血汗钱,都是应该好好珍惜的。
每一分都是。

继续阅读“变局的原点:送给冲动的贪财者的警告信 | 灏泽先生”

“星女郎”的黑洞往事 | 万小刀

 3月28日

一、

 

1983年,黄圣依出生于上海一个书香世家。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报社编辑。她还有个表舅,是大名鼎鼎的经济学家吴敬琏 

家境优越,2岁起学舞蹈、钢琴、绘画……基因优秀,加上艺术熏陶,得天地精华的黄圣依,很快出落得亭亭玉立,常因外貌成为焦点。 
 

2000年,17岁的黄圣依去外面逛街,被一星探发现,邀请她参加上海有线电视台举办的一个主持人大赛。才貌双全的黄圣依,一鸣惊人,成功斩获“最佳上镜奖”和“年度大奖”。

这年7月,因为得了奖,黄圣依上学之余,便在上海有线电视台《灿烂星河》栏目做主持人。

“触电”时间不长,黄圣依对表演产生了浓厚兴趣,遂在高考前夕,说服父母,填报北京电影学院。

2001年,18岁的黄圣依以文化课第一的成绩,成功考入北京电影学院。

北电美女如云,然而黄圣依仍然获封“校花”,由此可见她的美貌,即使放到花丛中仍不逊色,简直就是,“花中之花”。

继续阅读““星女郎”的黑洞往事 | 万小刀”

从露天电影到弹幕电影的30年 | 万小刀

4月6日
一、
 
 
近30年过去,我仍然对露天电影念念不忘。
 
那是90年代初,每到新年,或者哪家盖了新房或娶了新媳妇,就会请电影放映员来村里放露天电影。
 
在那个农村还未普及电视的年代,看露天电影,是我们这些少年最盛大的节日。
 
但是,每次看电影我都要跟我妈开展一场艰苦卓绝的谈判。
 
我妈:看电影可以,周末要放牛。
 
我:只要让我去看电影,干什么都行!
 
我妈:那好,再给菜园里的菜浇一个星期水。
 
我:不行,除非看电影的时候给我买一根甘蔗。
 
我妈:最多一包瓜子。
 
我:再多加一包唐僧肉。
 
我妈:那算了,晚上给我老实在家呆着!
 
我:好吧,瓜子就瓜子。
 
由于看电影的机会来之不易,所以每场电影都看得很认真。
 
像我们这些顽皮的乡村少年,最喜欢看的是战争片和武侠片,比如《地道战》《少林寺》《代号美洲豹》《金镖黄天霸》《康熙大闹五台山》等等,不过,多年后仍然印象深刻的是《风尘女侠吕四娘》和《神龙剑侠吕四娘》。
 

吕四娘的轻功能飞到草垛上,还能用树叶杀死在天上飞的麻雀……

继续阅读“从露天电影到弹幕电影的30年 | 万小刀”

15岁少女,被逼卖淫,誓死不从,从5楼一跃而下 | 万小刀

4月3日

一位15岁少女,被逼卖淫,誓死不从,从5楼一跃而下……

这事发生在云南昭通。

逼少女卖淫的坏人,据警方通报,有四个:

陈某,15岁。施某,16岁。王某,18岁。洪某,50岁。

你没看错,四个里,两个就是未成年人,还有一个刚刚成年。

像这样的新闻有很多,每每看到就非常痛心和担忧,许多罪行的背后,更深层的东西令人震惊。

继续阅读“15岁少女,被逼卖淫,誓死不从,从5楼一跃而下 | 万小刀”

特朗普被“疯狗”咬了 | 顾子明

2020-06-04

昨儿,美国总统特朗普被“疯狗”咬了。

这个疯狗不是别人,正是特朗普2016年上台后提名的国防部长马蒂斯,美国军界的传奇英雄。“Mad dog”这个绰号,是美国军界对其在指挥费卢杰战役中杰出表现的高度赞扬。

而这只“疯狗”却在昨天激烈的抨击特朗普,称其是宪法的威胁,指责特朗普分裂美国人民,是他有生之年见到的“第一位不试图团结美国人民的总统”,甚至连假装尝试都不愿意。

如果你觉得,仅仅是因为被特朗普炒掉,或者是真的关心美国分裂,就向特朗普开炮,那就太低估这位疯狗了。

继续阅读“特朗普被“疯狗”咬了 | 顾子明”

有一场硬仗要打 | 兽爷

2020-06-04

2008年,宜宾县国税局白花分局局长卢玉敏强奸了一位13岁少女,但当地警方侦查后,竟然以卢不知道对方不满14周岁为由,判定其只是“嫖宿幼女”,给出了一个荒唐的处理结果:

 

行政拘留15日,罚款5000元。

这个案子被媒体曝光后,卢才真正伏法。但是之后几年,贵州习水、陕西略阳、浙江永康、河南永城陆续出现了类似案件,涉案者不少都是当地公职人员。“嫖宿幼女”成了他们免罪的借口。

 

用中华女子学院教授孙晓梅的话说,儿童不但身体受辱,还顶上了“卖淫”的帽子。

 

2010年开始,人大代表孙晓梅提交了第一份关于废除嫖宿幼女罪的建议书,协助她的人,包括了北京众泽妇女法律咨询中心的公益律师吕效权和郭建梅。

 

废除嫖宿幼女罪,很快成为法律界的共识。

 

2011年12月,同时具备中美律师职业资格的鲍毓明律师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是《从‘嫖宿幼女’看未成年人保护的差距》。他显然知道其中的疏漏:

 

在参考了其他国家一些成功做法后,可以认识到我国目前对幼女性侵害的打击确实存在不足。

2015年,嫖宿幼女罪被正式废除,孙晓梅、吕效权和郭建梅等人的呼吁终于成功。就在那一年,鲍毓明走进了少女李星星的生活。

 

五年之后,鲍毓明被李星星送上了舆论的审判席,李星星的律师正是郭建梅和吕效权,他们正在想尽一切办法,把对面的那个男人送进监狱。

 

这是一场硬仗。

 

继续阅读“有一场硬仗要打 | 兽爷”

张柏芝是如何打烂一手好牌的? | 万小刀

 3月24日
每当有人聊起张柏芝的复杂情史时,朱永堂总是最为得意的那个人。
 
他会洋洋得意地对身边人炫耀:“我是张柏芝的第一个男人!”
 
如果陈冠希听到这话,一定会嗤之以鼻。
 
或许,连张柏芝自己都觉得好笑。
 
 
一、
 
 
1980年5月,香港九龙油麻地的“胡须勇”,喜气洋洋地和二手妻子迎来了长期作战的“战利品”,女儿张柏芝。
 
这个“胡须勇”叫张仁勇,并非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14K大佬“胡须勇”。
 
因为他长期混迹赌档,又留着两撮性格鲜明的胡须,再加上名字里也有个勇字,于是也博得一个外号“胡须勇”。
 
不明真相的小混混,容易把他搞混成14K大佬“胡须勇”。
 
就这样,假李逵也觉得自己变成了真李逵,江湖道行不高的“胡须勇”慢慢有点以假乱真的意思了。有点类似于裘千仞的兄弟,虽然不会铁砂掌,但也能在江湖上骗吃骗喝。
 
张仁勇在江湖上掀不起什么大的风浪,可在家他常常兴风作浪——跟老婆搞架。
 
白天床下搞架搞得鸡飞狗跳,晚上床上运动也搞得地动山摇。几年以后,当张柏芝还是个小女孩时,她对父母之间这种床头吵架床尾和的奇妙关系百思不得其解。
 
那一年8月底,港圈第一花花公子谢贤也迎来了人生的大丰收。她在《千王之王》中饰演“罗四海”一角儿,由此开启了谢贤在娱乐圈里的“四哥”时代。
 
为了对新婚妻子狄波拉表达忠贞,他在风水师的指点下,戴上了墨镜,以防止外面的那些烂桃花。

继续阅读“张柏芝是如何打烂一手好牌的? | 万小刀”

什么是为人民服务?“摆地摊政策”就是 | NE0

2020-06-04
我不离开戴爱玲;A-Lin - 我不离开

看到克强总理对“地摊”经济的肯定,心里真有种久违了的感动,甚至是激动。

 

感觉自己心头的一块沉重的大石头,终于落下了地,终于能够舒了口长长的气。

这么多年来,始终有一张照片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每当想起这张照片,总让我有一种芒刺在背的痛苦,久久无法释怀。

 

每次想起这个小男孩的眼神,我的脑海里都响起一句疑问:“未来的人民,究竟会给当年那个时代一个怎么样的评价啊?”

 

那些走街串巷的摆摊小贩,他们不是穷凶极恶的敌人,不是恶贯满盈的罪犯,他们只是十几亿人民里再也普通不过的为了糊口,为了给自己孩子多挣两个钱去读书上学而做点小生意的人,一辆三轮车,一个小摊,可能就是他们赖以为生的所有,有必要遭到如此苛刻严酷的对待吗?

 

这个社会有一些人,永远不会因为钱不够而烦恼,有一些人,永远不用担心自己明天还有没有工作,但显然,那些小贩远远不是这两类人,他们只能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辛苦奔波中寻得那一顿饱饭。

 

然而,正是这千千万万,普普通通的无数个个体,组成了中国人民这个伟大的群体。

 

在过去那个课本上将“中国人民”称作国家主人的年代,是真的有人相信的。而这,也是很多时候痛苦的来源,因为在某个发展阶段,一个人所相信的东西与他所看到的现实产生了强烈的冲突。

 

一个人,之所以愿意为某个体制赴汤蹈火,愿意献出自己的很多东西,甚至包括生命,肯定是因为他相信,这个体制,能够保卫那些他珍视的东西,如果一个体制,一遍又一遍无情地践踏着他所相信的价值观,那么,所有的付出和牺牲,意义何在?

 

继续阅读“什么是为人民服务?“摆地摊政策”就是 | NE0”

杀死一只知更鸟 | 瞎爷

2020-06-05

一大早醒来,发现昨天的文又阵亡了。心里有点忧伤。

 

其实我昨天一大早写好了,心里就有点犹豫,想着不说话了吧。毕竟日子特殊,所以没发。

 

到了下午,还是抱着侥幸心理,心里想着发着试试吧。以为会发不出去,没想到居然发了出去。

 

然后惴惴不安了一下午,在阅读量马上过4000的时候,被杀死了。

 

其实,我真没说什么,就说了几句真话。

 

继续阅读“杀死一只知更鸟 | 瞎爷”

将小男友打造成高富帅后,她选择了分手 | 陆拾一

2020-06-05

陆拾一 LUSHIYI

将小男友打造成高富帅后,她选择了分手

来源:包士山

有钱有颜的女人,任起性来也是让人琢磨不透。10年前,她爱上了小自己16岁的男孩,用心用情、用爱用钱,将他从青涩男生培养成气质、才干和事业都非常出色的男人。但是,当他第三次求婚时,她却莫名其妙地选择了分手……

Part.1

我叫冯媛,今年45岁。我学过多年舞蹈,身材和长相也不错,一直梦想当明星,并考上了一所艺术院校。但是,我的明星梦一直是空中楼阁。

 

大二下学期,我在一位男同学的引荐下认识了香港商人洪凯旋。他比我大30岁,公司市值上亿。他的妻子在香港,小女儿和我同岁。

 

那次,我去帮忙主持公司年会,事先谈好的价格是2000元。但结束后,我发现红包里有5000元,而且还有司机送我回校。后来,洪凯旋打来电话,说他对我一见钟情,开门见山地提出让我做他的情人。

 

继续阅读“将小男友打造成高富帅后,她选择了分手 | 陆拾一”

洼地中的洼地 | 兽爷

2020-06-04

北京西城的新文化街,有个克勤郡王府。它跟歌星李克勤没啥关系,第一任主人是努尔哈赤的长孙岳托,清初爵位永远不降的八大铁帽子王之一。克勤郡王的世爵传了13世,到最后一任晏森时,大清亡了。这个王爷后来拉洋车讨生活,人称“车王”。

 

一百年后,高檐朱门的克勤郡王府依旧热闹,北京人趋之若鹜。他们并非为了旧时王谢堂前燕,而是为了坐落于此的北京市最好的小学——实验二小。

 

实验二小的学区房是两条胡同,文昌和文华胡同。胡同里都是自行车、杂物堆积的平房。2016年春,媒体报道文昌胡同一个带实验二小名额的过道,卖出了46万元每平米的天价。

 

买这个过道的家长想不到,他成为北京严厉限购政策的导火索,并引发了一轮削峰填谷的教育改革。

 

继续阅读“洼地中的洼地 | 兽爷”

为阴谋论正名:政治的精华在于阴谋,民主的真谛在于操纵 | NE0

 2017-11-06

之前发的不少文章,由于早期还没原创标识,也没有评论功能,所以很多人只能在消息里留言,这阵子有空会慢慢把一些旧文重新进行局部修改发出来,顺带标上原创和开评论。

 

我一直很赞同金政委的一句话,即在这几十年里,中国文化界各种知识分子最大的作用,就是用自己的浅薄,掩护了中国的崛起。对于这群人来说,任何超出他们小本本的东西,通常都会被归类为三个字:“阴谋论”。

 

而无知的大众在这群浅薄的人的影响下,为了凸显自己并非真的无知,对于自己无法接受的逻辑结论和思考角度,同样冠以“阴谋论”。这三个字仿佛一座高大的牌坊,只要自己站上这座牌坊,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不过,常识告诉我们,大部分想成为不败的人,先得挥刀自宫。那些常年把“阴谋论”挂在嘴上的人,估计裤裆里早已空空如也了吧。

 

所谓“阴谋”,本质上就是小范围内构建起一个信息不对称的环境,并凭借这个壁垒去获取在正常状态下获取不到的收益。只要人类仍处于需要为生存和资源进行争夺,仍有私心和贪念,就一定会有阴谋产生的土壤。

 

很多人去菜市场买个菜,都TM还要跟摊主老板勾心斗角讨价还价一番,而他们却在收益比买菜高得多得多的事情上,坚定地认为没有“阴谋论”,这是一种何等脑残的心态?

 

继续阅读“为阴谋论正名:政治的精华在于阴谋,民主的真谛在于操纵 | NE0”

飞出草鸡堆: 高阶女性的修炼心术(精髓) | 灏泽先生

 3月8日

正文:
 
在我的知识星球里,灏泽一直都秉持一个明确的概念, 那就是始终在竭力规劝女性们,要从自己的 “家事”中独立出来。
 
这其中的理由简单明了:
家庭,有时是一个很相悖的存在。
它当然会给予你庇护和温暖,还有惬意和安全,
 
可同时,它会让你心甘情愿的 为家人竭力付出。
偏偏,那些受恩于你的家人 却又往往熟视无睹。
无论你多么的牺牲 乃至于掏空自己的一切青春年华和人生精萃。
 
同时,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以来特别厌恶 “田园女权”的根本原因, 因为在灏泽看来,所谓的田园女权 就是字面意义上的一群笨蛋。
 
她们居然忽视了那至关重要的一点 :
 
我们的姑娘们,之所以会在婚姻和生活中被轻视和冷遇,其根源就在于其重心太太太过于围绕家庭二字了,注意 是太过于。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那群笨蛋居然还执着于教育姑娘们去“在家庭内作斗争”,那真的是愚昧到了极致。
 
你不能指望通过泥潭里打滚,来摆脱泥潭。
否则,你就一辈子会和那些低阶女人一样,永远的家长里短 鸡毛蒜皮,身上尽是田园味儿。
 
你不该如此, 你也不止如此, 姑娘。
 
记住,你不能指望一个低阶的家庭妇女,来告诉你怎么探寻到人生的捷径。
但是,你完全可以和一个识遍高阶心法的过来人,共同讨论怎么改变自己。
 
当然,我不知道今天阅读这篇文章的你, 到底是尚为 学生的豆蔻少女,还是初涉世事青年女性,或是已为人妇的贤妻良母, 甚至于可能是一位至今孑然一生的大气刀马旦。
 
这一切,灏泽都不在乎, 但我知道, 纵然她们教你找男人,教你化妆,教你勾心斗角, 她们唯独没有教你成为 女人里的“顶尖货色”。
 
而今天这篇文章,就是灏泽送给你的, 只属于姑娘家的妇女节礼物。
 
如果说这份礼物的上面,能附有一张说明单,那么我相信 这张说明单上 一定写有如下几个字 “送给某位不甘于成为庸碌人妇的明日凤雏”
 
 

继续阅读“飞出草鸡堆: 高阶女性的修炼心术(精髓) | 灏泽先生”